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91章 老子要成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91章 老子要成精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92節第591章 老子要成精

黑鐵膽給馬大懶讓了一根煙,自己也點一上了一根。

馬大懶一看是「蘇煙」就說,好煙,好煙啊!

一邊說,一邊就把茶几上的那半包「蘇煙」裝進了自己的口袋裡。

黑鐵膽說,對了,我這裡還有一條,你帶上吧。

黑鐵膽就從抽屜里拿出一條蘇煙,馬大懶連忙上前接過了裝進了自己的包包里。

馬大懶說,看來,當官員還是比做文化人好埃

黑鐵膽說,各有各有好處,也各有各的難處。

黑鐵膽又拿出兩盒「天綠」茶業說,這個你要不要?

馬大懶說,這個不要了,鐵柱兄弟對我不錯,我的茶葉都是他給我的,也是上好的「天綠」。

黑鐵膽笑笑說,咱倆是同學,鐵柱孝敬你那也是應該的。

馬大懶說,有些人就不行,狗眼看人低,鐵柱是不錯的。

黑鐵膽說,稿子先放在這裡,我馬上就看,有什麼問題我再同你商量。

馬大懶說,好的,好的。

黑鐵膽就又打了一個電話,很快,方致遠就敲門進來了。

黑鐵膽說,致遠啊,這位是我的老同學馬大帥,一會兒你事他去白沙家園開個房門,讓他先去休息。

馬大懶說,不用了吧,找個小賓館就行。

黑鐵膽說,大作家得住五星級的。你先到賓館休息,我看完后,再同你講意見。

馬大懶起身說,那行,一切都拜託你了。

馬大懶走後,黑鐵膽就關上房門,一口氣把這部《縣衙諜影》看完了。

故事相當曲折,說的是在抗戰期間,**社會部、國民黨軍統和日本特高科等幾股特工在此暗戰的故事。故事的背景是1938年的武漢大會戰。

看罷劇本,黑鐵膽感到整體上不錯。他又翻了翻,覺得只需要在一些細節上改一改就行。

黑鐵膽就帶上劇本到天天家園去見了馬大懶。

在這裡,黑鐵膽先是對馬大懶的創作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並對馬大懶再一次進行了熱情的鼓勵。隨後,黑鐵膽針對這部腳本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希望馬大懶接下來再好好地修改一下。需要修改的地方,黑鐵膽已經在稿子做出了批註。

馬大懶聽說自己的腳本有可能被拍成電影,心情非常激動。

他對黑鐵膽說:「鐵膽啊,太感謝你了,感謝你對文化事業的支持。我回去后一定會努力修改,不辜負你對我的期望和鼓勵。」

黑鐵膽呵呵一笑說:「要感謝的是你啊,現在真正能耐著寂寞坐下來的人已經不多了。你能寫出這樣一個好本子,就是對咱西山縣衙和西山的極大宣傳。如果將來再投拍成電影,我想我們鳳凰山這隻鳳凰就很有可能飛向全國了。再說了,咱們還是老同學,不必客氣。」

