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06章 千年修得共枕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06章 千年修得共枕眠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07節第606章千年修得共枕眠

就這樣,萬年紅與李強兩個人正式談上了戀愛,並最終攜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後兩人相處的還不如婚前,雖然組織了一個家庭,但兩個人卻是同床異夢。說同床異夢也不確切,因為他們倆是分床而居。

因為缺乏共同語言,萬年紅就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了工作當中。這些年,她的進步很快,土地局科員、副主任科員、主任科員、副局長、局長,幾乎是一年一個小台階,三年一個大台階。李強也不錯,現在已經是縣財政局的常務副局長了。

眼下,李強的同母異父的妹妹阿雪已經是省公安廳的黨委委員,副廳級領導了。而阿雪的老情人王國慶也已經是省委副書記了。

這些年,萬年青在仕途上也很順,現在已經是縣規劃局的局長了。而萬年紅的老父親最後也在市人事局副局長的位置上退了休。萬年紅的弟弟萬年青是一個不安分的人,大學畢業後上了兩個班就辭職下海了。現在是風雲集團風雲建設的總經理,年薪可是50多萬啊!

萬年紅就在想,這次她競爭縣長助理的事如果同李強說一說,他再找阿雪說一說,說不定她還真的能勝過白東風。可她現在幾乎和李強不說話,而她也想憑自己的實力來競爭。

看來,老父親萬人敵早些年講的話至今仍沒過時。一個人要想出人頭地,沒有強大的背景是不行的。但李強、阿雪、王國慶這樣強大的背景,萬年紅是再也不想動用了。

沒意思,太沒意思了!

這天下午,吃罷飯,黑鐵膽、宋長江他們又帶著城建指揮部的一幫人在殺虎口古鎮上轉悠。他們現在所處的這個地方,就是殺虎口鎮狀元村的地盤了。

黑鐵膽說,這個地方,原先應當有個狀元樓或是狀元牌坊什麼的,怎麼現在都不見了。

宋長江說,咱們西山縣這個唯一的狀元就姓萬,叫萬景達。因此,你得問一問萬年紅和萬年青他們。

萬年紅笑笑說,我聽我爸說過,以前這個地方的確是有一個狀元牌樓的。後來為了修兩河口水庫,就是白龍湖,這個牌樓就被拆了,墊到水庫的壩下面了。

黑鐵聽罷嘆了一口氣說,可惜了。

王大壯笑笑說,難怪萬局長這一次差點就當上縣長助理啊,原來府上是狀元之後埃有文脈和文氣啊!

聽了王大壯的話,大家就開起了萬年紅和萬年青的玩笑。

就在大夥熱火朝天地議論時,細心的黑鐵膽發現,萬年紅的神色有些黯然。

黑鐵膽就知道,大家的議論,也許只是善意的玩笑,又一次刺痛了萬年紅的心。

黑鐵膽就來到萬年紅的身邊小聲說,年紅啊,晚上有沒有事,我請你喝杯咖啡吧。

萬年紅也理解黑鐵膽對她關切的心情,就淡淡一笑說,沒事,晚上我請你。

黑鐵膽說,好,就這麼定了。

現塊辦公會結束后,萬年紅小聲對黑鐵膽說,黑書記,我先到鳳凰山溫泉城去定個位置,一會兒給你聯繫。

黑鐵膽點點頭說,好。

大家仍在古鎮上轉悠的時候,萬年紅先行離開了。

萬年紅定下座位后,就給黑鐵膽打了一個電話。

黑鐵膽今天主動提出陪一陪萬年紅,這讓萬年紅非常感動。

大隊人馬散去后,黑鐵膽說要單獨回一下野牛嶺。其實,他是去了鳳凰山溫泉城。

兩人見了面,黑鐵膽見萬年紅已經換上了一襲黑色的晚裝,身上還散發出淡淡的香水味。

黑鐵膽就有些納悶,難道,萬年紅又特意回了一趟家?

