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31章 老流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31章 老流氓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32節第631章老流氓

很快,中組部副部長李天成就給王國慶打來了祝賀電話:「王省長,恭喜你啊1

王國慶謙恭地說:「李部長,我王國慶感謝你啊!我知道為我的事你可沒少出力1

李天成呵呵一笑說:「應該的,應該的。其實,我能出什麼力,主要是你老兄優秀啊1

王國慶說:「李部長,放眼中國,比我王國慶優秀的大有人在。我算是幸運吧,交上了一批像李部長這樣的朋友。」

李天成說:「那說明老兄你是平易近人,人緣好啊1

王國慶說:「李部長你這可是把詞給用錯了,我可不是什麼平易近人,有是有像你這樣的貴人相助。對了,李部長,近期如果你有時間,歡迎你到我們k省來轉幾天。」

李天成說:「好好,有時間我一定到k省去看你1

這些天,王國慶接到了很多祝賀電話。有時候,一天下來,手機都發熱了。老伴孫梅香有些看不慣了,她對王國慶說:「你不就是一個省長嘛,至於嗎?」

王國慶笑呵呵地對孫梅香說:「唉,沒辦法啊!朋友們好像比他們自己當上省長還高興,我總不能不接人家的電話吧1

孫梅香說:「低調,低調1

王國慶說:「是,聽老婆的話跟黨走,錯不了。」

因為自己剛提任省長一職,王國慶還是比較注意的。很多飯局他都一一推辭掉了,時間還長著哩,又不在這幾天。

不過有一天下午他到了阿雪的電話,心情就不同了。

阿雪在電話中幽怨地說:「哥,你當上了省長,就把阿雪給忘了?1

王國慶安慰她:「說什麼呢,阿雪?哥就是把天下所有的人都忘了,也不會忘了你。」

說實在話,在王國慶謀划擠掉韓華華這幾個月里,他是有意遠離阿雪的。一方面他要集中精力步步設局,掌握全局。另一方面他必須不能讓別人抓住他的把柄,因為他的目標是取而代之,升任省長一職。作為一個政治動物,王國慶是不為會為了一個女人而放棄自己的政治追求的。

對於自己的親屬,王國慶也有一條原則。那就是即使自己將來萬一出了什麼事,也決不會連累親人。比如他的老伴孫梅香就不知道王國慶究竟有多少存款,也從未經過她的手收過任何人的錢物。

很多事情,家人都不知道,也不能讓他們知道。比如在當年競爭副省長時,作為山陽市委書記,他是如何擠掉山陰市委書記李大海與新州大學副校長齊天俊的。在爭取省委常委、新州市委書記的時候,他又是如何讓左中右身敗名裂的。在爭取省委副書記之時,他又是如何設局讓常務副省長袁海平與組織部長郭新傑兩虎相鬥、黯然退出的。在提任省長的前前後後,他又是如何精心策劃,引導出「8.13」特大礦難,從而逼韓華華引咎辭職的。所有這一切,他就是爛在心裡、漚在肚裡,也不會讓親屬們知道的。

他倒不是擔心他的形象在親人們那裡會大打折扣,而是擔心這些事會讓他們寢食難安。同時,如果自己哪一天命運不濟出了什麼事,森知道的事多,誰就會受到更大的牽連。

不過,王國慶也很有自信,他的這一系列陽謀也好、陰謀也罷的操控與運作,除了上帝與魔鬼可能知道外,人世間是沒人清楚的了。也許會有一些人,比如李大海等會對他產生一些懷疑,但也只不是有些懷疑罷了。這些事情在他的精心謀劃下,不可能被人們知道。如果這些事情大白於天下,那些不了解他的人還不都認為他王國慶是人世間最大的陰謀家,就是拉出去槍斃100回也不足以平民憤嗎!

其他一些人,包括王國棟、王國梁、王國霞等人在提拔上似乎是沾了他的光,可你根本查不出什麼,因為對這些人的提拔重用都是組織上的集體決定。對於自己的一雙兒女王聰聰和王明明,即使他真的出了事,也更影響不到他們。王聰聰只是山陰市中心醫院的一名副院長,而王明明始終在部隊工作,他們成長完全靠的是他們自己。王國慶的愛婿吳天然的仕途之路,雖然是他精心設計出來的,但吳天然和他並不是一路人。吳天然的能力和親民那是公認的,他能有今天的成就,也是他自己打拚出來的。

