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30章 軍中之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30章 軍中之花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31節第530章 軍中之花

李小爽說,不要說第一警花了,第一軍花也是如此。

侯小放說,哪一個是第一軍花?

李小爽笑笑說,前線文工團的蔣雯啊,她是海軍副司令王守業的情婦。因為這個蔣雯長得漂亮,能歌善舞,就被譽為是第一軍花。

海軍副司令員王守業,因貪污1.6億元,包養5名情婦,被中央軍事法庭一審判處死緩。王守業是目前軍方已公布涉及贓款數額最高、職務最高的將軍。

2005年12月,王守業提出要到珠海去休假,並準備在當月23日下午啟程。23日上午,王守業到海軍司令部參加每日例會時,被總參保衛部奉命逮捕。

王守業當時還故作鎮定,問主持會議的海軍司令員張定發:「發生什麼問題了?不要搞錯1

張定發說:「不會搞錯。你的政治生命已經結束了。」

會上,當中央軍紀委張樹田宣布「經中央軍委檢察院批准逮捕」時,王守業當即拉開公文包,取出手槍要自殺,但當即被總參保衛部特警早一步奪下他的槍,並給他戴上了手銬。

經檢查,王守業隨身公文包中有兩枝德國制消聲手槍,都已上了子彈,這說明王守業已預感到他的末日要來臨了。

王守業被逮捕后,在其北京、南京兩處寓所,查抄到人民幣現金5200萬,藏在雙門雪櫃及微波爐中;美元現鈔250萬,藏在西門子洗衣機內。在其辦公室私設小金庫賬號內,有存款5000餘萬元。王守業交代,是以福利為名,給同僚分發2000餘萬。

李小爽說,這個王守業雖然是將軍,但他也是個地地道道的混世魔王,先後花了1200多萬元,包養了2個情婦。在2001年10月,他曾以健康為由提出離休未果,說明他那時已經作賊心虛了。

王守業的5名情婦,分別來自南京軍區文工團、北京軍區文工團、總政文工團、陸軍軍事學院黨委機要員、總後勤部一辦機要員。

王守業最後栽在包養的情婦蔣雯身上。

擁有金錢權勢的王守業在十幾年時間裡就包養多名情婦,其中相對固定、時間最長的是蔣雯。蔣雯原系南京軍區前線文工團演員,被王守業相中后,便相互勾搭在一起。王憑著他的少將基建部長的權勢地位,輕易便將她調至北京,從此包養起來,過起了地下夫妻生活。當年20多歲、現已30多歲的蔣某,還為王守業生下一個兒子,令王守業非常高興。

2001年,王守業晉陞為海軍中將副司令員后,蔣雯提出要與王結婚。王守業沒有答應,還讓蔣雯對外謊稱是和別人造成的,更讓蔣雯不樂意的是王守業還要逼她退伍。

於是,蔣提出分手,另擇夫而嫁,否則再拖下去成了黃臉婆一個,終將耽誤青春,悔恨一生。

王守業也同意分手,但他最看中的是與蔣雯生的那個兒子,因此提出要將兒子交給他養。蔣雯表示可以出讓兒子的監護權,但必須給她500萬元的青春損失費,王守業只答應給100萬。二人因此決裂,隨後,王守業又威脅蔣雯的安全。

蔣雯不幹了,她就到中央軍委、海軍司令部上訪告狀,但一直未被受理,拖了兩年多。

為了造出更大的聲勢,蔣雯又串聯王守業另外兩名情婦,聯名寫信給中央政治局、中央軍委主席、副主席。

三名情婦聯手寫了58封舉報信,每天風雨不改地站在海軍人員來往的北京海軍大院門口附近散發傳單。事件終於引起有關部門的關注,軍委紀委、軍委法制局聯合對王守業展開調查,最終東窗事發。

羅明亮說,一個海軍副司令員,倒在幾個情婦的手裡,也是有點可惜。

李小爽說,是啊,王守業是從一名工兵,一步一步奮模很不容易。

王守業1943年出生於河南省葉縣鄧李鄉廟李村一個農民家庭。由於天資聰穎,加上學習努力,他成績非常出色。1964年,21歲的王守業以高分被天津大學錄取,就讀於工業與民用建築專業。1968年,解放軍總政治部從一些高等院校選拔優秀畢業生入伍,王守業由此進入陸軍第38集團軍,當了一名工兵。

