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17章 行賄的無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17章 行賄的無奈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18節第617章行賄的無奈

一天下午,市委組織部長馬南山來到了西山縣。

黑鐵膽要讓縣委辦主任張炎元配備接待與參觀的相關事宜,馬南山卻在電話中笑笑說,鐵膽啊,什麼也不用安排,我只是過去隨便轉轉,弟兄們拉拉話,算不上是什麼公務活動。

黑鐵膽說,好,那行。

馬南山與黑鐵膽見面的地方就在鳳凰山上的溫泉城。

兩個人也不讓人陪,包括秘書人員。他們在林中散了一會兒,就回到馬南山所住的房間里喝茶聊天。

兩個人聊了一會兒,馬南山就說,鐵膽啊,你現在的風頭正勁,在領導的心目中,你就是全省縣委書記的榜樣。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啊!上次提拔你擔任市委常委的事,雖然也有微弱的反對聲音,但我是一直挺你的。

黑鐵膽明白,這是馬南山在他跟前擺功顯好了。

黑鐵膽笑笑說,馬部長,我那兩把刷子,你最清楚,我能有什麼了不得。我壓根就沒有想到我能擔任市委常委,我也聽說了,在研究我的情況的時候同,你是說了話了。馬部長,謝謝你了。

馬南山說,不,不,我很看好你。謝什麼,咱們弟兄之間,誰跟誰啊!

黑鐵膽想,馬南山為什麼今天會來找他稱兄道弟,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果然,又聊了一陣,馬南山就把話題轉到了家庭方面。他感嘆自己現在是力不從心。兒子在美國留學,老費錢了。身為領導幹部,除了工資又沒有別的收入,想一想,還真不如那些下海經商的老闆們。

馬南山的這些話,讓黑鐵膽聽出了弦外之音。

馬南山的兒子到美國留學這件事,黑鐵膽是知道的。因為馬南山曾經在電話中向他提起過,他也在電話中表示了祝賀。但祝賀只是口頭上的,沒有一點實際上的行動。現在,馬南山又提到了這件事,很明顯,是想讓他黑鐵膽表示一點心意啊!

思來想去,黑鐵膽覺得還是應當表示一點心情。

現在這個時代,是興啥啥不醜啊!

可表示多少好呢?少了,怕是拿不出手。與馬南山預想的差距太大,送了還不如不送。因為馬南山把話已經挑的很明了,那就是在敲,在索賄啊!

官場上請客送禮這些事,黑鐵膽是反感的。但馬南山是副省長李大海的人,眼下又是市委組織部長,他也深知不能開罪了馬南山。

思來想去,黑鐵膽覺得自己有些身不由己。

5萬,顯然不夠。10萬,似乎也不多。最後,黑鐵膽一拍大腿自言自語道,那就30萬吧,全當是喂狗了!

僅僅就這個縣委書記來說,黑鐵膽還真沒有存下什麼錢。他平時律己甚嚴,就是那些經他一手提拔起來的幹部,也不敢給他送錢。

好在他黑鐵膽曾是紅頂商人,因此,他手裡才不缺錢。

想到這裡,黑鐵膽把身子深深地陷在沙發中,點上一根煙抽了兩口笑笑說,馬部長,孩子去美國留學,值得慶賀。你看我這個當叔叔的早就應當給他拿個路費了,可你看我這忙的,一直沒顧上。這樣吧,馬部長,把你的銀行卡號寫一下,我隨後給他打上30萬。

馬南山說,那怎麼好意思呢。

黑鐵膽說,我這個當叔叔的,應該的,應該的。

馬南山嘴上在推辭著,但仍伏下身給黑鐵膽寫下了一個卡號。

兩個人又聊了幾句,馬南山就說突然想起市裡還有點事,就要回去了。

黑鐵膽說,馬部長,你好不容易來一趟西山,咱們就在一起吃頓飯吧。

馬南山笑笑說,吃飯,咱們以後的機會多了,你現在已經是市委常委了,咱們以後開會了、參觀了,碰面的機會多了。

聽到這裡,黑鐵膽就說,好,那行。

送走了馬南山,黑鐵膽不由得反思起來。

他,黑鐵膽,西山縣的縣委書記,山陽市委的常委,究竟怎麼樣呢?

從工作角度講,他黑鐵膽絕對沒有問題。全市第一、全省第三在那明擺著。十八羅漢的發展現在也是噢噢叫。

但作風上呢?黑鐵膽有些吃不準了。

他從來也沒有收過賄賂,更別說像馬南山那樣去主動索賄了。除了春節期間,同志們為孩子們表示的壓歲錢。他黑鐵膽可以說是一身正氣、兩袖清風。可就在剛才,他黑鐵膽出於無奈,被迫壞了自己的規矩。答應送30萬元給馬南山的兒子祝賀。

難道,他黑鐵膽也成了行賄的人?

錢也就是這樣了,女人呢?情人呢?

應當說他黑鐵膽的身邊不乏女人,也不乏漂亮的女人。可他對自己的妻子韓冰一直都是情有獨鍾,深存感激之心。

一些女人,比如杜天紅、白如玉、花莎莎等人,雖然都與他黑鐵膽發生過那種關係,但這都是在他與韓冰結婚之前的事。結婚之後這麼多年,他也只是與萬年紅有了那麼兩次親密接觸。還有副縣長江一英、山陽日報記者宋小梅、鳳凰絲綢的老總任明霞這幾個女人,黑鐵膽心裡很清楚,她們都對他黑鐵膽是情有獨鍾。不過,他黑鐵膽仍與這三個女人保持著精神之戀。

他算不算是生活作風腐化呢?黑鐵膽覺得自己不算。

萬年紅,算是一個特例吧,他們兩個是知音。另外,萬年紅在他這裡從來也沒有提過什麼非分的要求,更沒有打著他的旗號去謀過私利。

這樣想想,黑鐵膽覺得自己仍然不失為一個好官。他比同樣級別的其他縣委書記不知要好到哪裡去了。

想到這裡,黑鐵膽總算有一點點的釋懷。

不過,黑鐵膽也在提醒自己,好自為之吧!他現在這麼一種情況,正處在危險的邊緣,堅持好了,他仍是一個響噹噹的領導幹部。而再往下滑一步,他很可就會毀了自己。

其實,這些天韓冰也在為黑鐵膽擔心,她覺得自己有必要和黑鐵膽好好地談一談。

因為她已經在黑鐵膽身上看到了些不好的苗頭。

比如,春節期間,孩子們的壓歲錢,他沒有回絕。開始對金錢放鬆了應有的警惕。

比如,他主持整了一個「西山精神」的大討論。開始對虛的東西感興趣了。

比如,他當上了市委常務,西山縣又躋身為全省三強,他就有了一些驕傲的苗頭。

是啊,得給黑鐵膽提個醒,打個預防針了。

這一次黑鐵膽應承給馬

南山的30萬元,韓冰是不知道,黑鐵膽壓根也不想讓她知道。韓冰要是知道了,那還不要跳起來。

是啊,雖然你是在被別人索賄的情況下送的錢,但那也是行賄啊!

韓冰是深受著黑鐵膽的,她也一直為自己的這個老公驕傲並自豪著。當然,她同樣也很看好黑鐵膽在仕途上的發展。越是這樣,她越是覺得很有必要和黑鐵膽來一次長談,提醒提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