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75章 雪蓮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75章 雪蓮花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76節第575章 雪蓮花

因為就要見到夢寐以求的冰川了,三個人都很激動,因為能親手觸摸一下冰川,對於王天悅、王海鷗和孔大姐三個人來說,這都是第一次。

如同初吻一樣,第一次總是讓人期待的。

祁連山長約1000餘公里,它最東端的這一段山脈稱作冷龍嶺。冷龍嶺西起扁都口,東止烏鞘嶺,長約200公里。這裡山峰的海拔多為4000——5000米,最高峰崗什卡峰海拔5254米。冷龍嶺4500米以上的山峰多發育有現代冰川,共有冰川244條,總面積超過100平方公里。

昨天晚上王天悅就專門請教了馬場的導遊,今天一大早他們三個人就一道兒騎著馬兒進山了。

走了大約兩個多小時以後,導遊說,下邊的路只能步行了。導遊就讓另一個隨行的工作人員看護馬匹,他則帶著他們繼續爬山。

一開始他們都很興奮,又說又笑的。四周是高大的松樹和杉樹,小鳥也不停地叫著,還有一隻野羊從他們的身邊疾駛而過。引來了兩位女士的一片尖叫聲。穿過林帶,他們就來到了灌木叢生的半裸露地帶。腳下到處都是亂石、荊棘和苔蘚,走起路來要格外小心。

抬頭仰望雪山,近在眼前,可路卻似乎是越走越遠。他們一會兒爬上山崗,一會兒又跌入谷底,就像是蠕動在岩石上的甲殼蟲。

王天悅的兩條腿像灌了鉛一般的沉重,可能是高山反映吧,呼吸有點困難,太陽穴也突突得難受。他就問導遊,這裡大概是多少海拔。導遊說現在應當是4000米左右,很快他們就能到達雪線了。

兩位女士這時候也是人困馬乏、鼻塌嘴歪,互相攙扶著艱難地往上挪動。

終於,他們到達了冷龍嶺的雪線之上。

終年的風雪肆虐,雪峰尖如刀削斧劈,有的形似石林石筍,有的如古城古堡,千姿百態。在太陽的強力照射下,凍土漸漸融化。偶有巨石落下,又砸落下面的岩石一齊滾下,發出隆隆的響聲

這裡沒有別的生物,岩石縫裡到處生長著的大多是美麗的雪蓮。雪蓮花蓬蓬鬆鬆,在冰天雪地里傲然綻放著毛茸茸的花朵。

海鷗好奇地扒開雪蓮周圍的石塊,但見雪蓮的根須直插岩石深處,附著在石塊上汲取營養維持著生命。雪蓮,你竟生存在這海拔4000米以上的永久性冰川凍土上,與冰雪為伍,與冷風作伴,你就是讓人敬佩的生命之花嗎?

在導遊的帶領下,他們貓著腰,手腳並用一點一點地向上挪動,終於來到一處冰川的面前。他們當然是不可能登頂的,一沒受過專業的訓練,二沒有攜帶相應的登山設備。但他們還是要向冰川的上面再走一段,要和冰川來一次更深入的親密接觸。

這裡的海拔已經在4500m左右了,他們向周圍張望,冰瀑、冰塔、冰柱、冰筍星羅棋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冰川世界。他們所在冰川面積約有幾萬平方米,那千萬年積成的冰層呈緩坡形疊砌著,一層微黃、一層微白、一層微藍。這豈不是天下最大的冰雕作品嗎?

一行人小心翼翼地在冰川上行走,巨大的冰裂縫讓人眩暈,裡面發出雷鳴般的響聲。在冰川下邊的亂石山坡上,有幾股粗大的冰水噴涌而出,不久它又神秘地鑽入石縫當中從另一處泄出。這就是所謂的地下暗河了。在太陽的照射下,四周一派銀光。還不時傳來冰層斷裂的聲音,我們不會遇上雪崩吧?導遊說,這個地方絕對安全。

站在一處冰瀑布前面,他們幾個都興奮極了,登山的勞累此時已化為烏有。他們分別都在這冰峰之間拍下了很多照片,孔大姐還專門為天悅和海鷗照了不少合影。其中還有一張是海鷗騎在天悅的肩頭,將手伸向了藍天。這種造型,也真夠別緻的。

在一個埡口處,導遊說:「這個地方,一腳跨兩剩這邊是甘肅,那邊是青海。」

海鷗立即站到了這條兩省的分界線上,大聲地喊了一聲:「這世界,我來了1

天悅和海鷗、孔祥雲三個人從冷龍嶺上下來以後,天已經很晚了。他們三個人仍住在部里,這一晚我睡的很死,爬了一天山,實在是太困了。

第二天早晨,海鷗來拍打天悅的房門。天悅連忙起身,看到海鷗的臉色很焦急。

天悅就問:「妹,咋了?」

海鷗將手裡的一張紙遞給了天悅,展開一看,是孔祥雲留下來的。信不長,原文如下:

