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23章 最後的豹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23章 最後的豹子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24節第523章 最後的豹子

看到豹子拖著牛犢的是劉石頭的堂兄劉蘿頭,劉蘿頭也是剛吃過飯,去茅廁拉尿,準備睡覺。冷不丁的就看見一隻豹子咬著一頭牛犢,向後山走去。那隻豹子拖著牛犢很吃力,走路有點不穩。那是一隻很老的豹子,身上的毛沾滿了草,兩肋上的毛有的已經脫落,露出乾瘦的肋骨。劉蘿頭看到后,順手掂上一根木棍,一邊喊,一邊向豹子跑去。劉蘿頭很快就追上了豹子,那隻豹子看到劉石頭,並沒有丟下牛犢,看了他一眼,拖著牛犢繼續向山上跑。劉蘿頭不知哪來的勇氣,追上豹子,對準豹子就是一棍,那一棍打在豹子的腰上,豹子一個趔趄,差點倒下去,卻沒有倒下。劉蘿頭有點驚奇,那一棍子,用盡了他全身的力氣,但豹子只是晃了晃。受到了擊打的豹子,不僅沒有倒下,連嘴裡咬著的牛犢也沒有鬆口。那隻豹子,可能真的是餓得昏了頭,要牛不要命。

劉蘿頭有點奇怪,甚至懷疑這還是不是一隻豹子?都說豹子兇猛,這隻豹子連一隻狼都不如。就是狼,看到有人追趕,也會放下獵物逃跑,有的狼還會反過來攻擊追趕它的人。這隻豹子,死死地咬著獵物,面對追趕它的人,既不丟掉獵物,也不襲擊對方,這哪像只生性兇殘的豹子?

劉石頭是聽到劉蘿頭的喊叫聲趕來的,他跑到劉蘿頭跟前,看到那隻豹子,腿就有點發軟。劉蘿頭看到劉石頭手裡的土槍,大喊:「石頭,開槍啊1劉石頭這才症過來,對準豹子摟了火,但槍沒響。低頭一看,壞了,跑的慌張,槍泡跑掉了,沒有引火,槍當然是不會響的。慌亂中,劉石頭不知道了害怕,掄起槍托,對準豹子就打。豹子看到掄起的槍托,慌亂中丟下小牛,趔趔趄趄向山上跑去

劉蘿頭看到豹子跑了,掂著棍子就追,劉石頭一把拉著劉蘿頭說:「算了,別追了。」劉石頭過後說,他的腿軟得抬不起來,那還有力氣追趕豹子。讓劉蘿頭一個人追,他不放心,畢竟,那是一隻豹子啊!

劉蘿頭似乎不以為然,他說:「那隻豹子,撒眼一看,就知道是一隻年老體弱、身體有病的豹子。要不是石頭攔著我,說不定我就追上那隻豹子把它打死了。」劉蘿頭人高馬大,年輕力壯,在村子里是有名的「劉大膽。」其實劉蘿頭也就那麼說說,雖說他膽子大,可孤身一人追一隻豹子,心裡也發怵。要不,他怎麼不去追呢?

那隻被豹子咬傷的牛犢,躺在地上,眼睛還咕嚕咕嚕地轉著,脖子里的血,不斷地往外冒。可憐地望著主人,一會兒就沒有了氣息。看著可憐的牛犢,劉石頭哇地哭了起來,邊哭邊大罵豹子。劉石頭哭,一方面是覺得牛犢可憐;另一方面是心疼錢,一隻牛犢,能賣一兩百元呢?對山裡的農戶來說,一兩百元錢,是一筆不少的收入。

那年的雪,下的沒完沒了,地上的積雪,埋到了膝蓋上,足足有一尺多厚,溝溝窪窪的地方,有兩三尺厚。石坪村裡的人都說,記事以來,還沒看到過下這麼大的雪。老天爺是跟咱飆上勁了,不下個大雪封門不罷休。

雪不停的飄,很多人家磨不成糧食,家裡缺米少面,只能在鄰居間借著吃。人都沒啥吃,何況山裡的野獸?下山覓食的除了豹子,還有狼也到村子里偷襲農戶的豬羊,村子里有好幾家圈裡的小豬小羊莫名的丟失。是不是狼吃了豬羊,沒人看見,只知道有牲畜丟失。有人懷疑是狼,也有人說是豹子。劉石頭家的牛犢,不是被豹子咬死了嗎?