馬大懶說要回去修改,黑鐵膽說,不用了,你就在這裡,有吃有住還能修改,多好。

馬大懶說,行,對了,鐵膽啊,你能不能給我找一台筆記本電腦,我自己帶有u盤,內容都在盤子里。用電腦修改起來方便。

黑鐵膽說,沒問題,我讓張天彪給你弄一台新電腦送來。

黑鐵膽在賓館的房間里給張天彪打了一個電話,很快就有人給他們送來了一台嶄新的筆記本電腦。

黑鐵膽說,大懶啊,你先弄吧,我這先回機關了。中午的時候,我過來陪你吃飯。

見黑鐵膽這麼給面子,馬大懶就說,鐵膽啊,今天咱們西山腔劇團的紅臉、半瞎,還有你嫂子黑頭他們在縣衙演出呢。你看是不是也可讓他們過來一塊兒……

黑鐵膽笑笑說,可以啊,我也正想見見他們這三架山呢。

黑鐵膽走後,馬大懶就點上一根煙,打開筆記本電腦把u盤插上了,慢慢地修改起來。

中午吃飯的時候,黑鐵膽果然派車把紅臉、黑頭和半瞎這三架山接到了賓館。另外,當初在白沙鎮擔任鎮長的張炎元,擔任過副鎮長的江一英也被黑鐵膽叫了過來。

另外,黑鐵膽又給馬大懶拿來了一沓子的白沙家園的自助餐票。

眾人先在馬大懶的房間里聊了一會兒,馬大懶還找機會悄悄對老婆黑頭擠了擠了眼,那意思是說,怎麼樣,你老公我是不是快要成精了。今天中午這麼多的領導們來作陪。

黑頭雖然看見馬大懶在朝她擠眉弄眼,但一直裝作是沒有瞅見的樣子。

縣委書記黑鐵膽、副縣長江一英,還有縣委辦主任張炎元他們同三架山談起了當年一塊兒在白沙鎮時的情形,都頗為感慨。

紅臉說,要不是你們三位領導一直以來對我們的大支力持,我們的這個天下第一團早就解散了。因此,我們天下第一團的所有演職員對你們都是感激不勁念念不忘。

江一英說,要感謝,你們得感謝黑書記,他才是咱們天下第一團的大慈善家。

半瞎眨了眨眼說,黑書記夠意思。

黑鐵膽笑笑說,咱們天下第一團能有今天,主要是你們三架山爭氣,為咱們整個山陽都贏得了榮譽。非物質遺產,不容易啊!對了,今天你們到縣衙去演出,情況怎麼樣?

紅臉激動地說,好,非常之好。縣衙里正好有一個古戲台,我們就在那裡演出,遊人們都覺得新奇,不少人已經看上癮了。

江一英說,好,好,讓咱們天下第一團的成員們輪流到縣衙去演出,並作為縣衙對外開放的一個保留節目,這還是黑鐵膽的提議。

馬大懶說,黑書記的辦法多,能量大,是新型的領導幹部。對了,鐵膽啊,張天彪現在腰粗的很,你看是不是讓他再給我送一台印表機,最好是彩色的,這樣,我不出屋就能列印文稿了。

黑頭說,就你的事多。

馬大懶說,我這是工作需要。

黑鐵膽說,沒事,下午就讓他們把印表機給你送來。

馬大懶說,怎麼樣,黑書記是理解並支持我的。

黑鐵膽說,我再理解你,也不如人家白襲人給你暖被窩吧。

聽了黑鐵膽的話,大家都樂開了。

黑鐵膽又問,老洪啊,你們的

吃住是怎麼安排的?

紅臉說,黑書記,我們的吃住都由文化局的米局長安排好了,就在縣衙對面不遠的馬府飯店。住是雙人間,吃是自助餐,條件很好。

馬府飯店其實就是大師馬瞭然開辦的。

黑頭說,小米這人不錯。

黑鐵膽又開起了馬大懶的玩笑,大懶啊,你看,這幾天襲人嫂子就不用住在那邊了,我看這裡的條件也不錯。

黑頭白襲人說,我才懶得侍候他。不見他,我還能清凈幾天。

馬大懶說,你來,我還怕你影響我創作哩。這幾天,創作是我的頭等大事。

在午宴上,馬大懶認為自己是當然的主角,因此,這天晚上他自然就喝的最多。

等眾人散去后,馬大懶一個在自己的房間想睡一會兒,可怎麼也睡不著覺。他就扯開了嗓子唱起了西山腔中的《小寡婦上墳》。因為他的聲音太大,引得隔牆的客人到總台上去投訴他。

可總台上的人一查,這個馬大懶原來竟然是縣委辦的客人,也不好來勸說他。只得給馬大懶隔牆的客人重新調整了一個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