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26章 一山難容二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26章 一山難容二虎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27節第526章 一山難容二虎

看罷了祖克慰的這篇《敬畏老虎》,宋小梅說,鐵膽啊,我雖然最近也在寫老虎,但與祖作家比,從文筆和立意上都差遠了。

黑鐵膽說,你們站的角度不一樣,他是用作家、用散文,你是記者,用新聞。你們是講「新聞眼」的,作家們講的是意蘊。

宋小梅說,看來,我得多看點書了,這文筆得往上提提了。

黑鐵膽笑笑說,這個主意不錯。

這幾天,市委宣傳部副部長侯小放的心裡煩得很。

他苦苦追了宋小梅6年,宋小梅從一個黃毛丫頭變成了一個白領麗人,成了《山陽日報》社的首席記者。他自己也從西山縣委宣傳部長變為縣委辦主任、組織部長、紀委書記。這些年,宋小梅卻一直在同他玩捉迷藏。

侯小放就曾多次感慨,要想當宋光明老爺子的姑爺還真難。他多麼渴望,能成為副市長周子成、紅河縣委書記李華章的連襟啊!可宋小梅面對他的強大攻勢,為什麼就不答應呢!

就在這幾天,侯小放聽說宋小梅和石磊訂了婚,侯小放才突然明白,還是自己的官職太小啊!石磊曾是西山縣的縣委書記,雖然有些灰頭土臉地離開了西山,但人家眼下是市交通局局長,另外,似乎聽說還要兼任市人大的副主任。他不服是行啊!不過話又說回來,石磊有什麼好,這樣一個野獸書記,你宋小梅還真的看中他了!?難道,一個男人,官職就這麼重要?

因為心煩,侯小放有一次回到西山縣就找縣政協主席羅明亮去閑聊。

聊了一會兒,就扯到了石磊身上。

羅明亮說,小放啊,咱們西山並不是當官的福地。早些年,縣長白鵬舉兵敗西山,前些時候,縣委書記石磊飲恨西山。照我看,接下來,咱們西山的官場上還不會消停。

侯小放說,羅主席,你是高人,你給我說說。

羅明亮說,不過,你已經離開西山這個是非之地了。

侯小放說,羅主席,說說嘛,我的根可仍在西山埃

羅明亮就笑笑說,好,小放啊,你看啊,咱們的縣委書記黑鐵膽那是省長韓華華的姑爺,縣長王國梁呢,又是省委副書記王國慶的堂弟。兩個人的個性又強,背景同樣強大,你說,一山難容二虎啊!他們兩個,在咱們西山的政壇上,能不去爭,能不去斗?兩虎相爭必有一傷,他們斗的結果,起碼還要有一個人會走與白鵬舉與石磊一樣的道路。

侯小放聽到這裡,心裡才好受一些。他感嘆道,羅主席,你說的話太有道理了。看來,咱們西山還真是一個是非之地啊!

兩個人正在聊著,組織部長李小爽也晃到了羅明亮的辦公室。

在羅明亮這裡,李小爽不是外人。

他也加入到了剛才兩個人的談話,李小爽說,照理說,一山難容二虎,不過,我覺得,黑鐵膽與王國梁恰恰因為都有強大的背景,兩個人都要努力上進,他們的政治前途還都很遠大,因此,他們兩個也許不會撕破臉。說白了,黑鐵膽進步了,王國梁也將隨之進步。王國梁只要有一點政治的頭腦,我想,他都不會去與黑鐵膽爭的。

羅明亮說,小爽分析的也有道理,但一山難容二虎是一個社會客觀規律,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侯小放說,你們兩個說的都有道理。

三個人又聊了一會兒石磊,聊到了網上關於「野獸書記」鬧劇。李小爽就說,這個白傑真是一個大傻帽,賠了夫人又折兵。哪像人家上海的盧嘉麗,既拉下了眾多的官員,又撈到了大大的鈔票。

李小爽說的是此前鬧得沸沸揚揚的上海「社保案」。

2006年,「上海社保窩案」震驚海內外。2007年3月2日,新華社發布了上海社保案查處消息,披露了上海社保局原局長祝均一、上海市寶山區原區長秦裕等9名黨員幹部嚴重違紀並涉嫌犯罪等事實。

上海「公路大王」張榮坤從這些官員手中套取近60億資金時,用針孔攝像機將「賄賂」這些官員的醜行錄了下來,成為了「上海社保窩案」的突破口。辦案人員在審查時,發現這些錄像帶和張榮坤所攫取的金錢都與一個美女有關,這個美女名叫盧嘉麗。於是,一個「職業高官情人」驚曝在世人面前。

李小爽說,這個盧嘉麗天生麗質,長相酷似張曼玉,對大大小小的官員們很有殺傷力。

盧嘉麗1975年出生在江蘇鎮江,自幼練習舞蹈,形象氣質極佳,頗似香港演員張曼玉,很快被上海一家文藝團體相中。不久,盧嘉麗愛上了一家科技公司的總經理戴維。可戴維為了事業的發展,卻與她分手,和上海一位高官的女兒結了婚。

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盧嘉麗組織了一個模特經紀公司。然而,在各種模特比賽中,她公司的模特經常在第一輪就被淘汰。她知道,那些獲獎的選手背後都有後台。比錢更重要的是權,這個感受徹底顛覆了她的世界觀。

就在這時,盧嘉麗結識了時任上海市核電辦主任、上海華髮核電公司總經理楊忠萬,並做了他的情人。有了楊忠萬的撐腰,盧嘉麗的公司很快扭轉乾坤。然而,好景不長,楊忠萬卻因為貪污千萬東窗事發,在一夜之間攜款潛逃柬埔寨!

盧嘉麗為了保全自己,向專案組交代了自己所了解的情況。據此,專案組很快查清了楊忠萬的貪污事實。

由於盧嘉麗在楊忠萬的**案中無觸犯法律行為,一年後,盧嘉麗獲得自由,並隱姓埋名繼續留在了上海。

侯小放說,明明是傍上高官佔了大便宜,結果官員倒了,這女人卻沒事,不公平啊!

羅明亮笑笑說,表面上看,官員好像是玩了女人,在佔美女們的便宜。其實,官員與美女攪成一片,沾光的總是女人,最後吃虧倒霉的也一定是官員。

李小爽主,羅主席講的深刻啊!

羅明亮說,這不叫深刻,這叫事實。你們兩個年輕,可得注意啊!

侯小放說,我想在美女面前吃這個虧,但她們不給咱呼聲的機會啊!

李小爽說,你就不要口是心非了。

羅明亮又說,小爽啊,你再說說,那啥,上海的盧……

侯小放說,盧嘉麗。

羅明亮說,對,盧嘉麗,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