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28章 臨危受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28章 臨危受命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29節第628章臨危受命

省裡面臨時還有一個重要的會議,白中傑書記和韓華華省長要提前回去了。臨行前,白中傑語重心長地對朱勝利和杞憂天等人說:「不到最後一刻,就不能輕言放棄,一定要把所有的礦工救上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山陰市委書記朱勝利表態說:「白書記,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盡全力營救下面的礦工弟兄。同時我要向你檢討,因為我們工作上的失誤,給國家和人民的生命財產造成了無法彌補的損失。」

白中傑拍了拍朱勝利的肩膀說:「勝利啊,先不要說這些。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要做的就是力爭把損失降到最低限度。」

朱勝利說:「白書記,你放心,我明白。」

韓華華省長是和白中傑書記一塊兒離開的,經研究,王國慶副書記留了下來,擔任「8.13」搶險救護的前線總指揮。

現在已經是8月15日了,兩處礦井中都不大可能有人存活了。但營救工作仍在緊張地進行。小煤窯里的水再次被抽了出去,搶險隊員們重新又下到礦井裡。不久,第9具屍體裝在吊桶中拉了上來。死者的年齡大概只有十七八歲的樣子,全身只穿著了一條短褲,身體腫脹,臉色鐵青。

朱勝利看在眼裡,痛在心頭。這時,他的手機再一次響起,3號礦井那邊開始發現屍體了,而且在一處煤層一發現就是33具。朱勝利的頭「嗡」的一聲就大了,雙腿有些站不穩了。

王國慶立即在現場召開了緊急會議,他面色凝重地說:「同志們,現在的形勢已經極為嚴峻。我們雖然已經成功營救出了40名礦工兄弟,但也已經發現了42具屍體。龍騰公司3號礦井中原有130名礦工,現在出來了40名,下面的90名礦工已經有33名已經遇難。其他57名仍然生死未卜,估計生還的希望很校時至今日,我們還不清楚毛興中的那個小煤窯里到底有多少礦工。但已經運出了9位礦工的遺體,估計下面還會發現更多的屍體。也就是說,這次透水事故的死亡人數還會繼續增加。」

王國慶的一番話,讓在場的各級幹部都感到焦慮萬分。尤其是龍騰公司的老總杞憂天,山陰市的書記朱勝利、市長張鐵山,青龍縣的書記李長河、縣長孫大山、副縣長馬向東等人,已經是面如死灰了。馬向東這時候雙手明顯顫抖不已,連一隻香煙也好像拿不住了。他前些時候從煤老闆毛興中那裡分4次共拿到了87萬元的好處費,在他的默許下,這個證照不齊的小煤窯才得以順利作業,並能在地下一轉身挖向了國有煤礦的3號井。

毛興中除了由他馬向東關照外,和縣委書記李長河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李長河的老相好白姑也在毛興中的礦上入了股份,因此,毛興中才能在鳳凰山煤礦區興風作浪、無人敢惹。馬向東想,估計現在李長河的心情也不會比他好到哪裡去。本來一切都很順利,可萬萬沒有料到進入8月份後會這樣連降暴雨,出現了這樣嚴重的透水事故。難道真的是上天要亡我馬向東嗎?

王國慶環視了一下,發現房間里是煙霧瀰漫,就連平時不抽煙的朱勝利這時候也開始吸煙了,而且是一根接一根在抽。

朱勝利是王國慶的老部下,也是當年王國慶手下的五虎將之一。李大海主政西山後,山陰與山陽兩市的幹部加大了交流的力度,當時的山陽市委秘書長朱勝利就是在那個時候交流到了山陰的。從朱勝利身上真的是應了那句老話,是金子總要發光的。到山陰這幾年,朱勝利進步很快,常務副市長、市長一路走來,前不久又當上了山陰市委書記。

當然了,朱勝利的每一次進步也離不開老首長王國慶的關照。因為在朱勝利進步的這幾年,王國慶也在一直地往上升。副省長,省委常委、新州市委書記,省委副書記。

王國慶看了看有些垂頭喪氣的朱勝利也點上一根煙,沉重而清晰地說道:「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必須站在講政治的高度全力營救和化解。這樣吧,下面我們分分工,成立幾個小組,儘可能地把這次事故的損失降到最低限度。」

