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20章 幸運還是欺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20章 幸運還是欺騙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21節第520章 幸運還是欺騙

黑鐵膽抬頭看了看窗外明媚的陽光,深感華南虎的消亡是與國人的繁衍成反比的。

手頭上的這份報告愈發顯得沉重而悲涼。

「明天我就要飛往南非,去看那兩隻在老虎谷野外基地馴化的華南虎。」2006年11月,全國野生動植物研究與發展中心的陸軍對記者說,「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華南虎野化訓練的效果很不錯。」近年,除了積極搜尋野生華南虎外,人們一直在通過進行野化訓練來拯救華南虎。

2003年9月,根據一項中國、英國和南非聯合拯救華南虎的行動計劃,拯救中國虎國際基金會主席全莉把華南虎幼崽帶到南非自由省老虎谷保護區的中國虎野化訓練中心開始野化訓練。對於華南虎的野化訓練,也存在著不同的看法。不少專家認為目前近親繁殖的華南虎將不能適應野外的生活。

除了尋找野生華南虎和對華南虎進行野化訓練的努力外,東北林業大學野生動物資源學院的副教授徐艷春博士在「全國華南虎保護年會」上又作了大膽假設。徐博士提議,現在國內18個動物園裡圈養的華南虎都是6隻華南虎的後代,而占絕對優勢的上海系華南虎多擁有印支虎的基因。既然華南虎有印支虎的基因,不妨採用非常嚴格的遺傳管理模式,將印支虎的基因引入華南虎,促使華南虎種群擴大。徐博士舉例說:美國佛羅里達州的山獅就是引進了得克薩斯州山獅的基因,才擺脫了物種滅絕的危險。

但此種假設引發了更大的爭議,有的專家強烈反對這樣的雜交,「華南虎是中國獨有的,用野生印支虎來恢復華南虎種群,是不合適的,一旦進行雜交,新產生的虎那就不該叫華南虎了1

在科學家與動物學家拯救華南虎的同時,政府以及民間對於野生華南虎實體的搜尋也從未停止。因為關於華南虎的一切,紅燈已經一閃再閃:2006年年初,國際野生生物保護學會專家惕爾森就曾建議在保護華南虎的共同宣言中增加一項內容:「鑒於中國再也沒有在野外發現華南虎的實體,可以說華南虎已沒有野外個體。」

當時同在會議現場的中國林業科學院研究員金昆馬上發言:「現在還不適合宣布華南虎在野外滅絕。最近兩三年,中國的科學家還在浙江找到華南虎存在的證據,研究成果已發表在中國的學術期刊上。」

根據《瀕危野生動植物國際公約》規定,連續50年找不到某種動物在野外的蹤跡,即宣告野生滅絕。這些年,金昆一直在野外做野生華南虎的追蹤工作。迄今為止,所有的野外實地調查只發現了華南虎的糞便和足跡。但他從不認為華南虎已經在野外沒有繁衍的種群了。他認為在粵北山區尚存少量個體。雖然在權威資料中已經近30年沒有了目擊記錄。

2001年11月中旬,拯救中國虎國際慈善聯合會邀請了國內外一批專家,在湖南、江西、福建三地進行野生華南虎生態環境實地考察。隊員中包括來自南非的約翰8226瓦提,他是美國著名的《探索頻道》的特約攝影師,《探索頻道》三分之一的非洲野生動物的影片都是他拍攝完成的。

在江西虎鄉宜黃,約翰8226瓦提訪問了幾天前在山中看到老虎的農戶鄒際雲。在一位老獵戶的帶領下,約翰他們考察到了一個月前華南虎在叢林中留在地下的「掛爪」。約翰認為這是一個好的兆頭。

在樂安老虎腦保護區,陰了一個星期的天突然放晴了,約翰爬了一段艱難的山路。到達山頂時,已筋疲力盡,而好運終於降臨了:在海拔1527米的猴子峰上,科考隊發現了幾平方米大的老虎跡,而且在離跡100米的地方,約翰自己發現了一串華南虎的腳印,這些腳印呈典型的梅花狀,大約有16厘米大小,與華南虎的腳印特徵完全吻合,而且十分新鮮,據推斷,這是華南虎幾天前追逐野豬時留下的印跡。

