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26章 分秒必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26章 分秒必爭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27節第626章分秒必爭

礦山所在的山陰市青龍縣四大家領導這幾年變化很大,在早些年原山陰市委書記李大海到這裡養病的時候,他的侄子李長河還是鳳凰山鎮的黨委書記,目前李長河已經擔任了青龍縣委書記。而那個陪同李大海進山考察的鎮黨委辦公室秘書馬向東,後來在省委組織部的老同學石磊處長的幫助下,進步很快,目前已經是抓工業的副縣長了。

李長河及馬向東等人沒有聚集在市搶險指揮部那裡,他們是在毛興中的那個小煤窯外支起了帳篷。因為在他們看來,龍騰公司的礦山是省屬企業,和他們縣裡的關係不大。而這個小煤窯雖小,但卻是他們青龍縣的煤老闆所辦,他們有責任在此指揮搶險。

李長河一再訊問煤老闆毛興中究竟死了幾個人。

毛興中拍著胸脯信誓旦旦地說:「李書記,目前還有5個人沒有上來,還不知道是死是活。」

馬向東在心時暗自盤算,如果僅僅是死了5個人,性質還不是太嚴重,他這個官帽子應該還保得祝但轉念一想,他又感到大事不妙。因為毛興中的這個小煤窯證照不齊,屬違法開採。如果上面追查下來,他這個工業縣長難辭其咎。更不用說他還和這個毛興中稱兄道弟,搞了不少見不得人的權錢交易。假如查的嚴,不僅副縣長這個位置保不住,估計還要坐牢。

想到這些,馬向東的臉色就和腳下的污煤差不多了。

他對毛興中說:「快快抽水,水位落下來后,立即派人下去,看看下面究竟是什麼情況。」

毛興中點頭如雞啄米:「是是是,好好好1

這時李長河接到了市委書記朱勝利的電話:「長河嗎,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李長河說:「朱書記,還有5個礦工在下面,我們正在全力抽水。」

朱勝利說:「一會兒省委白中傑等幾位領導要到那邊卻查看,你做好準備。」

李長河連忙說:「好好好,是是是1

小煤窯的礦口和龍騰公司的礦口相距2公里,正是因為龍騰公司的作業區煤層厚,毛興中才打通關節在附近又打了一個礦口。沒有想到,挖著挖著竟挖通了。更沒有想到,一場洪水會引發這麼嚴重的透水事故。

聽說省委書記和省長一會兒要過來,毛興中的心裡立馬變得七上八下。因為他心裡很清楚,下面的那23名礦工早就完蛋了。如果水被抽下去,營救人員一進去,他這個彌天大謊就會被當場戳穿。不要說上級領導饒不了他,就是死者的家屬也會把他活活吃掉。

想到這裡,毛興中便裝作要方便的樣子,走進附近的櫟樹叢中。一見這裡四處沒人,他立即跑到自己的小車旁,鑽進車裡后,他當即關掉了手機,然後開著小車從一條只有他知道的荒野小徑上消失了。

白中傑一行來到小煤窯的礦口時,發現縣委書記李長河和縣長孫大山及工業縣長馬向東等人都幾乎是赤著上身,下面也都是短褲,身上沾滿了泥巴。不管效果如果,當地官員的這種作風還是讓白中傑很滿意的。

白中傑問:「下面還有多少礦工?」

李長河湊上前說:「白書記,還有5名礦工兄弟生死不名。」

白中傑當即說:「加快搶險進度,有什麼困難,你就向市委朱勝利書記記提,直接向我反映也可以。」

李長河說:「請領導放心,我們一定會排除萬難,營救出井下的人員。」

白中傑說:「時間不等人,要抓緊一分一秒。」

李長河說:「好好好,是是是1

在這處小煤窯的左前方,就是一條青龍江的支流苦河。平時的苦河河水很小,如今卻洶湧澎湃,浪花飛濺。

一位省煤礦安全監察局的工程師跑過來彙報說:「白書記,經過測量與分析,這條苦河床中間出現了陷落,有一條地下暗河衝進了這處礦洞,又從這條礦洞衝進了相鄰的3號礦井。現在只從礦口抽水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必須從上游將這條苦河堵住,或讓它改道。只有這樣,才能減少礦井中的透水量。」

白中傑對王國慶說:「好,你馬上協同解放軍指點員組成突擊隊,儘快在苦河的上游築壩,攔下河水。如果能讓它改道,當然更好。」

王國慶立即反身向3號礦井小步跑去,他今天臉上的表情很沉重,但表現卻很積極,不像是50出頭的人。其實,他的心裡卻在暗自發笑。這一切,於其說是天災,更像是一場**。人們只會把責任推向龍王爺的身上,誰也不會想到他王國慶是一個比龍王爺更厲害的角色。

很快,就有200多名武警戰士從3號礦井那邊飛奔過來。他們在苦河邊看了看地形,覺得改道的可能性不大,因為河床是被大山夾在中間的。因此,只能在河道中間築壩了。但工程技術人員也有擔心,那就是高峽出平湖一旦形成,如果大雨繼續傾瀉,上游的洪水持續進入平湖中,臨時築成的堤壩就有潰壩的可能。如果潰壩,後果會更嚴重。

白中傑聽罷彙報后,果斷地指示:「立即築壩,要築成一條鋼鐵長城,把這條蛟龍死死地鎖在上面。」

指戰員們就在河兩岸架起了鋼索,然後手拉鋼索跳進了洶湧的河水中。苦河地處山區,機械設備上不來,大家基本上都是用最原始的方式來築壩。

先用大大小小的石頭堆成壩基,再用沙袋壘成壩身。在施工的過程中,有的戰士手上打起了血泡,有的戰士被石頭砸傷了腳面,但沒有一個人要求從一線上退下來。

在施工的現場,白中傑還發現有幾個農民也光著膀子幹得很賣力。特別是為首那一位,腰間只系了一條粗布短褲,渾身上下長滿了長長的黑毛。他的力氣很大,能一個人扛起別人需要兩個人抬起的大石塊兒。

白中傑心裡有些欣慰地說:「農民朋友也發動起來了,很好,你看這位老鄉,勁頭子絲毫不比年輕的戰士差啊1

副縣長馬向瘓褪俏頤竅氐拿裼企業家老狼豬,他對公益事來向來都是很熱心的。」

白中傑有些不解地問:「老狼豬?」

李長河忙說:「白書記,老狼豬是他的綽號。他本來叫什麼名字,我一時也想不起來了。我們平時都這麼叫他。」

白中傑說:「噢,是這樣。」

這時有人走近白中傑說:「白書記,國家安監總局的領導和專家來了。」

白中傑說:「好,我們現在急需專家們的現場指導。」他回頭問李長河:「這裡的礦主在哪裡?」

李長河說:「礦主叫毛興中,剛才還看見他。」

馬向東便大聲地喊道:「興中,興中,毛總,毛總。」

可是沒有人應聲,有人上前悄聲對馬向東說:「馬縣長,這個毛興中好像是溜走了。」

聽說毛興中可能已經潛逃,馬向東就知道這一次是完了。下面肯定不只是5個人,恐怕會是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