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25章 敬畏老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25章 敬畏老虎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26節第525章 敬畏老虎

我的記憶里,老虎是與家禽家畜分不開的。很多的夜晚,有老虎出現,它們像幽靈一般,出現在農家的羊圈裡、豬舍里、雞籠邊。它們太飢餓了,想找點填飽肚子的東西。山裡的野獸,比如野豬、狼、黃羊,一天比一天少,它們無以果腹。

老虎很小心地來到農家,腳步輕盈,生怕吵醒主人似的。老虎似乎聽到了主人熟睡的鼾聲,膽子大了起來,一口就咬著了豬或者是羊的脖子,然後拖著戰利品,在它感到安全的地方,慢慢地享受著美味。

被老虎吃了牲畜的農戶,主人很心疼,也很無奈。常常是嘆了一口氣,說:「我的豬啊,一年的油鹽錢沒有了,我咋就恁倒霉啊1農人之所以自認倒霉,是在他們的心中,對老虎有一份敬畏。在農人的眼裡,老虎是論理的野獸,它們不像野豬,糟蹋莊稼,也不像狼,襲擊人。如果換成了野豬或狼,農人是會用獵槍說話的,而不是無奈的嘆氣。

父親說:「上天造出了老虎,就有老虎活著的理由。人也是上天造的,人能活,老虎就能活」。家裡有一支獵槍,可以打狼,打野豬,也可以打野兔,就是不能打老虎。對老虎,父親有一種天生的敬畏。

不過,那個時候,也沒有老虎可打。山上的老虎,晝伏夜出,白天很少能看見老虎的身影。父親很多時候不在家裡,常年在外邊唱戲。那支獵槍,父親從來不用,我那時覺得,父親膽子特別小,從來沒看見他摸過槍。甚至連殺一隻雞,父親都不敢。很多年後,我回憶起父親,才知道,父親不是膽小,是心地善良。

善良的人其實很多。我看到過很多這樣的人,他們不忍心殺死任何有生命的東西。我有一個朋友,從不殺生。一次我去他辦公室,他看到一隻昆蟲從窗子里飛進來,落到他的辦公桌上,那是一隻很醜的小蟲子。如果換作別人,肯定會把蟲子拍死。可他沒有,很小心地用手抓起蟲子,放到窗外。

他拿蟲子的動作,很輕很輕,生怕傷害到蟲子。我看著他,禁不著就笑了。他說:「你笑什麼?就是一隻蒼蠅,活著就有活著的道理,為什麼要殺死它們呢?」他對生命的敬畏,讓我感動。

敬畏生命,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得到的。上世紀50到70年代,老虎一度被當作「害獸」捕殺,這種捕殺,一直持續到80年代初。30年間,被殺死了3000多隻,從而使華南虎遭受滅族之災。捕殺老虎,使許多手上沾滿老虎鮮血的人,成了打虎「英雄」。不知道那些昔日的英雄們,看了華南虎瀕臨滅絕的報道后,又該作何感想?

人有些時候是愚蠢的,那麼大的規模去打老虎,不是要老虎滅絕嗎?任何一個物種的存在,都有它存在的價值。生態的平衡,靠的就是一個個種群的存在。老虎不是莊稼,莊稼割了,留下了種子,種子還可以發芽,年復一年,世代繁衍,生生不息。老虎不會,死去的老虎,留不下種子。於是,老虎一天比一天少。

我時常在想,在我們家鄉,並沒有人刻意去傷害老虎,為什麼老虎卻拋棄這片土地。這是我一直弄不明白的事。當年老虎被作為「害獸」,到處喊打時,家鄉人卻對老虎沒有任何加害。老虎偷吃鄉親們牲畜的事,時常發生,但殺死老虎的事情卻始終沒有發生。為了防備老虎納撕Γ農民把養牲口的圈舍做得非常堅固。夜晚發現老虎,主人會弄出一些響動,警告老虎。老虎也很知趣,聽到響動,就很自覺的離開了。

在我的記憶里,不是沒有出現過打虎事件。記不得是那一年,一個冬天的下午,一隻老虎,可能是太飢餓了吧,晃晃悠悠就來到了西溝,西溝就住一戶人家,在山坡下。老虎可能是看到主人沒在家吧,就來到了豬圈。在附近地里幹活的主人,聽到豬的叫聲,趕了回來,他看到了一隻老虎。於是,主人沒有驚動老虎,悄悄地喊來了幾個年輕人,五六支獵槍,把老虎包圍在豬圈裡。

村子里一位姓聞的老人,聽說幾個年輕人要打老虎,匆匆趕來,邊跑邊喊:「娃子們,老虎打不得啊!老虎是百獸之王啊!」在老人的勸說下,年輕人主動為老虎讓出了一條路,讓飽餐后的老虎,悠閑地離開了。

對於家鄉,我一直心存感激。我的父老鄉親,那些大字不識的農民,他們是淳樸和善良的。他們對自然的熱愛,對生命的尊重,是現在的很多有知識有文化的人所不及的。我對他們,始終懷著一顆崇敬的心!

老虎最終還是走了,離開了它們生活過的這片土地。我不知道老虎為什麼要離開,但我相信,老虎是懷著一顆感恩的心離開的,在家鄉的這片土地上,它們得到了人們的善待。我之所以這麼堅信老虎會感恩,是我覺得,只要是有生命的,都有一顆感恩的心。人是,動物是,植物也是。感恩,是生命的主題。

懷念的,都是失缺老虎消失在我們的視野里的時候,對老虎的懷念,日益強烈。2002年,我的文友喬闊,在家鄉的一家報紙上,發表了一篇《南召縣崔庄鄉境內發現華南虎》,報道了當地村民發現華南虎的經過。在家鄉轟動一時,后經專家走訪發現華南虎的農民,證實所謂的華南虎,其實是一隻豹子。

我的文友們還多次深入崔庄境內,進行考察,希望能發現華南虎的蹤跡,更希望能拍一張華南虎的照片。然而,不要說華南虎,就是華南虎的毛髮、糞便也沒見到。當他們聽到發現的華南虎是一隻豹子時,個個都顯得格外的失落。

儘管發現的華南虎是一隻豹子,也是值得高興的事。畢竟,在我們家鄉,豹子也是稀有的動物了。在我的記憶里,2002年發現那隻豹子之前,我沒聽到有人見過豹子,2002年之後,直到今天,我也沒聽到誰見過一隻豹子。誰又能說清,豹子會不會像老虎那樣,永遠的離開這片土地。

也許,老虎的離去,對於家鄉那些土裡刨食的農民來說,並不重要。他們會在某些時候想起老虎,他們想起老虎的時候,也可能會懷念這種動物。但他們畢竟要生活,沒有時間去想老虎存在與否與他們有多大的關係。是的,虎的存在,客觀上好像與人的關係不大。但虎的存在,表明一個地方還有完整的生態系統。而一個完善的生態系統對於人類是十分重要的。因為,一個演化成熟的生態社會,是大自然歷經千百萬年,蘊育而成的精心傑作。

我們不應該把遺憾留在心中,更不應該把遺憾留給我們的子孫後代。

我們要學會敬畏,敬畏大自然,敬畏生命!

虎是有靈性的動物,它們知道感恩。

我這樣想時,那一刻我正站在綠色的原野,看金黃的麥穗。看著看著,就看見一隻虎,披著一身的金色,在麥田裡走來。它們是在去《詩經》路上,折轉身,回到了它們曾經生活過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