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73章 可憐的草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73章 可憐的草原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74節第573章 可憐的草原

游罷沙坡頭,他們又乘車沿著絲綢之路的古駝道,向沙漠腹地的通湖草原進發了。

通湖草原,位於內蒙古阿拉善左旗的沙海之中。剛進大漠時,沿途可看到一些沙棘、沙拐棗、梭梭等沙生灌木,也有很少的胡楊、紅柳等沙生喬木,更多的則是金剛草、駱駝刺、沙蒿等沙生草本植物。走著走著,綠色幾乎絕跡,只有枯死的樹木和干焦的野草在黃沙中掙扎,向蒼天大地發出最後的絕唱。

此時,天空越發湛藍,沙海更為浩瀚,滿眼金黃,大地無聲。就在你感到是到了世界末日,天之盡頭,生命禁區之時,如何會想到,就在這大漠深處,海市蜃樓一般,突然就出現了一片草原,這裡便是通湖。

在遠古時期,通湖曾經是一個煙波浩渺、碧波萬頃的湖泊。後來隨著氣候的變遷,降雨量逐漸減少,湖泊的面積不斷的縮減,慢慢演變成了一個內陸湖盆,現在只剩下十幾個小湖星羅棋布地散落在湖盆中。其中有兩個相對比較大的湖泊一個叫東湖,一個是西湖。

通湖濕地為湖泊變遷遺留下的濕地,生長的野生植物種類和棲息、停歇的鳥類種類繁多。這裡長滿了錦雞兒、沙拐棗、短葉假木賊、毛條沙竹等優質牧草,生活這裡的珍稀鳥類有黑鸛、大天鵝等。湖泊景區蘆花搖曳、野鳥嬉戲,如同一顆碩大的鑽石,鑲嵌在沙的世界里。因此,被譽為沙漠中的「伊甸園」。

王天悅他們來到的這個湖是鹽鹼湖,湖邊長滿了不知名的發紅的野草,附近還建有一個生產芒硝的小廠。再向里走,就來到了通湖草原,這裡的水草,當然遠沒有新疆巴音布魯克、內蒙貢格爾草原的那麼豐美,但這一片草場因其四周被大漠所圍,更顯得不可思議而又彌足珍貴。

王海鷗說,這就是通湖草原,這也太小了吧。

王天悅說,是有點可憐,不過,在這大漠深處,能有這一塊草地,也算是難能可貴了。

他們剛從計程車里下來,就有幾個蒙古族姑娘手捧雪白的哈達,端著香噴噴的馬奶酒迎了上來。王天悅低下頭,讓姑娘把哈達掛在他的脖子上。然後我接過馬奶酒,也學著別人的樣子,用右手中指蘸了一點酒,向上,向下,再往自己的額頭上分別彈出了一點酒。這是有講究的,自己在喝酒以前,那是要先敬天,再敬地,后敬祖宗的。

是坐沙漠越野車,還是騎駱駝呢?他們商量了一下,還是覺得騎駱駝更有沙漠的風味。

他們就分乘三頭駱駝,準備向遠方的一座沙山上攀爬。在王天悅的印象里,駱駝就當是一種非常馴順的動物。誰知他騎的這頭駱駝卻性情暴躁,駝的主人一邊給他們分咐著不要用鮮艷的衣服惹它,一邊吆喝著讓其跪下來好讓我爬上去。駱駝卻一個后撩腿,險些掃著他們,又從兩個闊大的鼻孔里噴出唾液,竟有半碗之多,腥惡窘人氣息。

他們先就怯了膽子,在人們的鼓勵下,好不容易爬上駝背,誰知這頭駝的步幅巨大,在高低不平的沙地上甩開大步,王天悅在上面巔的難受。勉強堅持了20幾分鐘,就只好懇求駝主人招呼著讓他下來,結束了這趟乘駝之旅。他回過頭來,發現兩位女士也和他差不多。她們早就駱駝身上下來了,估計也是受不了埃

