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09章 釜底抽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09章 釜底抽薪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10節第509章 釜底抽薪

黑鐵膽出任西山縣委書記不久,黨的**就召開了。

黑鐵膽是在**召開不久離開的白沙集團,一晃5年過去了。這5年來,他經歷了太多太多。不過,他也深切地感覺到,這5年來,他自己的素質和能力又有了很大的提高。用一句話來說,那就是他這5年沒有白過。

**閉幕之後,黑鐵膽專門拿出幾天時間,認認真真地學習了科學發展觀的相關內容與要求。

黑鐵膽覺得,科學發展觀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指導方針,是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必須堅持和貫徹的重大戰略思想。科學發展觀,第一要義是發展,核心是以人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協調可持續,根本方法是統籌兼顧。

是啊,一個政黨要站在時代前列,一刻也不能沒有理論思維。科學發展觀是著眼於國內外形勢,著眼於中國建設實際提出的重大戰略思想。

黑鐵膽就曾對張炎元說,黨的**以來,中央提出「科學發展觀」、「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這是黨在實踐中感到必須回答的重大問題。社會分配不公,區域發展不平衡,城鄉發展不協調等問題如果不解決,我們的社會穩定將有問題。

張炎元說,是啊,就咱們西山縣的發展來看,這個科學發展觀就具有強大的指導意義。

黑鐵膽說,把咱們西山的各項工作再好好地理一理,那些是符合科學發展觀要求的,進一步強化與引導。哪些是與科學發展觀背道而馳的,堅決壓縮與取締。

張炎元說,好的。

黑鐵膽上任后穩了一段后,他就決定著手解決白沙集團的事了。說實在話,這幾年來,白沙集團一直是他的一塊心玻多好的一個企業,這幾年算是毀在了郭宏圖的手上。

當年白沙集團的「醉八仙」也常在一起議論,郭宏圖為什麼沒能讓白沙集團重振雄風。

白沙集團總經理王西山對黑鐵膽講,客觀地講,郭宏圖不是小人,也不是壞人,但他就是不適合當一把手。他抓工作太細,凡事無論大小,都要親力親為。這幾年,郭宏圖每天工作的時間都在12個小時以上,累得頭髮差不多都快掉光了。但他凡事親力親為的結果是,下面每個戰區的營銷經理們幾乎就沒了自主權。另外,郭宏圖還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魄力不足。屁大的事,他都得反覆考慮,反覆權衡。戰機就是在他的猶豫之中喪失的。

酒仙白崇光也說,鐵膽啊,我真懷念你主政白沙集團的日子,那個時候,弟兄弟們肝膽相照,叱吒風雲,多痛快!眼下這個狀況,我真不想在這裡幹了。

黑鐵膽說,你們幾個可不能撂挑子,為了西山縣的發展,為了白沙集團的發展,我會與你們一道想辦法的。

這天下午,黑鐵膽一個人靜靜地坐在辦公室里。眼前放了一包「蘇煙」,泡了一杯「鳳凰天綠」,他要好好地想一想事情。拿當年他從王大森「謀勢學」中所學的說法,那就是要謀勢了。

黑鐵膽就想,為了白沙集團,必須要把郭宏圖拿掉。但郭宏圖也是一個想幹事、只是幹不成事的人,錯不在郭宏圖,而在於組織上把他用錯了地方。另外,郭宏圖又是新州市委副書記郭紅梅、山陽鳳凰區書記郭紅鳳的親弟弟,要拿掉他,還必須給他找到了一個合適的歸宿。

一個人若是用錯了地方,那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比如,假如宋徽宋不去當那個皇帝,蝶的書畫技藝,那他在中國的書畫史上就完全可以不朽了。但命運偏偏讓他做了皇帝,國破家亡的罵名則永遠把他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郭宏圖也一樣,假如他不是白沙集團的老總,以他對工作的努力程度,說不定也會取得相當不錯的成績。

如何能讓郭宏圖離開白沙呢?關鍵的問題是要取得郭紅梅的諒解與支持。畢竟,郭紅梅是西山縣的老縣委書記。另外,假如郭宏圖離開了,白沙集團的董事長也不能再讓上面派一個不懂行的人。郭宏圖這就是一個慘痛的教訓埃他是經濟學的博士,做研究應當是一流的,但他親自搞經營就完全不行了。

最好的結果是能讓石中玉當董事長,讓王西山繼續當總經理。石中玉和他黑鐵膽一樣,對白沙集團那是充滿感情的。加上這些年的歷練,石中玉已經具備了當董事長的素質和條件。另外,他還是白沙集團第一代掌門人石光榮的兒子,在新老職工中的威信很高。讓他出任董事長一職,也是眾望所歸。

想到這裡,黑鐵膽就決定去見一見市委書記王天恩,見一見市委組織部長馬南山,建議給西山縣委再增加一名副書記的名額。這個名額,說白了,就是專為郭宏圖要的。

在去市裡以前,黑鐵膽又想,如果市裡不同意郭宏圖離開白沙集團怎麼辦?誰都清楚,白沙集團的董事長那絕對是一個肥差。不說你一手掌管著宏大的人財物,單說每年分到手的那200萬元的紅利,就讓人慾罷不能的了。

這樣想來,假如郭紅梅、郭紅鳳她們不願讓郭宏圖離開白沙去當縣委副書記,也是情理之中的事。這樣的話,那就得讓郭宏圖自己站出來說話。他自己願意走,那包括郭紅梅在內的、那怕是再大的領導們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想到這裡,黑鐵膽就決定先和郭宏圖攤開了談一談。

來到曾為之夢牽魂繞的白沙集團,黑鐵膽的心情相當複雜。見到郭宏圖的第一眼,黑鐵膽就發現,郭宏圖腦袋上的頭髮更稀少了。想當年,郭宏圖第一次在白沙集團亮相的時候,那可是滿頭青絲、躊躇滿志啊!

自己離開白沙已經5年了,也就是說,郭宏圖也已經在這裡主政5年了。看看郭宏圖頭上那快掉光的頭髮,黑鐵膽不由心生憐憫。

郭宏圖剛到白沙集團時,的確是意氣風發。當時,他心裡充滿了一股幹事創業的豪情,「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激水三千里1「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風帆濟滄海!」那時候,那想法,杠杠的!氣吞萬里如虎啊!

可讓郭宏圖難堪的是,黑鐵膽離開白沙不久,中國的白酒市場就開始了新一輪的洗牌,競爭趨於白熱化,無論郭宏圖如何努力,「白沙老酒」仍是掉出了中國白酒的第一方陣。上一次黑鐵膽帶隊去江蘇轉了一圈,特意去洋酒集團做了實地考察和對接,回來后,郭宏圖的壓力更大了。頭髮就是從那時開始一把一把往下掉的。讓他痛苦的是,他對工作越投入、管的越細,整個白沙集團的業績反而越來越差。

更讓郭宏圖痛心的是,集團中的人們對他的評價也越來越底。一些副總和大區負責人們,如酒仙白崇光、酒妖李秋水等人,在不少場合已經開始公開指責他了。白崇光甚至還揚言要離開白沙集團。白崇光是不能走的,生產這一塊全指望人家呢。他如果真的走了,那白沙的日子無疑更是雪上加霜。

今天,郭宏圖一見到黑鐵膽,剛叫了一聲黑書記,下面的話還沒出口,眼裡就有些濕潤了。他有太多的委屈需要向黑鐵膽傾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