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60章 水漲船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60章 水漲船高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61節第560章 水漲船高

近一個時期,紅頭牛看著這狼煙四起的拆遷工地,頭都大了。

樓上的住戶們就找紅頭牛商量,說這分明是拆遷公司在拿掐他們,在逼他們就範。他們不能再做沉默的羔羊了。

紅頭牛說,是的,天天集團他們在使陰招。他們在等我們去找他們,到時候,他們就掌握了主動權,肯定就要壓我們房子的價格。

有人就說,方大哥,咱們不找他們不行啊,今天水不通了,明天電不通了,咱們沒法生活了啊!

還有人說,方大哥,咱們到政府去投訴他們。拆遷歸拆遷,他們怎麼能影響我們正常的生活呢?

大家議論紛紛,都說應當到政府去告他們。

有人就說,這不是在坑爹嗎,不告他們可不行。

紅頭就說,我決定到縣委、縣政府去上訪,你們敢不敢去?

一般的群眾一聽說要上訪都會來勁兒,大家都說,去,咋不敢去?

幾個人又商量了一會兒,紅頭牛說,光咱們幾家人去,人太少,人少了引不起領導們的重視。這樣吧,咱們這四家人每家都再找幾個人,最好是能找幾個老太太。老太太們往縣委的門口一坐,武警和門衛們都不敢強行往外趕。

有人聽了紅頭牛的話,點著頭說,有道理,有道理。明天我就把我那84歲的老奶奶叫過來。

紅頭牛一聽說,好,好,叫來的人,歲數越大越好。

第二天上午還不到八點,張天彪就接到了黑鐵膽打來的電話。

黑鐵膽說,彪子啊,你現在就到我的辦公室來一下。縣衙二期拆遷的那個紅頭牛因為拆遷的事來上訪了,他們把縣委的大門給堵上了。

張天彪說,是嗎,這幫人怎麼能這樣?我們在拆遷的過程中可都是講程序、講文明的。

黑鐵膽說,先不說了,見面再說吧。

當張天彪乘車趕到縣委門口的時候,這裡已經圍了很多人。

帶頭上訪的正是紅頭牛,他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說,這次政府不出面,不答覆,咱們明天就到市裡去。我就不信了,這西山的天還真變了。

這時,正好有幾輛警車呼嘯著開到了縣委的大門口。

一群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就組成人牆站在了大門與群眾之間。

張天彪的小車好不容易擠到了縣委的大院里,當他來到黑鐵膽的辦公室時,看到人大主任宋長江,城關鎮的書記戚敬武,拆遷辦的主任王權民等人都已經聚齊了。

見張天彪坐下了,黑鐵膽就問,這個紅頭牛是怎麼一回事?

張天彪笑了笑說,黑書記,我們手裡可是有政府的「限拆令」埃按理說,我們可以強行拆遷,但為了穩定,為了大局,對紅頭牛的那幢住宅樓,我們一直沒有去動。我們,已經相當克制、客氣了。

戚敬武說,紅頭牛他們不讓拆,目的是想提價。

王權民說,原定的拆遷補助標準不能動。不然的話,第三期拆遷會遇到麻煩,就連第一期已經拆遷的住戶也會反過來提要求。

黑鐵膽說,你們考慮的有道理。我想這樣變通一下,你們看行不行?二期的補助標準可以在一期的基礎上略有浮動,原因在於房價一直在上漲嘛,這也是事實。但浮動的標準可以參考銀行的同期利率、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率、西山縣城房價的上漲幅度這三個指標。你們下去后找專家好好計算一下。

宋長江想了想說,黑書記考慮的很有道理,這樣浮動一下,紅頭牛就沒啥可說了。另外,二期拆遷的用戶肯定都皆大歡喜。

王權民說,黑書記,二期浮動了,三期怎麼辦?

黑鐵膽說,三期的拆遷時間靠後,可以參照這次的情況,在二期的基礎上略有上福

王權民說,好,好,這樣以來,工作就好做了。浮動的標準參考黑書記剛才所說的三個指標,很有說服力。

黑鐵膽說,如果沒有別的意見,那就這麼定下了。敬武、權民,現在你們就可以找那個紅頭牛對話了,把我們的新政策給他講一講,看他還有什麼要說的。

張天彪說,比一期的補償標準浮動了,紅頭牛哪裡還有屁放。

果然不出黑鐵膽所料,新的政策給紅頭牛一講,他也就同意拆遷了。理由很簡單,一是畢竟補償標準上提了,他的面子上也好看。二是天天集團在他周邊的拆遷,已經整得他家無寧日了。再不遷,那個地方就變成豬窩了。

很快,天天集團承擔的二期拆遷工程就完成了。

宋小梅采寫了一篇報道,刊發前,她還把清樣拿給了黑鐵膽看。在這篇報道中,宋小梅用了較大篇幅描述了黑鐵膽在拆遷中發揮的作用。

黑鐵膽看罷呵呵一笑說,小梅啊,這篇報道你下了功夫,以五小的拆遷作為縮影,表現整個縣衙的二期拆遷,寫的很好。

宋小梅也笑了,黑書記,讓你看,就是讓你提意見的。

黑鐵膽說,你是咱們山陽報社的金牌記者,文字方面我是提不出來意見了。內容上,我有一點小小的建議。

宋小梅說,什麼金牌記者,我永遠都是你的學生。黑書記,什麼意見,你講。

黑鐵膽說,是這樣,介紹我的文字太多了,不能這樣,要用主要的筆墨來反映基層工作人員和群眾的思想和行動。

宋小梅笑笑說,你是縣委書記,你曾多次到縣衙去現場辦公。多提提你,是應當的。

黑鐵膽說,群眾才是真正的英雄啊,我一個縣委書記算不得什麼。

宋小梅想了想說,那好吧,我再改一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