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39章 價值1萬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39章 價值1萬億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40節第639章價值1萬億

野牛嶺這個地方是黑鐵膽的老家,這個地方有鐵礦,黑鐵膽也知道。據《西山縣縣誌》記載,從清朝乾隆年間,就有人在此開採鐵礦。只是這裡原來開採的礦區鐵的品位低,經濟價值不大。時間長了,慢慢就被人們廢棄了。

汪東山此前曾專門請了一批地質專家來到野牛嶺,經過一番鑽探,專家分析說,如果礦洞再往深處打上50米左右,就能見到品位較高的鐵礦。經過估算,野牛嶺的鐵礦資源的經濟價值當在80個億左右。

按目前的開採技術,大概還能開採20年。

汪東山算了算,20年,80個億,每年4個億。除去各類成本,大概每年可獲得純利潤1個億。一年1個億,20年就是20個億。這生意,能幹。

當時只顧找鐵礦,汪東山和專家們都留意老礦洞那些灰色的、用腳一踩就碎的石料。

等汪東山的鐵礦開採上馬後,他發現有幾個福建人,就在他的礦區外面建了一個貨常這些人,也沒有見開什麼礦,去整天四下里在山坡上轉。

汪東山想,這些福建人大概是他的潛在商業對手吧。是不是看他在這裡有利可圖,他們眼紅了?

汪東山就派人去查看,一看下來,讓汪東山大吃一驚。

原來在福建人他們的貨場里,堆放了小山一樣的碎石。這些碎石,正是汪東山他們開礦時棄掉的那些灰色廢料。

據手下人講,福建人還在此公開購買。山裡的老百姓隨便拿上一塊饅頭般大小的石頭,就能換來5塊錢。

汪東山不禁好奇起來,這是什麼石頭,怎麼比鐵疙瘩還值錢?出於職業的敏感,他立即讓人搜集了一些看似純度較高的石塊兒,他就帶著這些石頭疙瘩連夜向省城趕去。

經檢測,專家告訴汪東山,他拿來的是極有經濟價值的鉬礦石。

專家也是朋友,他還給汪東山進行了一番講解。

專家說,這鉬可了不得。東山啊,如果你手裡要有這樣一個礦,你可就發大財了!因為整個三道嶺的鉬礦框算一下,其價值當在1萬億以上。

汪東山笑了笑說,你也知道,我最近這幾年走的是背運,幾乎就沒有掙到錢。照你這麼說,我得去開一個鉬礦了,好讓我這個汪東山能夠東山再起!1萬億就不想了,咱們要是能得個100億,那就算是燒高香了。

汪東山的礦山就位於野牛嶺村,不久,這裡的村支書王愛民就成了汪東山的好朋友。

王愛民給汪東山介紹說,白沙鎮有野牛嶺、青龍嶺和白虎嶺這三道嶺,下面都有礦,金、銀、銅、鐵都有,但這裡的礦都是雞窩礦,礦石的品位都不高。

胡長征的「風雲鋼鐵」原來在這裡也開了一個很深的礦口,想采一些好鐵,但最終也沒見弄出來啥好東西。

汪東山註冊1000萬元成立一個新公司——「東山礦業」,但他手裡沒有採礦證,因此,雖然他背後有市委書記王天恩在撐腰,但到底有些底氣不足。於是,他就花了100萬元從風雲鋼鐵手裡把野牛嶺的這個礦區給買了下來。

知道了鉬礦的事,汪東山就又跑到青龍嶺和白虎嶺看了看,他發現,那裡的山坡上也滿是暗褐綠色的石頭,隨便撿一塊握在手心,便看到內含晶瑩的金色閃光。汪東山現在知道了,這些就是老值錢的鉬了。他看到,在這兩處山坡上,有很多當地的老百姓都在撿拾這種石頭。因為,他們說,隨便拿一塊兒賣給那裡的福建人,就能換回一張5元的人民幣。

汪東山有些暈了,原來在這三道嶺上,到處都是閃閃的金子啊!他要發財了,他真的要發大財了!

在專家的建議下,汪東海馬又以開採鐵礦的名義花了兩百萬元,從西山縣政府手裡把青龍嶺與白虎嶺也圈進了他東山礦業的礦區之中。

這一次,汪東山找的是縣長王國梁。

王國梁的態度很明確,只要是來西山縣投資的客商他都歡迎。另外,當年王國慶是從汪大洋的手裡接過省委副書記的權杖的,多某種意義上說,汪大洋對王國慶還有知遇之恩。

因此,王國梁對汪東山的事是比較熱心的。同時,常務副市長杜天堂也一再給他打招呼,請他關照汪東山。

汪東山把野牛嶺、青龍嶺、白虎嶺這三道嶺的礦山核心區都圈起來后,立即召集了幾個工程師和技術員,商議如何儘快上馬開採加工鉬礦的事情。

汪東山是開礦出身的,上馬開採鉬礦的事不難。原有的破碎設備都可以用,現在只需購置一些配套的浮選設備就行了。

汪東山又投入了300萬元,開採加工鉬礦的戰役正式拉開序幕。效益是驚人的,短短一個月,汪東山就贏利1000多萬元。

如此以來,野牛嶺的人們眼紅了,白沙鎮的人們眼紅了,西山縣的人們也眼紅了。他媽的,這個汪東山,沒想到是來我們這裡撿錢的。原來,我們這些土生土長的本地人,整天睡在金山上,卻還在過著苦日子。

眼看著汪東山這些天掙錢跟玩的一樣,野牛嶺的支書王愛民的心裡也不是滋味了。鉬礦在自己的腳底下,錢卻被別人挖走,太不公平了。

王愛民就去鎮上找到了黨委書記白東風說:「白書記,你也看到了,現在開鉬礦掙錢的很。可是錢卻被外地人弄走了,咱們得想想辦法啊1

白東風捧著一個茶杯:「王支書,礦區主要就在你們野牛嶺的地頭上,你是怎麼想的?」

王愛民說:「我的想法很簡單,有錢大家賺。當初縣裡把這個地方划給他汪東山,是縣裡不知道礦區里還有鉬礦。那次買賣,我們縣裡是虧大發了。如果咱們不能改變,咱也要允許咱們白沙鎮、咱們西山縣的人們組織開礦。我的想法,凡是本地人,只要給鎮上交5萬塊錢,鎮里就可以給他劃一片地,讓他開礦。開礦之後,有了收益,照章納稅。我這個想法,一是為了咱們的老百姓,二是為了咱們鎮上的財政。」

白東風說:「愛民啊,說實在話,這幾天我也在想這個事。我們總不能眼看著金山沒錢花吧?你的想法很好。你自己有什麼打算?」

王愛民說:「白書記,如果鎮里支持,我願意帶頭第一個開礦。」

白東風說:「愛民啊,鎮里支持你!不過,你也知道,現在是市場經濟了,鎮政府也不能一口說了算。在開礦以前,你還要註冊成立一家公司。」

王愛民說:「成立公司沒問題,我自己本來就有一家長江漁業,現在,我去把它跑成一個集團,集團里再擴大一個礦山開採的業務。另外,我說的先給鎮里交錢的事,你看我該交多少合適?」

白東風說:「按你說的,就5萬吧。你是第一個,優惠。以後別人再來開礦,就不是這個數了。」

王愛民上前握著白東風的手說:「白書記,好,好,我這就去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