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08章 混世魔王胡長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08章 混世魔王胡長征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09節第608章混世魔王胡長征

這次會議,大家討論和挺熱烈。

除了經濟強縣這一塊兒,他們又議了議生態大縣與旅遊名縣的相關問題。

最後,張炎元建議說,應當在縣城南邊建些一個新區,命名為西山縣產業聚集區,架子可是副縣級,然後把那些有規模和檔次的企業引到產業聚集區裡面。

黑鐵膽聽了張炎元的建議,覺得不錯。

副縣長江一英說,有些企業,不一定非挪到新區裡面,比如白沙集團和西山鋼鐵,可以只把總部建在新區里。

張炎元說,原有的企業,總部也行,研發中心也行,爭取向新區裡面轉移。那些新上的億元以上的企業,盡量引導向新區聚集。

黑鐵膽高興地說,好,就這麼辦。

會後,眾人散后,張天彪也來找了黑鐵膽。

在縣委機關的健身房裡,兩個人戴上拳套,你來我往地拼打了一會兒。

現在,張天彪仍不是黑鐵膽的對手,但也有幾拳是打在黑鐵膽的臉上的。

休息的時候,張天彪就說,老大啊,我發現我是天下最牛的人。

黑鐵膽說,牛,還最牛,我沒發現啊!你不是已經被我揍得鼻青臉腫了嗎?

張天彪說,這算得了什麼,關鍵是我能往一個縣委書記的臉上痛打,而這個縣委書記還笑臉相迎,你說,這是啥待遇。我敢說,全中國只有一個人,敢往縣委書記的臉上揍!他們見了縣委書記,點頭哈腰還來不及哩。你說我牛還是不牛?

黑鐵膽聽罷哈哈大笑起來,不錯,恐怕天底下只有你一個人有這種待遇。

張天彪想了想說,頂多有倆人,那個人是我嫂子韓冰。

黑鐵膽說,你嫂子那粉拳是捨不得打我臉的。

張天彪說,也是。

接下來,兩個人又談到了已經榮歸故里的胡長征。

張天彪說,老大,我們天天集團的競爭馬上就要來了。

黑鐵膽說,有競爭好啊,有競爭才能有進步,這幾年,你們天天集團可是撈了不少肥實工程。

張天彪笑笑說,機遇加努力吧。對了,老大,這個胡長征,你認識吧?

黑鐵膽說,我還是最近才聽人們在議論,我才知道原來這個人還是我的老同學。不過,我們已經有十幾年沒有見過面了,也不知他怎麼會跑到香港去發展。

張天彪說,老大,原來你常對我說,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這個胡長征,我已經摸了底細,背景複雜,比較難纏。

接下來,張天彪就對黑鐵膽講起了傳奇人物胡長征。

胡長征本來就是一個聰明人,高中沒有畢業時,在學校里就喜歡寫寫畫畫,還往報社投稿,練就了比較紮實的文學功底,可惜他的這些才能,對於考大學毫無幫助,英語和數學嚴重拉了他的成績,複習了兩年也沒有能夠考上大學。

回到家裡務農后,娶了一個媳婦,眼看前途無望,看看別人的日子過得好,經常哀嘆社會和命運對他的不公平。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他的盜賊哥兒們拉他當上了盜賊。上了賊船下船難,在他們的團伙中,「神偷張」是老大,他是「軍師」。經他籌劃的幾個案件,屢屢得手。

正當他們準備越干越大的時候,東窗事發,「神偷張」被抓,胡長征流竄到了廣東。

到了廣東,也不是隨地可以撿到鈔票,沒有辦法,只得重操舊業,不料東窗事發,又被廣東的警察捉著,丟進了看守所。

他在看守所度日如年的時候,知道了那個同牢難友,竟是一個當過官的人。雖然落架鳳凰不如雞,胡長征依然對那個人非常恭敬,像一個勤務兵伺候那個人,讓那個人在監獄里,感到了極大的心理滿足。兩個人逐漸熟絡起來以後,同牢的朋友對他說,你有文化,又很聰明,做小毛賊未免屈才。

他向這個人請教出去以後幹什麼,才能發揮自己的長處,那人也說不上來。但經委主任充分信任他以後,悄悄地告訴他,自己還有一筆款子,目前無法弄出來。眼下看來,自己很難很快出去,你胡長征說不定馬上可以出去。請你出去后,幫我把這個事情辦好,再去找某某,這個人我對他有恩,他一定會給你很大的幫助。

俗話說,盜亦有道。胡長征出獄后,真的很講義氣,信守諾言,幫助經委主任辦好了那件事兒。經委主任的兒子,帶他去見了某某。某某的確神通廣大,二話沒說,就給胡長征辦好了出境手續,把他安排到香港一個建築工地打工。

香港那邊的工人工資比在內地高十幾倍,胡長征很快嘗到了甜頭。但他並不滿足,又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他向工頭提出了一個好建議,建設的進度和管理水平有了明顯的提高。工頭受到上司的表揚之後,很賞識他,讓他在工地做起了寫寫畫畫的事情。

胡長征把在內地學會的宣傳本領,發揮得淋漓盡致,終於被香港的一家小報社看中,招他到小報社的寫字樓上班,做了一名「狗仔隊」的記者。他知道這份工作得之不易,非常敬業,沒有多久,就以出色的表現,受到報社總編的重用。由於他單身一人在香港做事兒,沒有資本和膽量在香港鬼混,報社總編也是一個恬淡之人,經常帶他到一些酒家喝早茶。

張天彪對黑鐵膽說,南方人都是夜貓子,一般到了上午時間,沒有正經營生,起得早的人就到酒店裡喝早茶。他們或一群人,或單個人,沏上一壺烏龍茶,挑幾個小點心,悠閑地享受時光,把時間拉得很長。

有一次,胡長征他們二人到一家高檔酒店喝早茶的時候,他濃重的內地口音,吸引了旁邊的一個老者,那個老者不動聲色地聽了他們的高談闊論。就在胡長征和報社總編快要離去的時候,這個老者走到他的身後好像無意地捅了他一下。胡長征福至心靈,起身追逐老者去了洗手間,老者給了他一個名片,讓他有時間按照上面的電話和地址見一面。說完,那個老者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