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53章 滿屋殺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53章 滿屋殺氣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54節第553章 滿屋殺氣

一行人來到大堂前面,但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漢正坐在庭前與馬瞭然他們聊著。

讓黑鐵膽吃驚的是,這個老漢的腦袋後面還拖了一條小辮子。乍一看,還真有一點清代遺老的風姿。

戚敬武上前兩步說,林老先生,咱們縣委黑書記來看你了。

林滄海仍坐在椅子上,只是直了直身子,做作一個揖,算是打了招呼。

黑鐵膽怕他耳聾就大聲地說,林老先生好啊!

老林頭點點頭說,領導們好!

老林頭抬頭見戚敬武也在,就朝戚敬武擺了擺手說,戚書記,你也別再勸說搬家了,我也活不了幾天了。

戚敬武笑笑說,我們今天來,不是這個意思。

老林頭回頭朝馬瞭然點了點頭說,馬大師,請繼續。

馬瞭然就起身整了整紅色的唐裝,提了提老鷹頭的褲帶,又四下里打量了一下說,這個地方,風水自然是好的。不然的話,也成不了知縣衙門。

老林頭笑笑說,就是,我敢說,我住的這個地方肯定是全西山最有地氣的地方。

馬瞭然似乎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說,不過,大堂這個地方卻不適宜人居祝

老林頭瞪大雙眼說,怎麼不適合住,我在這裡已經住了幾十年了,我今年88歲了,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嗎?

馬瞭然笑笑說,林先生,我不喜歡繞圈子,我習慣有一說一,實話實話。

老林頭連忙說,馬大師,但請直言無妨。

馬瞭然就說,住在這裡,對你倒是無所謂,不過,對後人卻大為不利。

老林頭問,此言怎講?

馬瞭然說,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老先生你是不是在解放前佔過山頭?

所謂佔山頭指的是當土匪,做山大王。

老林頭說,馬大師果然神通。那是多年前的事了,不過是為了混口飯吃。後來,我們還被解放軍招了安,我也是正兒八經的軍人。後來,我還帶著我那一連人參加了抗美援朝。

馬瞭然說,就是,你自己的秉氣壯,住這裡沒事。但你的後輩人就不行。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的大兒子是不是已經不在了,應當是出了車禍。你的二兒子雖然身體很好,但口不能言。你的小兒子要說是不錯,考上了名牌大學,現在已經是副廳級幹部了。不過,據我算來,他明年,最遲是後年,要有一場血光之災。

因為馬瞭然每一句話都說的不錯,老林頭就有些迷惑了。他抖抖地站起身說,大師,請指教!

馬瞭然頓了頓說,縣衙這個地方,是威嚴的,有風水,但殺氣、陰氣、怨氣太重。林先生,你想啊,大堂這個地方是幹什麼的?那是知縣大人斷案的地方,有多少犯人就是在這裡被判了死刑。其中,自然有不少人是被冤枉的,就像竇娥那樣。這些人雖然被砍了頭,但冤魂卻長年徘徊在這裡。幾百年了,陰氣太重。陰氣傷不了你,但你的下一代、下下代就扛不住了。因此……

老林頭也聽說過眼前這個馬瞭然的名號,今天聽了他的話,老林頭就驚出了一身冷汗。

馬瞭然說的不錯,林家老大結婚不久就出了車禍離開了人世,兒媳不久就改嫁了。林家老二是個啞巴,至今也沒有娶個老婆。只有小兒子最有出息,北京大學畢業,現在是北京哪個部的副廳長。小兒子也是常掛在老林頭嘴邊的驕傲。他原以為,小三之所以能當上京官,就是因為得了這縣衙的地氣。沒想到,情況卻恰恰相反。照馬大師所言,小三很快就要面臨一場血光之災了。

老林頭就連連給馬瞭然作揖,大師,請指教,給個破法吧!我們老林家就指望北京這小子了。

聽到這裡,黑鐵膽就知道,老林頭搬遷的事已經妥了。就又帶著一幫人到二堂去看了。

見眾人散去了不少,馬瞭然就壓低了嗓子說,這件事,說難也不難。

老林頭說,噢?願聞其詳。

馬瞭然說,我剛才說過,這個地方殺氣、陰氣、怨氣太重,原來有幾百戶人住在這裡,大家就分擔了這些殺氣,因此,有的人家就沒事。可現在,人都走了,所有的殺氣都集中在你們老林家這一家的頭上,因此,恕我直言,你們一家人馬上就要大禍臨頭了。

老林頭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說,大師救命啊!

馬瞭然淡淡地說,這好辦,你們一家只要搬出去住就行了。

老林頭說,謝謝大師,我明天就搬,明天就搬。明天搬家,不算晚吧?

馬瞭然故意掐了掐了指頭說,明天不太好,就後天吧。

老林頭點著頭說,好,好,我後天一定從這個鬼地方搬走。

馬瞭然說,就是,越遠越好!

黑鐵膽他們還在三堂查看,戚敬武就興沖沖地跑來給黑鐵膽說,邪門了,剛才老林頭居然硬拉著我說,他後天就要搬家。

宋長江說,是嗎?太好了!咱們縣上已經做了他三年的工作了,一直都沒有做通。今天,太陽算是從西邊出來了。

黑鐵膽說,林先生他們家的安置房……

戚敬武說,早就妥當了。我們考慮到他年紀大,給他留的還是一樓的,130多個平方。

黑鐵膽說,好,接下來,縣衙的一期要加快進度。二期、三期就可以著手了。

副縣長李士珍高興地說,好的,好的。

這時,副縣長江一英來到黑鐵膽的身邊小聲問,鐵膽啊,那個馬瞭然,是不是你安排的?

黑鐵膽笑笑說,看透不說透才是好朋友。

江一英也笑了,鐵膽啊,可真有你的,連迷信你也用上了。

黑鐵膽說,這叫以毒攻毒,因勢利導。

江一英說,好好,我今天又學了一招。

萬年紅與小米兩位女士在一旁都笑了。

是啊,今天跟黑鐵膽出來一趟,真的是學到了不少東西。

大家在縣衙內又轉了轉,黑鐵膽問,衣冠禽獸到底是褒義還是貶義?

副市長李士珍說,這還用問,當然是貶義了,這個詞可是罵人的,衣冠禽獸顧名思義是指穿戴著衣帽的禽獸。

黑鐵膽笑笑說,士珍說的不錯,不過,這是當代的理解,要是放在明代,衣冠禽獸卻是一個令人羨慕的詞語,絕對是褒義。 / /

李士珍有些吃驚地說,褒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