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18章 八大金剛與十朵金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18章 八大金剛與十朵金花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19節第618章八大金剛與十朵金花

隨著市場競爭加劇,西山縣企業界的十八羅漢有的越來越強,有的是越來越弱。經過重新洗牌,目前有八大集團已經成長壯大為西山經濟的發展支柱。

這八大集團,有兩家是國有的,即白沙集團與鳳凰絲綢。

其餘六家都是私營的或合資的,即天天集團、風雲集團、長風集團、西山台泥、山本電子與木蘭集團。

這一天,黑鐵膽與幾個領導在一起聊天,黑鐵膽講,只要確保這八大金剛持續地成長,那西山縣的經濟實力要不了多久就會成為全省第一。

王悅仁笑著說,黑書記,你真有辦法。不少縣份連一家像樣的企業都沒有,咱們西山縣卻有八大金剛。而且,這八大金剛都是名副其實的。

在公共的場合,王悅仁不問黑鐵膽叫表哥,而是稱為黑書記,想想很有意思。

縣委辦主任張炎元說,悅仁啊,為了招商引資,為了扶持本地的企業做大做強,咱們的黑書記那可是做了長期的不懈的努力。咱們的這些成績可不是一點兩天得來的。

副書記郭宏圖說,就是,細想想,咱們西山縣能發展到今天,也很不容易。

黑鐵膽望著郭宏圖說,宏圖啊,你是咱們發展戰略領導小組的組長,負責決策調研與督促檢查兩大中心的工作,這接下來嘛,再好好地研究一下,看如何在新的形勢下,能讓這八大金剛都能有一個好的持續的成長。

郭宏圖正了正身子說,好的,黑書記。

現在的郭宏圖那個是紅光滿面,精神抖擻,與他當年在白沙集團時的形象已經有了根本性的變化。

這也是黑鐵膽的用人藝術,郭宏圖在擔任白沙集團董事長時,力沒少出,汗沒少流,但白沙集團的效益卻每況愈下。把郭宏圖調出白沙后,不僅盤活了白沙集團,也解放了郭宏圖本人。郭宏圖是經濟學博士,讓他出任西山縣發展戰略領導小組的組長,這就發揮出了他的特長。這兩年,郭宏圖就乾的不錯,也抓出了成效。現在,黑鐵膽對郭宏圖就非常滿意。

大家又聊了一會兒,都覺得眼下的西山已經進入到了黃金髮展機遇期,只要乘勢而上,西山縣的明天必定會更加輝煌。

大家坐在一起,又定了定近期準備乾的幾件事。

會議結束后,黑鐵膽獨自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一邊品著上好的「綠鳳凰」,一邊抽著味道醇厚的「蘇煙」,靜靜地想著心事。

是啊,他黑鐵膽這兩年的縣委書記,沒有白乾埃

全市第一、全省第三,大家有目共睹。

對他個人而言,聲望不錯,待遇上也不差,這不,他已經以縣委書記的身份擔任了山陽市的市委常委。可以說,已經是市委的領導了。

黑鐵膽又把八大金剛一家一家地在腦子裡過了一遍,哪一家有什麼發展的瓶頸和問題,哪一家有進一步提高發展的空間,黑鐵膽一一想了一個清楚。黑鐵膽覺得,近期有必要和八大金剛的老總們一一見個面,當面交換一下意見。

當黑鐵膽想到木蘭集團的董事長花莎莎里,心裡猛地一緊,他覺得有些對不住花莎莎。

是啊,花莎莎到西山縣投資辦企業,那完全是奔著他黑鐵膽來的。而花莎莎這個女人又是一個多麼好的女人,在他黑鐵膽最困難的時候,曾過他多麼大的幫助啊!

不錯,花莎莎這個0號就是他黑鐵膽這個1號的福星和後盾。0號在1號困難的時候,會主動站著來,全身心地幫助1號。而當黑鐵膽真的在西山縣當上1號時,花莎莎這個0號又默默地退到幕後,不曾對他黑鐵膽提出過任何過份的要求。

黑鐵膽這些天與縣土地局長萬年紅在個人關係上發展很快,這更讓他覺得對不住花莎莎了。

黑鐵膽決定要好好地補償一下花莎莎,1號是不能忘本的。

想到這裡,黑鐵膽就給花莎莎打了一個電話。

花莎莎在電話中笑著說,噢,原來是1號啊,你現在可是春風得意啊,我還以為你把我這個0號給忘了呢。

黑鐵膽也笑了,這是啥話,1號就是把天下的人都給忘了,也決不會忘掉0號的。

花莎莎說,是嗎,這麼說1號還算是一個有良心的人。

黑鐵膽說,那當然,1號是什麼人,只有0號心裡最清楚。

花莎莎說,這話不準確,應當說0號對白沙集團那個總經理時期的1號是清楚的。現在嘛,我可是吃不準了。

黑鐵膽說,在0號面前,1號的本色永遠不變。

花莎莎又笑了,到底是本不變啊,還是色不變?

黑鐵膽說,本也不變,色也不變。

花莎莎說,好,本不能變,色可以變。

黑鐵膽說,啥也不能變。對了,莎莎啊,你這兩天是在咱們西山呢,還是回河南老家了?我想見見你。

花莎莎說,這幾天我正好在河南。這樣吧,我回西山後去見你。

黑鐵膽說,好的,好的。

花莎莎又說,對了,鐵梅這幾年進步很快,有她這個總經理在西山打理我們的木蘭集團,我就不用一頭扎在西山了。因此,這兩年,我很自由。

鐵梅是黑鐵膽的妹妹,說心裡話,黑鐵膽對自己的這個妹妹也很欣賞。

黑鐵膽就說,鐵梅在你的幫助下,工作是不錯。但我也希望你能經常留在西山,因為你的1號在西山啊!

花莎莎笑著說,真的假的?那行,那我以後就常駐沙家了。

黑鐵膽說,這就對了。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兒,甚至是調了一會情,這才掛斷了電話。

黑鐵膽又點了一根煙,抽了兩口,悠然地吐了幾個煙圈,他感覺自己的心情很爽。

是啊,怎麼說呢,暫且拋開工作不提,他黑鐵膽也是有幾個紅顏知己的。

與他有過**關係的,如果按順序排列的話,應當是杜天紅、白如玉、花莎莎、妻子韓冰、萬年紅這五個女人。這五個人都是身材有料,秀外慧中,對他黑鐵膽又是死心塌地的。

還有幾個女人,雖然沒有**的關係,但黑鐵膽知道,她們同樣對他黑鐵膽是情有獨鍾。應當說是精神之戀吧。

一個是江一英,她現在已經離開了西山,是山陽市政協的副主席了。一個是宋小梅,《山陽日報》社的金牌記者。一個是任明霞,鳳凰絲綢的總經理。一個是方小芹,她這幾年進步很快,已經是鳳凰絲綢的副總了。還有一個,任明霞的妹妹任明敏,她是縣衛生局的局長。

算了算,這樣的女人也是五個。

也許,黑鐵膽身邊的這十個女人是可以號稱十朵金花的。

這十朵金花讓黑鐵膽有點自豪也有點忐忑,不過,細想想,他黑鐵膽沒有玩弄一個女性,這一點,他與石磊他們是在本質上完全不同的。

想到這裡,黑鐵膽又輕輕吐出了一個煙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