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33章 彎道超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33章 彎道超越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34節第633章彎道超越

童言無忌,小山的話逗得一家人開心地笑了。

黑鐵膽覺得,岳父韓華華現在頗有一股阿q精神。不過細想想,每一個中國人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阿q精神。不過,韓華華如此為自己尋找精神上的解脫,那也是一件好事。

袁大姐私下裡對女兒韓冰說,閨女啊,今年是你爸和鐵膽的本命年,我一直不放心。為這,咱們還給他們穿上了經王天林大師開過光的紅褲頭,可怎麼就不管用呢?

韓冰笑了笑說,媽,礦難是一次偶然事故,上級總要給群眾一個交待。讓我老爸離職,也是一件沒辦法的事。不過,根據以往的經驗,我爸還是會被組織上重新啟用的。那個孟學農不是被免去北京市長后,停了幾年,不又出任了山西省省長嗎?媽,這是一次偶然事故,與紅褲頭無關。

袁大姐搖了搖頭說,關係可大著哩,肯定是哪裡出了叉子。

在客廳里,韓華華又拉著黑鐵膽陪他下象棋。

兩個人一邊下棋一邊閑聊著。

韓華華說,鐵膽啊,你放心,我想的開。這種事也無需辯解,因為我問心無愧。

黑鐵膽說,爸,我知道,在咱們k省,你的口碑很好。組織上對你個人也是有客觀評價的。這次偶然的事故,雖然暫時讓你賦閑,但很快就會被重新啟用的。孟學農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韓華華擺了擺手說,我與孟學農不同,我年齡已經大了。不過,用與不用也無所謂了。你已經是山陽市的紀委書記,韓冰也已經是青河縣的縣委書記,我很滿足了。其實,我就是省長,也沒有為你們個人的進步打過什麼招呼,你們倆都是靠個人奮鬥成長起來的。這一點,讓我很欣慰。

黑鐵膽給韓華華讓了一根煙說,爸,我的每一次進步都離不開你的關照。這一點,我心裡很清楚。

韓華華說,鐵膽啊,我受了處分,你和韓冰都不要有什麼思想包袱。我沒有違法亂紀,這次是因為出了事故被問責,我個人是清白的。因此,你們該說啥說啥,該幹啥幹啥。其實,就是我真的有什麼別的問題,你們也不要有什麼思想包袱。我是我,你們是你們。你們的進步都是自己干出來的,咱們都問心無愧。

黑鐵膽沒有想到韓華華會反過來為他們開心,黑鐵膽就覺得一個父親的偉大,一個黨的高級領導幹部的胸懷。

在吃飯的時候,黑鐵膽提出想讓韓華華兩口子到山陽去住一段,特別是到鳳凰山上去住一段,好好地休息一下,放鬆一陣。

韓冰也說,就是,鳳凰山風景絕佳,又是避暑勝地,爸媽,你們就過去玩玩嘛!

袁大姐也說好。

不過,韓華華卻擺了擺手說,過一陣,過一陣再說。

黑鐵膽就知道,韓華華雖然口口聲聲說沒事沒事,但其實他還是有思想顧慮的,他眼下還不想出門,更不想見人。

想到這裡,黑鐵膽就說,那行,先在新州歇一段也行。

黑鐵膽與韓冰他們在省城裡停了兩天,就又帶著孩子們回到了山陽。

自打青龍縣出了礦難后,黑鐵膽與韓冰就一直提心弔膽。現在終於有了一個結果,雖然這個結果是他們最不想看到的,但那顆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來了。

回到山陽后,黑鐵膽發現,有不少人看他的眼光就有些神神秘秘。也有人正在興高采烈地談話,一看到他過來了,對方立即噤了口。

黑鐵膽就故意裝作沒看見,黑鐵膽深知,中國人就愛在下面叨咕。有誰出了事,特別是大人物出了事,很多毫不相關的人就會聚在一起,眉飛色舞、添油加醋地渲染。

這種事,見怪不怪。

黑鐵膽自己不所謂,但韓冰有些受不了。

黑鐵膽就勸韓冰,冰冰啊,咱爸說的好,問心無愧、無需辯解。誰想嚼舌頭就讓他嚼好了。咱們要是沉不住氣,那些小人們反而會更興奮。

韓冰苦笑了一下說,蛋蛋啊,你說,咱爸怎麼會攤上這種破事呢?!

黑鐵膽說,純屬意外,絕對偶然。事情已經出來了,咱們還是從容面對吧。

韓冰仍是一臉的苦笑,這些人整天在你背後指指點點的,你就不煩?

黑鐵膽說,煩也沒有用,咱們還是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吧。

韓華華被免職后,讀了不少佛教上的書,比如《金剛經》了、《華嚴經》了、《六祖壇經》了等。不過,作為一名黨員,韓華華還堅持每天晚上7點必看《新聞連播》。另外,他雖然被免職了,但省部級的待遇還保留著,他每天還要翻看諸如《人民日報》、《k省日報》、《參考消息》、《半月談》等報刊。有時候,他還要做一些讀書筆記。

老伴袁大姐就笑他讀佛經是假斯文,說他從骨子裡講,還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官人。

韓華華聽罷並不惱怒,也沒有半點要辯解的意思。

因為袁大姐說的不錯,他韓華華當了幾十年的官,官文化、官思想已經深入到了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所謂的讀佛經,雖說不上是他在自命清高,但基本上是在打發時間了。

因為自打他被免職后,原來門庭若市的家裡已經變得門可羅麻雀了。想一想也可以理解,與他這個被問責免職的老家活來往,畢竟是一個敏感的問題。

這一天,西山縣縣長王國梁、組織部長李小爽和宣傳部長鬍小雲一道兒跑到鳳凰山上打獵去了。

在吃飯的時候,胡小雲笑著說,王縣長,韓華華倒了,怕是他黑鐵膽在仕途上也就這樣了。

李小爽說,黑鐵膽肯定會受到有形無形的影響。不過,這小子的能力我是知道的,韓華華的事對他雖然有影響,但絕對不會是致命的。

胡小雲說,一個堂堂的大省長,怎麼說倒就倒了呢!

王國梁說,問責,中央這幾年關於問責的力度很大。

胡小雲說,國慶書記這次榮升省長一職,也算是眾望所歸吧。

王國梁說,我大哥這個人你們也了解,他的水平,那在咱們整個k省,是不是?

李小爽想,王國慶這個人,城府極深,深不可測他就是省長一職在他的心目中也不會滿足的。他的目標是省委書記。

想到這裡,李小爽就說,省長算什麼,我覺得,國慶省長下一步就會是省委書記了。

王國梁笑笑說,小爽啊,這種話可不能隨後講的。

李小爽也笑了,那是,同著別人,我當然是不會亂說的。

韓華華倒台了,王國梁的心情好極了。

如果說他之前一直在黑鐵膽的跟前韜光養晦的話,那以後就大可不必了。因為他覺得,他與黑鐵膽之間的力量對比已經發生了逆轉。逆轉的時機來了,那不客氣,他王國梁就要彎道超越了。

你想,自己的大哥王國慶當上了省長,而黑鐵膽的老岳父韓華華卻倒了台,這一升一降來的太好了。以後,就可以讓黑鐵膽好好地領略一下他王國梁的手段了。

王國梁想,黑鐵膽如果識相,那就早一天離開西山,把縣委書記的寶座讓給他王國梁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