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52章 壓擔子與教方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52章 壓擔子與教方法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53節第552章 壓擔子與教方法

眼下,馬瞭然的徒弟不少,他就安排了得力人員去把那個老林頭的情況摸了個一清二楚。

這天下午,黑鐵膽與人大主任宋長江、縣委辦主任張炎元、副縣長江一英,土地局長萬年紅、建設局長杜廣廈、文化局長小米等人一道兒去了西山縣衙。馬瞭然大師則帶著兩個徒弟先期趕到了西山縣衙。

西山縣衙的一期工程正在進行,因為這是對古建築的修復,因此在這裡作業的隊伍是從徽州請來的建築師傅們。

眼下,照壁、大門、儀門等已經修復完畢。

黑鐵膽看了滿意地說,徽州的師傅不簡單,基本上達到了修舊如舊的目標。總體上看,真的是古色古香啊!

江一英笑笑說,鐵膽啊,這裡面有個胡師傅,前兩年還帶著幾個人參加了故宮的修復工程。

黑鐵膽說,是嗎?我們就需要這樣的人才。

四下里看了看,黑鐵膽又說,房子恢復后,不能成為空殼吧?而眼下是什麼也沒有。因此,文物部門必須加大從民間的徵集力度。人家願意無償獻給政府更好,如果不願意,有些錢,該花還是得花。

文化局長小米說,好的,好的,只要咱們政府願意出錢,是能收到一些珍品的。

黑鐵膽又指了指空曠的院落說,縣衙,總要有一些古樹名木才行,怎麼,這裡只有這麼三兩棵?

土地局長萬年紅說,聽老人講,這裡原有很多大樹,當時西山縣委在這裡辦公的時候,還存不了不少。後來縣委遷出后,這裡成了老百姓的大雜院,住了100多戶人,人與樹爭地,就有不少古樹給毀了。

黑鐵膽說,可惜,太可惜了!

宋長江說,不過,黑書記,在你的干預下,這棵700多年的元代桂花樹總算是保留下來了。

黑鐵膽說,好,好,這兩棵古樹要掛上「身份證」,由咱們縣政府頒發「古樹名目保護牌」,上面要明確標明齡、科屬、級別和編號,這會更加有利於對兩棵古樹的保護。七百年的古樹長在這裡,就見證了咱們西山縣衙的滄桑。

副縣長李士珍說,好,好,黑書記,你的這個想法好,我們馬上就落實。

黑鐵膽又說,西山縣衙的有效保護和合理利用是一項長期艱苦而細緻的工作,作為一項公益性很強的旅遊開發景點,縣衙的修復和建設需要國家和地方政府強有力的經濟支持,同時也需要全社會的積极參与和配合。

你們看啊,咱們是不是就以縣政府辦下發通知,在全縣範圍內開展向西山縣衙捐贈古樹名木的活動。

李士珍說,這個想法好,可以為縣裡省下不少錢。

黑鐵膽說,咱們就是要花最少錢的來辦大事。這樣啊,你們看,捐贈古樹名木活動採取政府主導和社會參與相結合的原則,每個鄉鎮政府捐贈23棵,縣直機關、企事業單位和個人可自願捐贈。對確定移入西山縣衙的樹木,將製作懸挂標誌和標牌,建立功德碑廊,銘記捐贈單位或個人,作為永久性紀念。

江一英說,好的,好的。

幾個人又議了議,覺得捐贈的樹木種類要與縣衙古建築群相協調,具有「珍、息奇」園林特色的本地傳統樹種;樹徑20cm以上,珍稀樹種可以酌減。捐贈單位或個人應於3月30日前,向捐贈辦公室提供擬捐贈樹木的樹種、樹齡、樹徑等方面的文字和圖片資料。所捐樹木經專家評審組評審合格後方可移植西山縣衙,確保成活。

宋長江對江一英說,一英啊,我就愛跟鐵膽共事,他不僅壓任務,還交方法。什麼是領導?這才是領導!

江一英說,是啊,鐵膽是總是有辦法的。

李士珍說,可惜我太笨,很多地方學不來。

江一英笑笑說,士珍啊,笨這個字與你扯不上。我覺得,鐵膽的辦法來自他的學問。你說,《資治通鑒》這部書,你看過沒有?看夠一遍沒有?

李士珍說,我看過一些,不全。

江一英說,就是啊,你知道鐵膽看過多少遍了嗎?17遍,是通讀。

李士珍羨慕地說,鐵膽啊,你也太厲害了!

萬年紅也有些驚異地說,資治通鑒,17遍,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

黑鐵膽說,小菜一碟,下一步,我還要通讀《二十四史》。

宋長江說,鐵膽啊,你在學習上可真是**的好戰士。

黑鐵膽也笑笑說,你們還是不要說我了,咱們還是談談縣衙吧。

大家議了一會兒,黑鐵膽說,是的,縣衙是我們西山的大寶貝。我們一定要把他修好、建好,不留敗筆,不落遺憾。

幾個人正在興高采烈地邊看邊議,卻聽見有人在身後喊「黑書記、黑書記1

黑鐵膽回頭見是城關鎮書記戚敬武、鎮長鄧玉傑等人,就笑著說,是敬武、玉傑啊,你們怎麼也來了?

後面這幫人快步上前來到黑鐵膽跟前,戚敬武、鄧玉傑就慌著與黑鐵膽、宋長江、江一英等人一一握手。

戚敬武說,歡迎領導們到我們城關鎮來視察工作啊!我們知道的晚了,有失遠迎啊!

原來,這西山縣衙正處在城關鎮的地盤之上。

黑鐵膽打趣道,戚書記、鄧鎮長,我們今天只是隨便走走、看看。沒有現場辦公的任務啊!

戚敬武說,關於縣衙的復建工作,我和玉傑正要向領導們彙報呢。

黑鐵膽說,好啊,咱們邊看邊聊。

黑鐵膽又回頭問宋長江說,宋主任,可以預料,隨著西山縣衙與殺虎口古鎮的恢復,加上已經形成氣候的鳳凰山開發,咱們西山縣的旅遊工作必定會跨上一個很大的台階。

宋長江說,必然。

黑鐵膽說,這樣的形勢,就對咱們縣的旅遊局長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宋長江說,那是當然。

黑鐵膽說,可眼下的旅遊局長老左年齡偏大,爬不山了,這樣下去可不行。宋主任,你手頭有沒有合適的人選?

宋長江說,鐵膽啊,既然你問到了,我就給你推薦一個。

黑鐵膽說,好啊,說來聽聽。

宋長江說,王悅民,縣教育局副局長。

黑鐵膽說,王悅民我知道,文章寫的不錯。

宋長江說,他不單單是文章寫得好,更是對旅遊工作很有研究。舉些簡

單的例子吧,作為一名教育局的副局長,他卻自己考了一個國家級的導遊證。他收藏的全國各地的門票我看過,有幾千張了。另外,咱們鳳凰山的簡介和導遊詞也是出自他的手筆。

黑鐵膽說,是嗎,這的確是個人才。下來后咱們議議。

宋長江說,好。

兩個人在縣衙里慢步了一會兒,宋長江又說,鐵膽啊,咱們西山是林業大縣,有一個林業公安分局。隨著旅遊開發的火爆,咱們是不是也應當成立一個景區公安分局?

黑鐵膽說,可以。有沒有合適的人選?

宋長江說,縣公安局的紀委書記李豐坤不錯。

黑鐵膽說,好,哪天找個時間,咱們開個會,把王悅民和李豐坤的事明確一下。

宋長江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