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25章 千年不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25章 千年不遇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26節第625章千年不遇

這一年的天氣就是反常,王國慶覺得就連老天爺也在幫他的忙。

從8月8日開始,k省的鳳凰山地區就開始連降暴雨。雨來得是那麼急那麼猛,當地人講這是百年不遇。特別是8月12日這一天,更是暴雨傾盆,像是從天空中往下倒,如注大雨里啪啦鋪天蓋地下了整整一天。8月13日凌晨1時,龍騰公司位於山陰市的3號礦井被一家鄰近的私營小煤窯挖通,小煤窯里突然發生透水事故,洶湧的水流一下子就將小煤窯及龍騰公司的3號礦井淹沒。

當夜,小煤窯里的23名礦工就全部遇難,而3號礦井裡面正在作業的228名礦工也全被困在了井下。

小礦主毛興中事發后當即與兩個包工頭達成「5人被困」的「攻守同盟」,商定按統一口徑上報入井、出井和被困人數。

如果有人來調查,就按一個包工隊入井8人,出井6人,被困2人;另一個包工隊入井11人,出井8人,被困3人。加上其他包工隊,「出籠」了「下井42人,升井37人,被困5人」的事故情況報告。

為了達到瞞報目的,事故發生后,礦方將井下工人的上崗證全部拿走,只留下5個證件,企圖製造假象配合「5人被困」的謊言。但當毛興中得知下井的23名礦工已全部遇難后,就與事發后的第二下午和幾名責任人相繼逃匿。

在國有企業龍騰公司那邊,當透水事故發生時,有98名礦工安全升井,但仍有130名礦工被困在井下,生死不名。但據出來的礦工講,裡面的水量極大,下面的人凶多吉少。

龍騰公司的老總杞憂天在凌晨3天接到了礦上打來的電話,一聽人命關天、大事不妙,他立即就從省城的公司總部趕往山陰市。平時需要三個小時的車程,這一次他頂風冒雨一個半小時就趕到了。

杞憂天在現場聽取了礦長的彙報后,當他得知小煤窯那邊已經有5名礦工遇難,而在自己這邊仍有130名礦工被困井下時,心急如焚,他當場拍板:「現在先不說礦難是誰的責任,立即救人1

十幾個大型抽水機就迅速地轟鳴起來,但抽了半個小時,仍不見豎井中的水位下降。

看來,想瞞是瞞不住了,必需火速上報。當省委、省委省政府於8月13日上午得到消息時,山陰市的市委書記朱勝利還一無所知。因為,龍騰公司是省直屬企業,杞憂天並沒有向他們山陰市通報此事。而那個毛興中,雖然是山陰本地的煤老闆,但他準備隱瞞不報,私下裡處理此事。這樣一來,當省委書記白中傑就要趕往山陰市時,朱勝利才從省委副書記王國慶那裡得到信息。

當朱勝利和市長張鐵山趕到礦山,立即協同龍騰公司的杞憂天成立了搶險聯合指揮部。朱勝利當即指示山陰市的電力、衛生、安監、國土、交通、公安及礦山所在的鳳凰山鎮的主要領導迅速前來集結,並聯繫到當地的解放軍某部派出100餘人前來支援。

看到省委那一輛掛著ka00001號的越野車出現在視野時,朱勝利、張鐵山、杞憂天忙上前迎接,白中傑鐵青住臉一言不發。韓華華只是向他們點點頭,王國慶則輕輕地同他們握了握手。

當聽到這一令人震驚的消息時,省委書記白中傑正率隊在東陽縣召開全省現場會。來不及細問究竟,他當即指示撥通省煤礦安全監察局局長李豐吾的電話,嘟嘟嘟,嘟嘟嘟,手機佔線。再撥,還是佔線。白中傑低頭蹙眉、萬分焦灼。

「通了1,白中傑上前一把抓起了電話,「豐吾啊,人命關天,現在最要緊的是要爭分奪秒,井下礦工每分每秒都在面對死的威脅,我們要不惜一切代價,全力營救被困人員,一分一秒都要爭取,一分一秒都不能耽誤1

白中傑神情凝重,語氣嚴厲,一連串的幾個一分一秒,滿腔危急感溢於言表。他當即決定,壓縮講話內容,提前結束會議,即刻趕赴礦難現常

雨下得太大了,雨刷器快速地來回擺動也幾乎刷不出清晰的視線,鳳凰山上的石頭裹挾著泥水不斷地滾落到狹窄的山道上,車行其間,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意外。但暴雨亂石絲毫不能阻擋白中傑急迫地趕赴現場的心情。

