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42章 為錢瘋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42章 為錢瘋狂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43節第642章為錢瘋狂

不過,汪東山也說,這10個億隻是理論數字,實際的贏利可能會比這少一些。但如果只有他這一家企業獨自開採,利潤還是極為豐厚的。

對於像汪東山這樣一個民營企業,杜天堂可以接受的金額極限就是1千萬。你給他送1千萬,他敢拿。你真的要是給他送8000萬,他反而不敢要了。

杜天堂說:「咱們之間的事,好商量。汪書記原來對我幫助很大,有汪書記站著,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放心,我會全力支持你的。」

聽了杜天堂的話,汪東山的心裡就有了底。因為,杜天堂並沒有拒絕他關於分紅的提議。

當然了,一年10個億的贏利,他汪東山是說得有點過頭了。不過,他認為,不多說一點,恐怕難以打動杜天堂的心。

其實,杜天堂也是另有打算的。

杜天堂深知,西山縣三道嶺的鉬礦那可是一塊肥肉,是一隻超級大蛋糕,與其讓汪東山每年給他供奉一點讓他提心弔膽的紅利,不如讓他手下的天天集團自己干。

杜天堂就和張天彪商量了幾次,張天彪早就按捺不住了。

張天彪對杜天堂說,哥,我家就在白沙鎮,你的老家就在白虎嶺。眼下,白沙鎮的這三道嶺都成了金礦,野牛嶺和青龍嶺這兩道嶺讓別人開採也就算了,這白虎嶺可不行。這是你的家啊!

杜天堂說,這些天,白虎嶺的村支書白老虎也多次找過我,想讓咱們在暗中支持他開採在白虎嶺開採鉬礦。

張天彪說,咱們有自己的公司,啥也不如咱們自己干。白老虎如果有興趣,可以到咱們的集團里打工嘛。

杜天堂說,可以合作。

張天彪說,要幹得快,我聽說汪東山那小子,一天都掙100多萬啊!

杜天堂說,稍等一下,汪東山已經把三道嶺亂開亂採的事反映到市裡了。王天恩書記指示要去查一查,幫助汪東山換取一個良好的經營環境。咱們看看形勢再動手不遲。

張天彪說,好,好,姐夫啊,這個機會咱們可不能放過埃

杜天堂笑笑說,我心裡有數。

不久,市委、市政府督查室,帶領市國土局、礦管局、工商局、環保局的相關人員就開到了西山縣。聯合調查組對西山縣白沙鎮礦山亂采濫挖的現象進行了認真的調研,結論是,一窩蜂所上的100多家礦山開採企業,全部是違法開採。因為沒有一家具備開採資格,就是說,他們沒有一個人有開採證。另外,亂采濫挖的後果也極為嚴重。一是嚴重干擾了正常的經營秩序。一位工商局的幹部說,違法開採,對持有開採證的合法企業東山礦業來說,是一種致使的傷害。二是極大地破壞了礦產資源。礦管局的一位幹部說,100多家企業,爭相開挖品位較高的礦石,那些品位較底的鉬礦石,還有伴生的金、銀、銅、鉛鋅等礦石資源都被統統棄掉了,這是極大的浪費,也是極大的犯罪。三是毀壞了林木,造成了嚴重的水土流失。一個林業局的幹部說,現在的林木破壞情況,就是100年也恢復不過來。

問題非常嚴重,市委很生氣。市委、市政當即責令西山縣委、縣政府迅速行動,徹底根治這種混亂開採的局面。

其實,三道嶺上的這種亂象,縣委書記黑鐵膽已經知道了。

你想,他的老家就在野牛嶺,他能不知道?