想到這裡,王國慶感到很舒服。就是自己萬一倒了,他的王氏帝國還能繼續發展壯大,不會出現樹倒猢猻散的凄涼結局。也許,這正是他比其他一些高級領導幹部高明的地方。在家族的發展上,王國慶深感自己肩頭的責任重大。他對自己提出的一個起碼的要求就是:樹倒猢猻不能散。要決在於要營造出一片森林來,他這棵樹萬一倒下了,還有一些可支撐蒼天的大樹。

另外,自己的親屬沒有一個是做生意的,也就不可能有人打著他的旗號謀私利。

實事求是地講,王國慶也知道,省長一職將是他的最後一站了,省委書記雖近在咫尺,其實卻遠在天涯。

他當前的想法是,在省長這個位置上不能出事,只要能保住此職,對自己、對親人、對下屬都是一種巨大的、無形的支持。因此,作為一省之長,王國慶準備扎紮實實地干幾件實事,在k省的歷史上爭取也留下一點痕。

在金錢方面,他是再也不會主動、或暗示性地索賄了。他知道,逢年過節時下屬表示的意思,他這一生就花不完了。太多的錢,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沒有用的。

在女人方面,有一個阿雪就夠了。這個精品女人可是一個頂一萬個埃

在電話中聽到了阿雪有些幽怨的聲音,王國慶就向老婆孫梅香請了假。他要抽出時間好好地陪一陪阿雪,陪一陪心肝寶貝啊!

阿雪今年是28歲了,已經陪他王國慶8年了。8年不容易,可以打一場抗日戰爭了。至今阿雪仍沒有結婚,這也讓王國慶多多少少有一點愧意。他今天已經55歲了,這一生大概不可能給阿雪什麼名分了。他能做到的就是在金錢上滿足她,在前程上支持她。

王國慶在省城裡也有一處別墅,是一位大老闆的私郟這位大老闆在新州擁有好幾處別墅,這一處閑著也是閑著,他就暫時「借」給了王國慶使用。這處別墅,就連孫梅香也不知道。除了王國慶,大概也只有阿雪知道了。他們兩個人都拿有鑰匙。

王國慶一進到別墅的房間里,阿雪就撲上來摟住了他的脖子。什麼話也沒有說,先送上來了一個長長的熱吻。讓王國慶有些喘不過氣來。

王國慶錯開了嘴巴問:「寶貝,想不想哥哥啊?」

阿雪說:「想死我了,想死妹妹了。」

王國慶又問:「寶貝,你哪裡想哥哥啊?」

阿雪用頭抵住王國慶的胸膛說:「壞死了,你。還是省長哩,我看和流氓差不多1

王國慶說:「我就是流氓,我是一個老流氓。」

王國慶一邊說,一邊就把手伸進了阿雪的胸衣里。一胸部峰還是如此的飽滿、豐滿、彈動和誘人。

阿雪也不客氣地拉下了王國慶的褲子拉鏈,小小的玉手就搓動起來。

兩個人都閑著眼睛,一句話也不說。很快,他們就脫光了衣服,合二為一地聳動起來。

很長時間沒有這樣了,王國慶的臉憋得通紅。他咬牙閉氣,埋頭衝撞著。阿雪感到,現在的王國慶是雄風不減當年。她不由得輕輕呻吟起來。她的呻吟換來了王國慶更猛烈的衝擊。

終於,王國慶忍無可忍,一泄如注。他不由得長長地出了一口氣,低低地吼了一聲。

兩個人分開身,王國慶坐在床上點上了一根煙。舒服、輕鬆、美妙。阿雪斜靠在他的胸膛上,手裡端了一杯紅酒在眼前晃動著。

阿雪問:「哥哥,爽不爽?」

王國慶說:「爽1

阿雪又問:「哪兒爽?」

王國慶彈了彈下面的東西說:「除了這兒,全身都爽。」

阿雪呵呵地笑起來:「你呀,壞死了1

兩個人坐在床上,吃了一些點心,喝了一些紅酒。閑聊了一會兒,王國慶的下面又有了反應。

阿雪說:「當上了省長,就是不一樣啊1

王國慶也不回答,一把就把阿雪壓在身下。他要梅開二度了。

阿雪這些天也學了不少東西,她在王國慶的身下輕輕地說道:「梅花一弄斷人腸,梅花二弄費思量1

王國慶接著說:「還有,還有,梅花三弄風波起1

阿雪問:「梅花三弄,哥哥,你行嗎?」

王國慶說:「不看廣告看療效。」

到夜裡的時候,王國慶果然雄風不減,輕鬆地完成了「梅花三弄」的誓言。

阿雪連連說:「哥,你太偉大,太了不得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