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16章 饕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16章 饕餮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17節第516章 饕餮

宋小梅了解到,自何廣位第一次真正靠打獵掙到錢之後,他就開始了以捉豹捕虎為主線的與眾不同的人生。

何廣位每隔幾天便會買一隻公雞,用繩子系了,待天黑之後將其帶進深山,放到野狼出沒的地方,並不時用樹枝捅公雞,弄出點響聲,以此誘得惡狼前來。由於有了第一次打狼的經歷,何廣位知道自己拳腳的厲害,在仔細研究了野獸的特點之後,選擇了擊中野獸鼻樑的擒敵方案。每當野狼撲來時,他便敏捷地迎上去,迅速朝野狼的鼻子上狠命打去。野狼倒地后,何廣位再撲到野狼身上打幾拳,野狼便成了一攤爛泥。

之後的幾十年裡,何廣位遍游國內20多個省市的30多座山,擒得猛虎7隻、惡豹230多隻、野牛9頭、野豬800多頭、惡狼1000多隻,他的英名也威震華夏八方,許多人邀請他進山擒豹,為民除害。

新中國成立后,何廣位仍奔走在祖國的山山嶺嶺擒虎捉豹,保得一些山村的平安。不過,從這個時候開始,何廣位開始改變打虎打豹的方式,不再置它們於死地,而是控制拳腳的力量把它們打昏,然後放進特製的鐵籠子里,出售給國內各大動物園。

在捕虎生涯中,何廣位也曾歷險數次,但都憑著過人的膽量而化險為夷。1955年,他在陝西岐山被500餘只野狼圍困。驚險之餘,何廣位憑著臨危不懼的過人意志,先是飛起一腳踢死一隻頭狼,接著又揮拳打倒兩隻撲到身邊的惡狼,並提起一隻惡狼的屍體揮舞起來,逼得眾狼紛紛後退。片刻工夫,他憑著一身豪壯之氣鎮住了狼群,嚇得眾狼紛紛逃命。

1976年,太岳山下的一個小村裡時有群豹出沒,吃牲口,傷路人,弄得人心惶惶。何廣位應邀前往,只用兩天時間,就擒得一隻領頭的公豹。當他將公豹裝入籠中時,該村黨支部書記伸手致謝,導致公豹躥出鐵籠,撲向何廣位。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何廣位一拳打在公豹的嘴裡,公豹應聲倒地,而何廣位的右手手背卻「鑲」進了公豹的四顆門牙。何廣位手傷未好,又隻身進山,再次捉得三隻野豹,並將其送到了安陽市人民公園。

何廣位除了有捕虎擒豹的本領外,還有一個世人不知道的秘密,就是他那讓人無法相信的飯量和酒量。據何廣位自己講,他在60歲之前很少吃飽過飯,因而那些曾經有過的酒足飯飽的經歷便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腦海里。1955年,在山西省永壽縣羅山莊,何廣位赤手空拳制伏了禍害百姓數日的一隻野豹,山民們為了感謝他,大擺宴席。席間,村幹部和村民頻頻勸酒,何廣位也樂得開懷暢飲。在這裡,何廣位創下了一人獨飲17瓶西鳳酒的記錄。1966年,在濟源縣王屋山區,何廣位經過幾天跋涉,捉得野豹數只。當時濟源縣委的領導決定獎勵他,當問及何廣位需要什麼時,何廣位不好意思地說:「你們管我一頓飽飯就行。」濟源縣委的領導當即帶他來到縣委小食堂,廚師正在蒸饃,手邊暫無飯菜,在櫃中尋得20隻雞蛋,給何廣位炒了配飯。在眾目睽睽之下,何廣位創下了一次進食20隻雞蛋、62個饅頭的記錄。

如果說何廣位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的經歷還缺乏有力的證據的話,那麼1983年之後,何廣位在任河南省政協委員和焦作市政協委員時發生的一些有趣的故事實實在在地讓人們開了眼界。

從1983年開始,何廣位由孟縣政協推薦,先後成為焦作市政協委員和河南省政協委員。首次來焦作開會時,何廣位在享受一個政協委員的民主權利之後卻有一絲為難。每次吃飯時,十幾個人圍著一張桌子,看著別的委員津津有味地吃飯喝酒,何廣位總是紋絲不動,有時乾脆借故走開。

工作人員發現后,以為飯菜不合老人口味,專門到房間徵求意見,老人才說了實話:「我的飯量太大,莫說10個人一桌,就是我一個人一桌酒菜也未必能吃飽。」工作人員明白了原因,立即為何廣位單獨安排了一桌飯菜。從此,不論是焦作市政協開會還是河南省政協開會,就餐時總會有一個獨特的場面,那就是長須飄飄的何廣位一個人坐在一張大桌子旁,獨自享受著那10個人才能吃完的飯菜。

1985年7月,善於捕捉信息的日本人,得知孟縣有個「活武松」,便捷足先登。東京電視台以高柳為首一行5人,來到武橋村,見到時年已76歲的何廣位。高柳心存狐疑,實難相信老人還能捕虎捉豹。當何老先生將一塊重達700餘斤的預製板一下搬到1米高的磚牆上時,日本人驚得口舌打結,遂親從何廣位到擒豹現場,錄製了活捉野豹的電視紀錄片。

兩年之後,中國新聞社電影聲像部主任張樹人率攝製組趕來孟縣,拍攝何老先生徒手擒豹的新聞片,送往海外播放。時在隆冬,大雪鋪地,野豹難尋,幸十餘天前,老人擒得一豹囚諸籠中,準備獻給全國少兒基金會,這豹子遂成了展示力與美的道具。囚豹出籠,往往惡於野豹三分,且先生已年近80,縣領導和家人皆勸老人三思而行。老人竟慷慨不辭。為防不測,武裝部門派一班士兵架槍保護。囚豹被放於太行山間,一場惡戰迅即展開。囚豹出籠,吼聲震野,卷著雪屑向何廣位撲來,不幾個回合,老人將豹擒入籠中。

誰知拍攝人員因過分驚懼,手忙腳亂中關鍵鏡頭沒能拍得。於是,再次放豹出籠。那豹子定是恨透了何廣位,它沒有向深山遁去,而是怒目而立,眼迸凶光,伴著一聲嘶吼,泰山壓頂般向何廣位撲來,想一口吞掉老人,老人捷身一閃,惡豹撲空,豹子回首又縱身一躍,老人就地一蹲,凶豹再度撲空,老人趁豹子三撲之時,攥拳迎擊,這一拳正中豹鼻,豹子嘶吼著在雪地翻滾,老人信步上前,略補幾拳,使拍攝圓滿封鏡。……何廣位擒虎捉豹,若馬拉多納之於足球,似喬丹之於籃板,如鄧亞萍之於乒台,將力與美展示到出神入化的極致……

20世紀80年代末,為保護野生動物,維護生態平衡,國家制定了《野生動物保護法》,從此,何廣位結束了擒虎捉豹的生涯。1987年,當何廣位將最後捉的一隻豹子送給鄭州市動物園后,全家人十分鄭重地開會研究以後的生路。當時何廣位提出,全家人不再捕獵,就在當地務農。

老人說:「現在豹子少了,也不大傷害人了,我的獵豹本領用不上了,但採藥還是可以的。我的身體還不錯,如果能在山中採得一些名貴中藥,也算是為社會作了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