他們就坐在一輛沙漠車裡,從高高的沙山上往下飛馳。真的是夠驚險、夠刺激。在一處潔凈的沙海,認識不認識的人們集在一起,互相打起了沙仗。海鷗和天悅也加入到裡面去了,在這裡,你可能用抓把沙塞進某人的衣領子里,也可以將某人從高高的沙堆上推翻下去。但這裡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不能往對方的臉上撒沙。因為沙子如果進入到了眼睛里,那就不好玩了。

孔大姐因為心情仍沒有放開,她就遠遠地看著他倆在這邊發瘋。天悅和海鷗既往別人的身上撒沙,他們倆也互相攻擊。最後,我們兩個抱在一起,從高高的沙堆上翻滾而下。

夜裡就住在了這裡的騰格里大漠營地。在一個大型的蒙古包里,天南地北來到此地的遊客,圍坐在一起,吃烤全羊,喝馬**,聽馬頭琴,嗅「呼呼爾」。在這裡,可真的是享受到了原始的大美。大塊吃手抓肉、大碗喝白酒、大聲地交談,似乎是回到了生命的本真。

在主人的邀請下,大家放開歌喉,一抒豪情。海鷗的一首《草原之夜》,音質純凈、唱腔渾厚,贏得了滿堂彩。最後大家又圍在外面的火堆旁,手拉手跳在一起,親如一家人。夜深了,大家不分男女,要在蒙古包的地鋪上圍著圓圈摩肩頂首而眠。

這種睡法,海鷗有些不習慣。他們就租了兩頂小型的毛氈帳篷,夜宿在了這無邊的大漠深處。

第二天他們返回到了中衛。決定在這裡停留一下,遊覽一下這座美麗的塞外古城。

其實,眼下中衛縣已經升格為中衛市了,因為是一個新設的地級市,所以這裡竟充滿了無限的生機和現代氣息。

火車站廣場,地板磚被環衛工人們細心的擦拭著,纖塵不染。廣場中心是一座大型的音樂噴泉,相當「海派」。

沿中心幹道前行,街兩邊是高大的法桐,公園、圖書館、體育場設施完備,商嘗酒店、髮廊一應俱全。

市中心乃新鼓樓,和西安的鼓樓很相似,也是東西南北四條大街交匯於此。

在附近的中心市場,豬馬牛羊、大米白面、雞鴨魚肉供應充足,盡顯塞外魚米之鄉的豐饒。

杞果是這裡的特產,經營者也相當誠信。他會給你講明,上色的杞果便宜,5塊錢一斤。本色的要貴一些,這本色者又分為內蒙產的和寧夏當地產的。內蒙產的為圓型,肉少籽多,味酸,而當地產的為橢圓,兩頭有白點,肉多而籽少,味甜。內蒙產的是10塊錢一斤,當地產的在20塊錢以上。而當地產的杞果又有不同,一是夏季摘的,為第一茬,20元一斤;秋季摘的為第二茬,15元錢一斤。如此一聽,為之折服,三人遂買了三十幾袋杞果,以備親戚朋友之需。

晚上在中衛的夜市上吃晚餐,三碗米飯,三個砂鍋。他們費了很大勁也沒有吃完,三個砂鍋分別裝滿了羊肉、雞肉和大肉,每個砂鍋僅要10塊錢,肉卻多的讓你根本吃不完,這大西北,真沒辦法。

在中衛,海鷗接到了天恩書記的電話。他知道海鷗是和王天悅一塊兒到的大西北。這些天,家裡天天都要和海鷗聯繫。可以理解,一個市委書記的女兒,一下子跑到千里之外,家裡能不牽挂?

吃罷晚飯,王天悅他們三人就又坐上了從銀川到嘉峪關的列車。王天悅習慣坐晚上的火車,這樣可以節省時間。當你在睡覺的時候,列車卻把你拉到了千里之外。這多好,一舉兩得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