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97章 出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97章 出殯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98節第597章出殯

這幾天,黑鐵膽家裡人來客往,熱鬧得很。

野牛嶺村的村支書王愛民一直在冷眼旁觀,他想,這都是做給甚至是演給活人看的。如果死的人是一個普通的村民,那家裡還不是冰井一般。

一個王文靜能有什麼影響力,這些摩肩接踵、如喪考妣的人,那還不是沖著黑鐵膽夫婦來的?

想到這裡,王愛民就有些心理不平衡,你說,這都是人,差距咋就這麼大呢?王文靜不就是因為生了一個叫黑鐵膽的兒子而死得如此風光嗎?

後來想了想,王愛民總算是找到了平衡點。

管它奶奶的,人總有一死,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管你是高官還是乞丐,是西施還是東施?你王文靜這次再風光,難道你這個老女人還能親眼看到不成?

當過小學校長,又讀過《易經》,現在又是村支書的王愛民是以文化人自居的。他覺得自己已經看透了人生,因此,就來到響器班那裡,陪著吹鼓手喝酒聊天。

這次黑家請了兩盤響器,根據西山縣的風俗,響器班每天面前的桌子上都擺有四盤菜,兩葷兩素。另外,桌子上的煙和酒是不能斷了的。

不僅在黑家是這樣,響器班所到的地方,都是這個待遇。

王愛民陪著吹鼓手們幹了幾杯,又抽了兩根煙,他覺得自己的心情好多了。他突然想到了一句文雅的話——活好每一天。

是啊,你王文靜再好的日子,可你兩眼一閉,啥也沒了。

這時,黑鐵膽把副書記郭宏圖叫到跟前說,宏圖啊,你就不要在這邊了。這樣吧,你先回去,這幾天你就多費些心,機關的工作不能耽誤。另外,咱們縣委的人,除了張炎元和方致遠,別的人也不要留在這裡了,工作要緊。

郭宏圖小聲說,黑書記,我可以先回去,但同志們,他們不願走,他們還想送老太太最後一程。

黑鐵膽說,這樣吧,每個部委留一個代表,其它的人全部回去。

方致遠想了想說,那好吧。

在郭宏圖的安排下,就有一批縣委、縣政府的同志們從野牛嶺村撤了出去。

但院子里仍是黑亞亞的人群,有的坐著,有的站著,有的抽煙,有的喝茶。不過,大家的臉色都很凝重。

黑鐵膽回屋小聲對韓冰說,沒辦法,這驚動還是太大了。

韓冰也小聲說,咱們家不收禮,人多一點也不算啥問題。老太太也就剩下這麼一個事了。同志們想來看一看、送一送,可以理解。

黑鐵膽搖了搖頭沒有吱聲。

終於到了出殯的日子,車隊在野牛嶺上下排成了長龍。

第一輛車是引導車,也是指揮車。張炎元坐在上面,他要跑前跑后地指揮。

第二輛車是炮車,炮手們坐在這裡沿途放鞭炮,灑紙錢。另外,作為女婿的胡長劍也坐在這裡,他還要拎住一隻斗,斗里放著水果、大肉、紙錢等祭品。

第三輛車是靈車,小山作為長孫,抱著奶奶的遺像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第四和第五輛車上坐著的是響器班,車上放擺放著一些花圈。

後面是幾輛大巴車,上面坐著的是死者的親屬們。

再後面,就是自願到火葬場去送老太太最後一程的朋友們的小車了。王愛民是個細心人,他數了數,光是這小車,就有108輛。

車隊的最後,是白沙鎮黨委書記白向陽的斷後車。他要時不時地與最前面的張炎元通電話。根據車隊的情況,張炎元便於控制車速。

真正到出殯的時候,比演戲還熱鬧。

抬重隊抬著死者上了靈車,而頭上戴著孝布的親屬們則手拿哀杖跟在後面。

黑鐵膽走在最前面,他今天披麻戴孝,還扛著一個白幡。

白幡是砍了一根柳樹枝杈,上面纏些白紙條。白紙條的條數要與死者的年齡相符。也就是說,王文靜活了70歲,黑鐵膽所背的白幡上就有70根白紙條。

孝子背幡,要有兩個人攙扶,彪子和刀子就充當起了攙扶黑鐵膽的角色。

在隊伍出發前,作為女婿的胡長劍要來到前面,他手拿那口已經燃過幾天黃表紙的「老盆」快步走到跪在地上的黑鐵膽跟前,胡長劍手持老盆在黑鐵膽的頭頂上繞了一圈,然後「叭」地一聲摔碎在黑鐵膽的臉前。

事前,老馬頭曾一再交待胡長劍,力爭要一次把老盆摔碎,如果沒有碎,也不能拿起再摔第二次,必須用腳把它踩碎。

為了保險起見,老馬頭還讓人在地上放了一塊小石頭,並吩咐胡長劍就照著這塊石頭摔。

胡長劍不負眾望,一次性乾脆利落地摔碎了老盆,老馬頭總算長出了一口氣。

在野牛嶺,上次王愛民的父親去世時,王愛民的妹夫在摔老盆時沒有弄好,直接摔到了王愛民的頭上,弄得王愛民一整天都是灰頭土臉。

王愛民在很長時間裡,都成了整個白沙鎮上的笑談。

老盆摔過之後,彪子和刀子就攙扶著黑鐵膽跨過前面的一堆用麥秸燃著的明火,送葬大軍開始正式啟動。

黑鐵膽也沒有想到,今天來的小車會這麼多。張炎元所乘坐的第一輛車已經到了白沙鎮政府,而白向陽乘坐的最後一輛車還沒有發動。

來到西山縣火葬場,本來張炎元他們還提議給老太太開一個追悼會。但黑鐵膽說,我媽就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婦女,用不著開什麼追悼會。不過,在那裡,可以舉行一個簡單的遺體告別儀式。

在眾人排成一長隊,一一圍住老太太的遺體轉上一圈時,半仙老馬頭正拿著一條煙、兩瓶酒和一個200塊錢的封子找到了火爐工,給他交待說,一會兒燒的時候,掌握好分寸,不要燒得太很。最好是頭骨、髖骨、大腿骨等部位要能分得出來。

火爐工笑笑說,馬大師,放心吧,我們這又不是第一次了。

等老太太的遺體往焚屍爐里推的時候,黑鐵梅一下子撲到了母親的身體上,噢噢大哭起來。

韓冰上前拉住黑鐵梅說,鐵梅,行了,行了,不哭,不哭了。

老馬頭清了清嗓子說,這邊開始工作了,非工作人員都不要進。另外,時辰在趕著哩,耽誤不得。

拉開了黑鐵梅,裡面的房門就關上了。

很快,巨大的煙囪里就冒出了一股又一股的黑煙。

一些人們在外面議論說,人啊,就這

樣,最後都化成一股煙。

黑鐵膽坐在火葬廠院子里的一棵老柏樹下面,靜靜地抽煙,母親的死讓他的心裡很悲痛也很愧疚。

這些年來,他陪母親的日子太少太少了。

想著想著,黑鐵膽的眼淚就無聲無息地流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