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14章 與虎有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14章 與虎有緣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15節第514章 與虎有緣

《山陽日報》的記者宋小梅還來到殺虎口鎮採訪的周小虎的父親周無敵。

周無敵給宋小梅講述了一個發生在40年前的一個真實故事。那是1964年農曆五月初三,這一天,周無敵記得極為清晰。

那一年,殺虎口鎮虎嶺小學的校址還在舊山神廟中,離村子有段路。這天,我和幾個路遠的小孩上學,提著小燈,背著書包,在黑沉沉的林子里穿行。走著走著,我突然在灌木後面發現了一雙眼睛,接著,我就看到了一個黃乎乎帶有斑斕黑紋的大傢伙——「老虎1

我們都嚇壞了,連忙跑到了學校,把這件事報告給了老師,老師又反映到隊上。但沒人相信,大家都知道,鳳凰山的大山裡已經沒了老虎。不過,我父親周無敵是相信的。他是我們這一帶有名的獵戶,他說他曾幾次在大山上碰到過老虎,不過,人們都不信他的話。大家都說,經過幾年的捕殺,老虎已經在鳳凰山絕跡了。這個事,大家都說我父親最清楚,因為他一個人就獵殺了7隻大老虎。也不對,其實是3隻大老虎,4隻小虎仔。

快到年底的時候,我父親在山上打獵的時候,見有人被老虎吃了,他就跑到公社報案,說是老虎在小金溝吃了人。

公社幹部們聽了這話很吃驚,問把誰吃了,我父親說他也不知道。有人就說,不會是老虎,可能是豹。公安局的幹部帶著三個民兵跟著我父親就奔了虎嶺。在一間土房中,他們發現現場有激烈搏鬥的痕:地上人與動物的腳印亂成一片。接近樹林,有血跡和人的毛髮。雪地上清晰的大梅花腳印輻射出威嚴與殺機,讓人觸目驚心。看腳印,估計是一隻體重在200公斤以上的大老虎。

村上的民兵們沿著腳印開始了搜山打虎,他們在50米外的草里發現了老虎。那一天,我也悄悄跟在了大人們的後面。我想看一看大人們是如何獵殺這隻大老虎的。

這一天,這隻吃飽了的老虎像貓兒一樣,很愜意地盤作一團,前爪捂著嘴,在太陽底下睡得正香。幾個人在石頭後面商量方案,最終的結果是,手槍和獵槍射程有限,必須近距離發揮威力,以保存實力。兩隻步槍率先同時開火,其餘人持好棍棒,做好「武松打虎」的準備。

我父親周無敵的槍響了,他是瞄著老虎腦袋打的,但是他沒想到,老虎是貓科動物,貓科動物睡覺有自己的固定姿勢,它那巨大的爪子將半個腦袋遮嚴了,那一槍剛好打在它的前爪上。

老虎呼地一下站起來了,掄著前爪,吼叫著。民兵們的槍法全亂了,一陣齊放。他們在比武會上打的是黑白靶子,哪裡碰到過這活靈活現的老虎。獸性大發的老虎很快發現了石頭後面這一群人,它咆哮著,毫不猶豫地向著大石頭撲過來。

石頭后的人方寸大亂,大家嘶聲喊著:「開火!開火!一齊開火1亂槍齊射,老虎一個踉蹌,在半坡停頓了一下,轉身向東撤退,它已經跑不動了,它艱難地退著,退著。

這時,我父親又打了一槍,擊中了它的額頭,它失去控制,發出最後一聲長嘯,順著坡向溝底滑去。

事後據村上記錄顯示,這隻雄性華南虎體重225公斤,體長2米。整整450斤啊,可是個大傢伙。

我父親被縣政府授予了「打虎英雄」的稱號,那一年,我才12歲。

專家們說,這是鳳凰山區最後一隻華南虎的記錄資料。從那年的端陽節以後,鳳凰山裡便沒有發現過老虎了。

我父親臨死的時候,一直說有一隻猛虎在追趕他。我和小虎等人陪伴在他的身邊說,現在沒有老虎了。

我父親卻睜著驚恐的眼睛說,有,怎麼沒有?它們來了,一大群,一二三……一共有八隻。你們都看不見?四大四小啊!