我親愛的海鷗小妹、天悅小弟,非常感激讓我和你們結伴同行。在我心情最為低落的時候,是你們給我帶來了一片溫暖。我也知道,你們報住的是一顆善良的心,想要把我從無邊的苦痛中拉出來。也許你們還擔心我會用極端的方式離開這個世界。但和你們在一起的這幾天,讓我再一次看到了人間的溫暖和美好。我向你們保證,我是不會輕易就這麼離開人世了。因為我還要西行,你們就要東歸了,我就先走了。沒有叫醒你們,是不想讓大家產生離別時的感傷。再次感謝你們,也祝你們這對有情人終成眷屬,白頭到老!好人必有好報,祝你們一路順風!如果有可能的話,歡迎你們到上海來作客。

下面是孔祥雲留下的她在上海的聯繫方式,手機,qq等。

天悅抬眼去看,四周是茫茫的草地,清晨彌滿的山嵐籠罩在沉寂的原野上。哪裡還有孔祥雲的身影。

天悅問:「走了?」

海鷗說:「是啊,就這麼走了。真像一場夢。」

天悅說:「照信上這麼說,孔大姐雖然並不一定就找到了她人生的終極意義,但也不會走上絕路了。」

海鷗說:「寫是這樣寫,誰知道她背後的故事和苦痛呢,我們也只能祈求她一路平安了。」

這個孔祥雲,還真的是來無蹤,去無影。她要尋找生命的意義,這聽起來真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她的這種叩問人生的旅行方式,倒是和台灣作家三毛有些相似。但三毛到底還是自殺身亡了,也不知這位孔大姐最後會怎麼樣。

在天悅原來的計劃中,還要到青海去看青海湖的,那裡將是他們的最後一站。

海鷗說:「哥,咱們這一趟看的地方已經不少了,收穫也夠大了。就留下一個念想,這青海湖就放在以後看吧。」

天悅盤算了一下,他們這次出來,登了華山,去了茂陵,渡了黃河,進了沙漠,看了大佛,逛了草原,鑽了森林,上了冰川。騎了駱駝和軍馬,吃了牛肉,喝了奶酒,基本上是領略到了大西北的雄渾和神奇。應該說是不虛此行,實現了既定的目標。更為關鍵的是,他和海鷗的關係已經發生了質的飛躍。這讓他感受到了深深的幸福。

在返回的路上,我們兩個人在天水住了一個晚上,準備在這裡看一看麥積山石窟。晚上,他倆就找了一家快捷酒店住了下來。

他倆住的是同一個房間,熄燈后,天悅總也無法入睡。轉過身,看著海鷗那朦朧的身影,禁不住心潮澎湃。越是睡不著,越是要方便,天悅平均特每半個小時就要跑到衛生間里去解手。

天悅感到自己心裡是火燒火燎,聽聽海鷗的呼吸聲倒是十分的均勻。他躺在自己的床上,不覺想到一個笑話。

從前,有一書生與一小姐相知相戀。一日,他們相約出遊,途中遇大雨,便至一空屋避雨,留宿過夜。這屋內只有一床,二人雖

是兩情相悅,卻未及於亂。那小姐憐惜公子,便含羞邀了公子共宿一床。小姐在兩人中間隔了個枕頭,寫了一張字條,上曰——越界者,禽獸也。那書生卻是個君子,竟真的隱忍了一夜,未及於亂。次日清晨,那小姐醒來,竟是絕塵而去。又留一張字條,上書七個大字——汝連禽獸都不如。

是做禽獸呢,還是連禽獸也不如呢?

最後,天悅下定了決心,一頭鑽進了海鷗的被窩裡。

海鷗要推開天悅,卻被天悅抱得更緊。天悅就去吻海鷗,海鷗一開始並沒有張開嘴巴,他的舌頭就怎麼也鑽不進去。後來,受不了天悅的折騰,海鷗就主動開始回吻,一瞬間,天悅有了被電流擊中的感覺。

天悅的雙手也不老實了,摸到了海鷗那飽滿的胸部。兩個大饅頭在天悅的手中彈動不已。難怪,海鷗平時穿起衣服來,給人一種擠衣欲裂的感覺,這對大饅頭實在是太驚人了。下面的細腰則是盈盈一握,臀部卻又是相當的豐滿。海鷗的三圍那絕對是無可比擬,所向無敵的。天悅的手一路向下,就想插入到海鷗的三角褲頭裡。但卻遇到了海鷗的堅決抵抗。

海鷗對天悅說:「哥,這個地方,現在堅決不能碰。」

天悅只好又重新揉搓起海鷗的胸部來。揉著揉著,他就感到自己的身體起了明顯的變化。

天悅緊緊地摟著海鷗說:「妹,哥太幸福了。」

這天晚上,我們兩個人就相擁著直到天明。

第二天起床后,兩個人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直到吃早飯的時候,兩個人也幾乎沒有說什麼話。但可以看出,海鷗看天悅的眼情是相當默契的。

心有靈犀一點通,此處無聲勝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