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93章 子欲孝而親不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93章 子欲孝而親不在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94節第593章子欲孝而親不在

在路上,黑鐵膽一言不發,一根接一根地抽煙。

期間,黑鐵柱又打來了電話,說母親的遺體已經運回老家野牛嶺了。

當豹子把車開到野牛嶺村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

回到家中,因為眼裡噙著淚水,黑鐵膽只看見有不少人影在晃動,也有不少人在同他打招呼。黑鐵膽只是點著頭,徑直快步走進堂屋,母親的遺體就躺在堂屋正中的水晶棺里。

水晶棺的前面放著一個小几,上面擺著兩盤水果,點著兩隻稱作「長明燈」的蠟燭。小几的下面放著一個瓦盆,這在西山是叫作「老盆」的,時不時地有人在老盆里點上幾張草紙。水晶棺兩邊地上,鋪放著草苫,黑鐵膽的親人們都盤坐在草苫上,他們這是在給王文靜老太太守靈。

為避免燈光照著死者的臉,水晶棺上面正對著老太太臉的地方蓋著一張黃表紙。

黑鐵膽掀開黃表紙,看了看母親的遺容,還算慈祥,只是略帶浮腫。

看罷母親的遺容,黑鐵膽就跪在老盆的外面給母親叩了三個響頭。這時,黑鐵膽的眼淚又下來了。

弟弟黑鐵柱上前把他攙起來說,哥,你先坐下來喝口水。

黑鐵膽在椅子上坐定,抬眼望了望,只見妹妹黑鐵梅頭上戴著孝布,一臉凄苦地坐在草苫子上。另外,黑鐵膽一家晚輩的親戚們也戴著孝盤坐在水晶棺兩邊的地上。

黑鐵膽迷惘地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黑鐵膽就對黑鐵柱說,鐵柱啊,我的孝呢?

聽到黑鐵膽的話,黑鐵膽的妹夫胡長劍就把一個黑紗和一個「孝」字小牌拿了過來。

黑鐵膽見胡長劍除了頭上戴著孝布外,因為他是死者的女婿,因此,胡長劍的腰上還系住一條白色腰帶。

黑鐵膽接過來看看說,我不要這個,我要孝布和麻繩。

作為孝子,按照西山縣的規矩,那是要頭上纏著五尺白布,腰間繫上一根麻繩的。這叫披麻戴孝。

黑鐵柱說,哥,我們幾個商量過了,這幾天難免有各級領導要來,你得陪他們說話,披麻戴孝不方便。

黑鐵膽說,入鄉隨俗,誰來了,我也這樣。

黑鐵梅知道黑鐵膽的脾氣,她就對黑鐵柱說,照咱哥說的辦。

黑鐵柱說,那行。

黑鐵膽披麻戴孝裝扮齊整后問,咱爹呢?

黑鐵柱說,他在東廂房裡同馬大師、王愛民他們商量看地、選日子的事。

黑鐵膽小聲問,咱媽是火化還是土葬,咱爹怎麼說?

黑鐵柱說,咱爹現在的意見是土葬。

黑鐵膽說,噢,我想他就會這樣。

黑鐵柱說,哥,我們再勸勸他。

黑鐵膽起身說,我去看看咱爹。

黑鐵柱說,哥,你先在老盆上鑽個眼兒。

黑鐵膽說,噢。

胡長劍便遞上來了一個剪子,黑鐵膽便在老盆的盆底用力地旋轉剪子,鑽了好一會兒,才算鑽透。黑鐵膽看了看,上面已經有了大大小小好幾個窟窿眼兒。

按照西山縣的風俗,死者的直系親屬們都要在老盆上鑽一個小孔。

鑽罷老盆眼,黑鐵柱、胡長劍就同黑鐵膽一道兒來到了東廂房。

見黑鐵膽進來了,王愛民連忙站起來說,鐵膽回來了。

黑鐵膽說,回來了。

半仙老馬頭說,鐵膽啊,剛才我們算了算,再過三天下葬最好。墳地呢,我也看過了,你們老黑家的老墳瑩就不錯。那地方背風向陽,左青龍、右白虎,前面的明堂也很大。這方圓幾十里,也只有青龍嶺王國慶他們的祖墳可以和這裡相媲美。

黑鐵膽想,母親已經去世了,在家裡停的時間長,驚動的人太多不好。不過,再停三天也不算長,親戚朋友可以前來弔唁一下。

黑鐵膽說,再停三天,可以。

黑明理輕輕咳了一聲說,鐵膽啊,你媽為拉扯你們兄妹三人吃了不少苦,也沒有享幾天福。現在死了,我想得厚葬一下。棺材呢就用上好的柏木,漆呢就用山漆。

黑鐵膽說,好。

老馬頭說,鐵膽啊,你回來了就好,你到家了,那咱們明天就可以正式發喪了。

所謂發喪,就是正式通知相關的親友前來弔唁。

黑鐵膽說,好,馬主任,你出來一下,我給你說個事。

老馬頭同黑鐵膽來到院子里的一個老槐樹下站定后,黑鐵膽問,馬主任,我爹還是堅持土葬?

老馬頭點點頭說,不錯,還比較堅決。

黑鐵膽小聲說,馬主任,你看我好獃也是一名領導幹部,親人去世火化這件事,我得帶頭。

老馬頭說,是啊,這個事,你是得帶頭,很多人都在看著你呢。

黑鐵膽說,馬主任,在紅白喜事這方面,我爹最信你。這個事就交給你了,不管你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讓我爹主動同意火化。

老馬頭拍了拍黑鐵膽的肩膀說,好的,鐵膽啊,這個事就交給我了。

兩人回到東廂房,正聽到王愛民與黑明理在商量誰收錢、誰寫禮單的事。

黑明理說,王支書,你一筆好寫,這個禮單就交給你了。

王愛民說,好的,好的。

黑明理又說,收錢的事,就讓鐵膽他表弟王天悅,讓他給你當副手,他明天一早就從山陽回來了。

王愛民說,好的,王天悅現在不叫王天悅,改名為王悅仁了。明理啊,人家王悅仁現在是市教育局的副局長,你說讓人家收錢合適不合適?

黑明理說,是他親姑死了,干點活兒算啥。

王愛民說,那行。

黑鐵膽覺得母親是否火化這件事,他不能直接同父親講,但收禮這件事,他們可以坐在一起商量。

黑鐵膽就給在座的每人讓了一

根蘇煙說,爹,說起收禮這個事,我正想同你商量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