小虎就小聲對我說,爹,我聽說,我爺爺這個打虎英雄,一輩子共打死了8隻老虎。

我不由得嘆息起來,是啊,是8隻,這都是命啊,現在,它們來要你爺爺的命了!這是15年前的事了。那一年,我們家小虎12歲。

真沒想到,周小虎這次又在鳳凰山拍到了老虎。看來,這裡的老虎根本就沒有絕跡,而是跑到大山深處了。

宋小梅說,看來,你們一家人註定與虎有緣。小虎的爺爺是打虎英雄,小虎這一次又變成了拍虎英雄。

周無敵說,不管咋說,鳳凰山還有老虎,這可是件大喜事。對了,宋記者,我父親在世的時候,還和河南的何廣為先生一塊兒打過老虎。為了捕獲一隻兇猛的老虎,何方位還曾經到過咱們殺虎口。

宋小梅說,何廣為,這名字有點耳熟啊!

周無敵說,人稱他是「當代活武松」。

宋小梅說,噢,想起來了。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現在怎麼樣?

周無敵說,多年沒有聯繫了,他如果健在,今年應當是103歲了。

宋小梅採訪罷周無敵,就在《山陽日報》的社會版上整整登了一大版。周無敵、周無敵、周小虎一家三代人都與虎有緣,太有說服力了。

通過採訪周無敵,又出現了另一位打虎英雄何廣位,宋小梅就決定到河南去採訪一下何老先生,因為,他當年也曾到鳳凰山打過老虎。

讓宋小梅遺憾的是,何廣位已經在3年前去世了,那一年,何老先生整整100歲。不過,通過採訪何老先生的家人和朋友,宋小梅仍然收集到了不少很有價值的東西。

以下是宋小梅採訪札記中的部分內容。

2004年1月4日,在河南省孟州市武橋村一個普通農家小院里,一位白髮蒼髯的百歲老人在親人們的注目中安詳地閉上了眼睛……這是一位平凡的老人,平凡得臉上的每一道皺紋都刻滿了歲月的風霜,簡樸的服飾彷彿在告訴人們:他從遠古走來,又將融入茫茫的歷史長河之中……這是一位非凡的老人,在他整整100歲的生命中,老人以一雙震驚世界的雙拳,赤手捕捉猛虎7隻、野牛9頭、豹230餘只、野豬800多頭、狼1000餘只,被譽為當代武松。

在中國歷史上,有許多與虎豹搏鬥的英雄,他們大都是為了復仇或使自己不至於葬身虎口,李逵如此,武松也是如此。然而在20世紀的中國,卻有一個一生與虎豹較量的老人。老人過100歲生日時,依然鶴髮童顏、步履如風、身輕如燕。在全國乃至全世界,老人的聲名也許還不是很大,但在老人的家鄉焦作,只要看到記者,許多人一定會脫口而出:「當代武松何廣位。」

近年來,何廣位的名字漸漸被人們淡忘了,因為如今猛虎和豹子實在太少了。在山林中,猛虎和豹子幾近絕跡,那些圈養在動物園裡的虎豹也用不著何廣位去捕捉了。況且如今的《野生動物保護法》讓這些兇猛的動物有了護身符,何廣位當然失去了用武之地。安逸對何廣位這位百歲老人來說是那麼不適應,平靜的生活使得他的身體不時生出這樣那樣的病來。前些年的脾臟腫塊和近幾年的輕微中風雖然沒有擊倒老人堅強的身軀,但還是給暮年的何廣位帶來許多不便。閑來無事,老人最快樂的事情就是和別人談他100年來的非凡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