對於約翰的這一發現,科考隊的每一個成員都欽佩他敏銳的觀察力,約翰自己也感到非常自豪。他說他是第一個發現野生華南虎腳印的南非人,同時他可以向全世界關心中國華南虎的人證明,中國的野生華南虎是存在的。

最近的一次大規模尋找華南虎是在2006年10月,在廣東省林業廳支持下,由華南瀕危動物研究所承擔的在廣東尋找野生華南虎十年大型野外科考項目正式啟動。據相關報道,本次科考主要通過實地踏看重點樣線和踏訪重要區域目擊者進行,並輔以紅外攝像裝置進行定點調查。

在該野外科考項目確定的踏訪重要區域中,上世紀**十年代,在不同區域共發現18個老虎「掛爪」及一個足跡,當地群眾與地質勘探隊目擊華南虎兩次。2000年6月,還發現老虎「掛爪」一個。

本次科考預計到今年年底將在野外重點區域布置100台紅外自動相機,以期記錄到野生華南虎珍貴的影像。在科考項目啟動時,華南瀕危動物研究所向相關地區發出了懸賞令:如果有家畜被野獸捕殺,希望農家先保護好現場和野獸食后的家畜,在事發點5米之內禁止人出入,並立即給華南瀕危動物研究所打電話。一旦查實是大型野生動物襲擊,華南瀕危動物研究所不但將以市麵價格購買被野獸吃食后的家畜,還將對保護者予以獎勵。

雖然科考隊裝備了最先進的設備,做了大量精心的準備和安排,獨家全程跟蹤科考隊考察活動的《南方都市報》的記者,在刊發的頭條新聞中還是用了以下醒目的標題:這更像是一個永遠無法完成的任務。

一個月後,在中國動物園協會中南協作區年會上,黃志宏博士面對記者的採訪,談及此次科考時仍一臉的憂傷與無奈。「找到的希望非常渺茫。」他斷然說道。

黑鐵膽就想,既然專家們斷言,發現華南虎是一個永遠無法完成的任務,那為什麼在他們西山,周小虎卻拍到了華南虎的影像呢?

這,到底是幸運呢?還是欺騙?

這期間,針對網上的質疑,周小虎及挺虎派專家們的話,也讓黑鐵膽感到有些匪夷所思。

在人們的質疑聲中,周小虎的話還是擲地有聲的。

「我敢用腦袋擔保,視頻是真的1

「要是視頻有假,當場把我頭砍掉!」

「我周小虎是一個平凡的農民工,沒有超常的騙術,更談不上懂什麼高科技手段,我敢於對自己的言行負責到底。同時我奉勸那些別有用心的人不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我的這段視頻是用生命作代價換來的,專家說了找到給100萬,最後省林業廳就給了10萬塊,實在太少了。」

「我姓周的從不說假話。」

「真的永遠假不了。我相信政府會公正對待。」

「我的視頻經過省林業廳鑒定的。假的我坐牢。」

「視頻是我用生命換來的」

「關於神州馬戲團的老虎視頻,我已向公安局報了案,他們這一段視頻明顯是有我的視頻組接的,他們的假視頻,是對我本人的極大侮辱,對本人的不尊重。」

黑鐵膽覺得,這個周小虎的底氣還是比較足的。因為他得到了天天旅遊、西山縣林業局、山陽市林業局和k省林業廳的大力支持。

現在,一個小小農民工突然有了強大的官方背景,難怪他不把那些媒體的記者放到眼裡了。

黑鐵膽突然想到了一個「三人成虎」的成語,在這次老虎事件中,農民工周小虎、林業廳副廳長王天虎、「搜虎網」的記者武大虎表現最為積極。

小虎、大虎、天虎,三個人掀起了一起場有關老虎的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