與別的戰士不同的是,王守業學歷高,專業好,而且頭腦靈活,更重要的是,他經常往部隊的首腦機關所在地——北京軍區機關跑。不久,他就由保定轉到北京軍區後勤部基建營房部工作。後來,他又有了新的發展,被調至解放軍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工作。與此同時,他的職務也不斷發生變化,從幹事到助理員、工程師,然後又從處長到副局長、局長、副部長、部長。1994年7月晉陞少將軍銜;2001年7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副司令員;2002年7月晉陞海軍中將軍銜。

王守業於2005年12月23日被中央軍委紀委「雙規」,2006年5月,軍委檢察部門也同時介入了對王守業案的調查。

據悉,王守業違法亂紀行為是在其1995年至2001年擔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全軍房改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期間。正如他自己後來所說,海軍副司令官雖然大了許多,但手上掌握的實權,掌管的資金,卻遠不如他之前擔任的基建營房部部長。

那時,王守業負責全軍第三代營房的改造,由於涉及資金龐大,面臨著**的危險也更大。此次房改的核心就是建立住房補貼制度,實行住房分配貨幣化。王守業曾在一次受訪時稱,如果全軍在1999年全部兌現住房補貼,一次性動用資金就是幾百個億。由於上述補貼在全軍的覆蓋比例是70%以上的人員和90%的地區,故王守業擁有相對大的調配權。

當時,部隊的招投標相對寬鬆,有時會以涉及軍隊機密或軍備等原因,採取邀請招標或議標的方式進行,在很大程度上,仍採取由領導說了算的發包方式。因此,王守業成為許多建築承包商的進攻對象,成為糖衣袍彈、金錢美色的俘虜,也在意料之中。

許多年來,母校天津大學一直因為培養出王守業而引以為榮。2001年8月他晉陞海軍副司令員時,天津大學向這名校友發出賀信以表祝賀。

而王守業本人,在接受天津大學校報記者採訪時也並不謙虛,甚至有些自賣自誇。當校報記者問起「一生最得意、最欣慰的事」時,時任海軍副司令的王守業自豪地說:「美國有一個『五角大樓』,中國有一個『八一大樓』,我組織參加了中央軍委『八一大樓』的建設;美國有一個夏威夷,中國有一個牙龍灣,我組織領導了牙龍灣的建設。」

據悉,儘管王守業的最後職務為海軍副司令員,但對其違法亂紀行為的偵查,重點卻並不在副司令員任上,而是之前即1995年至2001年擔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全軍房改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期間。

王守業近40年軍旅生涯,伴隨著中國四代營房建設的歷程。全軍建造第三代營房,是王守業「大顯身手」的時代。

王守業所在基建營房部負責軍隊的營房、港口、機關等基礎設施建設,實際財權相當可觀。一位下屬甚至曾聽到王守業抱怨,2001年調任海軍副司令員后,他感覺自己的實權還不如在總後勤部任職時大。

據介紹,王守業當總後基建營房部長時,對簽字特別在意,除了他,誰說的都不能算數。由於軍方投資體制是在系統內部封閉運行,加上不受制衡的招標、投標市場,其個人權力絕對化的色彩不言而喻。

知情人士透露,王守業犯案大多是在他擔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和全軍房改

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期間。

這段時間,他還主持建造了耗資10多億元的軍委辦公大樓。這座位於北京木樨地軍事博物館邊上的豪華大廈,不但是王守業經濟上的發跡之地,而且是他政治上的發跡之地。

就任海軍副司令員之後,他更利用其權力為自己謀利,他利用在北京公主墳海軍司令部大院內大興土木的機會,將基建項目全部由其妻所在公司承攬,從中又得到巨大的經濟利益。就是在這段時間,即1995年至2001年期間,他每年進賬數額巨大。

侯小放想了想說,你們知道,這1.6億是個什麼概念嗎?1999年中國從烏克蘭手裡購買瓦良格航母的時候,才花了2000萬美元,按今天的匯率計算是1.35億。王守業的胃口可真大,整整吞下了一艘航空母艦。

羅明亮說,糟蹋了1.6億,才判了個死緩,有點輕啊!

李小爽說,軍隊上的事,咱們也說不清。

侯小放說,這都是怎麼了,公安部長霸佔第一警花,海軍司令霸佔第一軍花,那咱們還能攤上啥花?!

李小爽笑笑說,你是市委宣傳部長,宣傳系統的美女多的是,你想采哪朵花都可以。

侯小放就想起了宋小梅這朵梅花,可他把手伸得老長,都6年了,硬是沒有採到手,侯小放就不由得有些自慚形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