山道崎嶇蜿蜒,從東陽縣城到事故現場僅僅200公里的道路,在這一天,在這個電閃雷鳴、暴雨如注的天氣里,顯得是那麼漫長。

越野車翻山越嶺,十萬火急地向100多個正在受到生命威脅的礦工兄弟那邊狂奔而去!井下礦工現在情緒如何?體力怎樣?想著礦工們的危險境況,白中傑感到一陣陣揪心的疼痛。

在山區時斷時續的信號中,白中傑不停地通過手機詢問著現場的情況,並反覆要求淹井事件搶險指揮中心要臨危不亂,科學指揮,救援隊伍、救援物資要以最快的速度運到礦上,一分一秒都要爭齲經過3個多小時的艱難跋涉,上午11點,白中傑、韓華華、王國慶終於到達礦上。換上膠鞋,撐上雨傘,幾位省領導就踏著泥濘的道路,行色匆匆來到事故現場,雨水很快就把衣服澆透了,緊緊地貼在身上。

一身水一身泥地回到礦區指揮部,已是中午12多了。現場考察后,白中傑和現場的其他省市領導、指揮部的同志迅速研究確定了的「一堵、二排、三送風」的救援方案,同時,他想現在要設法將信心傳遞給井下礦工,讓他們與井上救援人員一起,樹立信心,齊心協力迎接勝利的曙光。

這樣一想,白中傑突然感到格外振奮,他堅定而自信地說了一句,「當明天太陽升起的時候,希望也會給我們帶來1指揮部的人們頓時為這句話一振,透過沉沉黑夜和密集大雨,大家依稀看到了曙光。

這時,白中傑快步走到指揮部那張放著紅色電話的桌子前,迫不及待地撥通了這部通往井下的電話。

「礦工師傅,我是省委書記白中傑,我現在已經到礦上了,正在組織搶救,各項搶救措施都已經確定,已經開始實施,請你們在下面要安心、放心,要相信黨和政府一定會想辦法把你們救出來。」

一定是聽到了書記的話,一定是聽到了書記說的黨和政府一定會想辦法把大家救出來的話,礦工們激動得在電話里一連串地說著「哎呀、好!好!我們都記住了1

白中傑放慢語速,一字一頓地繼續囑咐著,「你們不要慌亂,要保持體力,節約用燈,我們已開始組織抽水,也在給你們通風供氣,你們一定要互相幫助,樹立信心。」

白中傑還關切地詢問他們在井下的情況,呼吸怎麼樣?有沒有受傷的?一定是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大家看到,這時,白中傑的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正在進行又一輪的緊急會商,傳來氣象部門的預警:山陰煤礦所在地當晚還將有大暴雨到特大暴雨。頓時,現場一陣沉寂,所有的人都明白,這場大暴雨對於已經被洪水浸泡了十幾個小時的礦井來說,意味著將面臨更大的考驗和災難。白中燈的眉頭蹙的更緊了。

「現在來了多少戰士?」白中傑問。

「一百多名。」朱勝利說。

「不行啊,太少了。洪水如果再度衝進來,後果不堪設想。今天是決定性的一天,就是再大的雨、再大的水,我們也要把它堵在礦井外邊,不能再讓它湧進巷道1白中傑斬釘截鐵地說。

他當即與韓華華、王國慶商定,立即聯繫省武警總隊要求緊急支援。

王國慶迅速撥通了武警河南總隊政委曾令仁少將的電話,請求部隊火速增援。

考慮到山陽及山陰兩市距礦區較近,曾令仁少將立即調動武警山陰及山陽支隊增援。從王國慶致電曾令仁,到曾令仁回復王國慶說部隊已經集結完畢,僅僅用了10多分鐘。

下午三點,200多名武警官兵全部到達,白中傑動情地說,「有了你們武警官兵在,我們心裡踏實多了,信心也更大了1

說完他就如何堵截洪水的事,一一向武警指揮員作了交代,不僅交代了任務,交代了責任,還交代了方法,交代了決心。新增援的200名武警官兵一到礦區就立即投入到抗洪搶險戰鬥,有效地阻斷了洪水的二次沖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