兩個人互相點了點頭,就一起走到了一個相對**的雅間。在這裡,萬年紅還送給了黑鐵膽一個小小的禮物——一隻雕花的紅木煙斗。

黑鐵膽用這個紅木煙斗點上一根煙說,年紅啊,謝謝你的煙斗。

萬年紅說,黑書記,今天非常感謝你。你也知道,最近這一段是我心情最為底落的時候,你能來陪我,讓我很感動。

黑鐵膽笑笑說,年紅啊,說什麼呢?誰能沒個煩惱,我其實最近也煩,我出來也是為了散心。不要說是我陪你還是你陪我了,只要開心就好。

萬年紅說,開心,今天晚上是開心死了。

黑鐵膽見萬年紅的興緻不錯,就抓過兩瓶啤酒說,黑書記,來,一人一瓶,幹了!

黑鐵膽說,好好,喝酒!

也許是最近有點累吧,這才剛喝了三瓶啤酒,黑鐵膽居然有些微醉了。

他站起身來,手裡拿著啤酒瓶,搖搖晃晃地唱了起來——愛江山更愛美人,哪個英雄好漢寧願孤單?好兒郎渾身是膽,壯志豪情四海遠名揚。人生短短几個秋啊,不醉不罷休,東邊我的美人哪,西邊黃河流。來呀來個酒啊,不醉不罷休,愁情煩事別放心頭……

萬年紅上前扶著有些踉蹌的黑鐵膽說,黑元帥,好了好了,該回去了!

黑鐵膽又唱道,東邊我的美人哪,西邊黃河流。來呀來個酒啊,不醉不罷休,愁情煩事別放心頭……

這時,黑鐵膽的電話又響了。

是張炎元打來的,說原定於今天晚上的那個會議開不開了。

黑鐵膽打了一個酒嗝愣了愣神說,算了,今天我有點累,就改作明天上午吧。

聽黑鐵膽說話有些不利索了,張炎元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黑鐵膽接著萬年紅遞過來的手說,萬人迷,走,回家去!

聽黑鐵膽叫自己萬人迷,萬年紅開心地笑了。

萬年紅就笑著說,你啊,你啊!

見黑鐵膽有些發暈,萬年紅就在想,是送他回家呢,還是讓到他在賓館里住下。

萬年紅想了想,決定讓黑鐵膽就在這個溫泉城裡住下。

因為夜已經很深了。

黑鐵膽有些頭暈,萬年紅帶他在酒店裡轉了一會兒,他就有些找不到東西南北了。

黑鐵膽問,萬人迷啊,是開一個房間呢,還是開兩個?

萬年紅笑著說,開一個就開一個,誰怕誰?!

黑鐵膽說,就是,反正是親密戰友。

//來到房間,黑鐵膽的酒意就上來了,也沒有沖澡,撲到床上就打起了呼嚕。

萬年紅泡了一杯濃茶,放在了黑鐵膽床頭柜上。她輕輕地搖了搖頭,就自己到衛生間沖澡去了。

等萬年紅沖罷澡出來的時候,可能是黑鐵膽太熱燥了吧,居然在睡夢中渾身上下一絲不掛,下面的玩意卻如鐵杵般挺立著。

萬年紅拿過一條毛巾被輕輕地給黑鐵膽蓋上了,這才關了燈,無聲地鑽進了自己的被窩。

同自己心儀的男人住在一個房間,萬年紅哪裡睡得著?

她不停地翻身,又不停地坐起來喝水,甚至是不停地上衛生間方便。

最後,萬年紅實在是無法入睡,好就悄悄地鑽進了黑鐵膽的被窩,輕輕攬著了黑鐵膽的腰。

此時此刻,萬年紅的心裡別說有多甜蜜了。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萬年紅覺得她眼下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說來奇怪,不大功夫,萬年紅竟然真的睡著了。不僅是睡著了,而且還美夢連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