在王國慶的提議下,搶險指揮部下面又細化為六個小組。

一是搶險小組。由省煤礦安全監察局局長李豐吾任組長,統一指揮300餘名的解放軍指戰員及河南省前來支援的100多名搶險隊員。不講代價,繼續全力營救。

二是保障小組。由山陰市的市長張鐵山任組長。負責保障礦區的水電、衛生、交通、通信、伙食及搶險設備的供應。

三是穩定小組。由山陰市委書記朱勝利任組長,由龍騰公司的老總杞憂天任副組長。其主要職責是穩定人心、負責賠償。現在死者的家屬情緒都很激動,必須做好安撫工作。賠償的標準暫定為每人30萬元。3號礦井的死者賠償金由龍騰公司負責,小煤窯的死者賠償問題,因為礦主毛興中已經潛逃,暫由青龍縣政府負責。

四是宣傳小組。由山陰市委秘書長程小同任組長。負責每天對省委、省政府的搶險進程上報工作,並負責對外發布統一的礦難信息。對於目前已經紛紛趕來的真假記者,原則上不能讓他們來到現常能打發走的,都一律打發走的。實在弄不走的,要統一口徑,以宣傳小組的信息為準。

五是安全小組。由山陰市公安局長馬俊傑負責。指揮並管理好車輛、交通、人員的安全。特別是要嚴禁無關人員進入現場,不能因為這些人的到來而妨礙搶險工作。這些無關人員可能是礦上的職工,當地的百姓,也可能是死者的親屬、外面來的新聞記者。

六是追查小組。由山陰市紀委書記李明亮任組長,由公安局長馬俊傑任副組長。其主要職責有兩項,一是全力緝拿毛興中。不管他是跑到天邊還是躲到地下,都一定要儘快將他揪出來。二是查處在礦難中涉及的相關領導。查一查有沒有失職瀆職的,有沒有玩忽職守的,有沒有知情不報的,有沒有權錢交易的。這在次事件中,不論涉及到誰,也不論誰的職務有多高,原來的功勞有多大,都要一查到底,嚴肅追究,決不姑息。

另外,王國慶專門指示,山陰市和龍騰公司要在省里拿出處理意見之前,先行對這次事故的性質作出認定,對相關人員作出處理。這決不是一個姿態問題,而是一個黨性問題。

一切安排妥當后,王國慶說:「同志們,抓緊時間,分頭行動吧。有什麼事情,隨時保持聯繫。」

眾人就紛紛起身離去。王國慶又說:「勝利,你先等一等,我有話對你說。」

沒有別的人了,王國慶放低了聲音對朱勝利說:「勝利啊,我沒有想到這次的事故會這麼嚴重。在這樣嚴峻的時刻,你必須要保持清醒。」

朱勝利說:「是啊,王書記,我的心情很沉痛。」

王國慶說:「是這樣,在省里的處理意見出來之間,你必須心裡有數。青龍縣的縣長和工業副縣長估計是要被免職了,山陰市的市長肯定也要背上處分。在這個時候,你和鐵山市長都要先寫出一份深刻的檢討,先爭取一些主動。另外,你們也要抓緊時間開一個常委會,對青龍縣的幾位主要領導拿出相應的處分。」

朱勝利說:「王書記,其實我一邊在搶險,一邊也在反思。問題究竟出在了哪裡?這次嚴重的透水事故究竟是天災還是**?」

王國慶說:「也不要太過悲觀,你個人的責任並不大。有些事情還是可以考慮考慮,做些文章的。在這次搶險中,還是有不少亮點的。比如省委白中傑書記親臨一線,靠前指揮。比如我們這次發揮出了協同作戰的優良傳統,部隊、幹部、群眾擰成一股繩。還有河南省還專門派來專業的搶險救援隊。再比如,人們說這次是碰上了百年不遇的大暴雨,我看這場持續一周的強降雨恐怕會是千年一遇。又比如,我們是在條件極為惡劣的情況下,積極營救,已成功救出40名礦工兄弟。這些亮點,都是可以特別提出並放大的。對外宣傳的重點,其實也就在這幾個亮點上。至於在**方面,是不是還存在著錢權交易、失職瀆職的問題,現在可以放在一邊,隨後組織上會考慮的。」

朱勝利感激地說:「王書記,聽了你這番話,我的心裡總算是有數了。」

王國慶扔過去一根煙說:「放下包袱,從容應對1

對於王國慶,朱勝利一直都很佩服。就拿眼下的這件棘手的事情吧,王國慶從容不近地應對,這絕對是大人物的氣魄。

王國慶雖然是一臉的凝重,但他的內心卻是爽的很。這次重特大的透水事故,最後的死亡人數肯定會突破100人。到時候,韓華華你這個省長就只能是吃不了。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