一隻豹子,連續兩天襲擊牲畜,這在原來是沒有的事。還有狼,也不時偷吃農戶的豬羊,村子里的人慌了神,大家商量,各家看好各家的牲畜,如果豹子和狼進了村,聽到喊聲,除了老人和婦女兒童,全部出動,有槍的拿槍,沒槍的拿棍、鐵杴、钁頭齊上陣,讓偷吃農戶牲畜的野獸,只能進村,不能出村。

狼是沒來,豹子又來了,還是那隻豹子,跟老劉家拗上了。這次去的不是劉石頭家,是打了它一棍的劉蘿頭家,好像豹子也會記仇,專門報復劉蘿頭的。村子里的人不這樣認為,豹子之所以去劉蘿頭家,是因為劉蘿頭家住的也比較偏僻,容易得手,也容易逃跑。豹子精能著呢?也有人認為,豹子頻頻光顧村子,是餓極了,為了活下去,只能拚命。

想想也是,一個人餓了幾天,肚腸咕咕,看到一個包子鋪,他沒有錢,買不起包子。為了活命,他只能去偷包子吃,如果偷不到包子,他是不是還會再來呢?答案顯而易見,他不可能看著包子不吃而被活活餓死。老劉家就是包子鋪,豹子就是那個餓了很多天的人。這樣一想,合情合理。

豹子到劉蘿頭家時,還是剛吃過午飯,時間與上次基本一樣。劉蘿頭剛剛躺到床上,眼皮還未合上,就聽到羊圈裡有動靜,劉蘿頭沒在意,羊在圈裡撲騰,很正常,原來也有過,不足為奇。後來就不一樣了,接下來聽到羊的慘叫,劉蘿頭知道出事了,掂把鐵杴沖了出去,剛到羊圈,看到羊群擠在一起,十分恐懼。羊圈裡有一隻羊倒在地上,滿身是血。劉蘿頭看了看,除了倒下的羊,羊圈裡什麼野獸沒有。他知道,那東西跑了。

劉蘿頭知道,拖著一隻羊,不論什麼野獸,都跑不了多遠。他掂著鐵杴,向房后跑去,轉過牆角,劉蘿頭傻眼了,怎麼也不會想到,僅僅隔了一天,那隻豹子又來了。慌亂中,劉蘿頭大喊:「豹子來了。」剛喊一聲,他老婆從屋裡出來,站在院子里喊開了:「豹子來了!豹子來了1

村子里的人聽見喊聲,都掂起傢伙跑了過來,有的拿著土槍,有的掂著木棍,有的手中握著鋼叉,還有的來不及掂東西,赤手空拳趕了過來。豹子拖著一隻羊,看到人們包抄過來,豹子並不驚慌,叼著那隻30多斤的羊,向山上跑去,村子里的人並不急於追趕,而是從三面包圍起來。他們知道,山後邊是峭壁,只要圍著豹子,它就沒有了逃路。

豹子看人們沒有追上來,也放慢了腳步,慢慢地向山上移動。豹子還沒到山頂,村子里的人們已從三面圍了過來。豹子走到山頂,看到黑壓壓的人群,再看看前邊的懸崖,站在那裡對著人群發出一聲長長的嚎叫。那聲嚎叫,帶著恐懼,帶著無奈,還帶著絕望。聽到豹子的嚎叫,人們的心裡不自而然地抖動了一下。

村子里的人後來說,聽到豹子的嚎叫,心揪在了心口上,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在那一剎那間,有一種想放下手中棍棒的念頭。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誰也沒有放下手中的棍棒,而是一步一步圍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