不過,黑鐵膽對於汪東山在汪大洋、王天恩和杜天堂等一干人的干預下,在西山縣註冊成立礦山公司,又以極低的價格圈走三道嶺礦山的行為很不滿。因此,他對於眼下三道嶺鉬礦的開採情況也就沒有多問。

現在,既然市裡發話了,黑鐵膽就和縣長王國梁商量了一下,把白沙鎮黨委書記白東風叫到縣委,根據市委的指示精神,西山縣必須要表現出一種積極整治的態度。

他們研究的意見是,首先要成立一個礦山整治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由縣委副書記,也是工業領導小組的組長葉知秋擔任。整治小組成立以後,第一道命令就是這100多家礦山企業全部暫停生產。理由是治理整頓,什麼時候可以開業,等待縣裡的正式通知。

這道命令一下,整個礦山就像是炸了鍋。礦主們紛紛找到白沙鎮政府,他們找白東風討說法。這100多企業,最少的交給鎮政府5萬元,最多的則交了10萬元的保證金。怎麼說停就停了,可知道,按目前的市場行情,停一天就是巨大的損失。

白東風說:「你們的心情我完全理解,要知道,我是站在你們這一邊的。我何嘗不想讓你們儘快恢復生產。知是,這是縣裡的決定。縣裡這樣做,又是市裡的意見。」

白東風還暗示說,這次行動,是汪東山在市裡找了關係,整治行動就是為汪東山爭利益的。

這些礦主們就在私下議論,說他汪東山不讓咱們好過,咱們也不能讓他過好。

野牛嶺的支書王愛民就說:「這個事好辦,他汪東山不是有採礦證嘛,他可以採礦。但他的礦石往外運,總得經過咱們的地盤吧!這還不好辦?」

於是乎,100多家小型企業是暫時停產了,但汪東山的礦區周邊的路也全被當地村民給斷了。汪東山的企業就沒有辦法正常生產了。

汪東山找村裡、鄉里協調,人家給出的理由是,斷路只是暫時的,無非是村民們為了修水渠、修路,還有那些被整治的企業為了恢復被破壞山體的植被所採取的臨時措施。

但時間一托再托,汪東山的路還是沒有通。

正在汪東山和王愛民他們雙方互不相讓的時候,一件更讓縣裡頭痛的事情出現了。

風雲鋼鐵的工人們集體到縣委來上訪了。

他們的理由是,風雲集團以100萬的價格把野牛嶺礦山轉讓給汪東山太不合理,經專家認定,單單是那個採礦證的價值就在1000萬以上。在他們公司的野牛嶺礦山上發現了大量的鉬礦資源,其價值更是無法估量。

工人們還說,當時轉讓的時候,並沒有召開職工代表大會。因此,那次轉讓是不合法的。風雲鋼鐵即使要出讓野牛嶺礦山,那也應當重新公開招標轉讓。有人說,轉讓個啥,按現在的市場行情,咱們自己干,閉著眼睛都能賺錢。

風雲集團的董事長鬍長征和總經理胡風雲這些天都很窩火,是啊,100萬元把野牛嶺礦山出讓給了汪東山,他們是上了大當。

風雲集團旗下的這個風雲鋼鐵的老底子就是西山鋼鐵,當初還是一家國有企業。工人們那是相當團結的。在胡風雲的運作下,公司里有一個姓馬老師傅,前幾年已經患上了肝癌,很多人都以為他已經死了。沒想到,在這次上訪風潮中,老馬竟柱著拐杖走在了前列。

大家看到這位走路一搖三晃的馬師傅,無一人敢攔他。都把在一推一讓之間,老馬再斷了氣。

老馬雖然有氣無力,但大腦卻清醒得很。他面見書記、縣長時,說得頭頭是道、句句在理。都是同著汪東山,在老馬的追問下,汪東山也是無言以對。

工人們就說:「馬師傅,如果這次咱們能夠勝利,就推舉你為新廠長。」

在老馬的指點下,一部分工人還跑到汪東山的野牛嶺礦區,強行阻攔他們繼續開工。說這地方是原來是西山鋼鐵的,現在是風雲集團的,工人們不認識他汪東山是哪個山上的鳥!

汪東山的工人和風雲鋼鐵的工人互相對罵,差一點兒就要發生械鬥了!

汪東山聽說了老馬的事情,不由得大為感慨,一個癌症晚期的人居然跑到了鬥爭的第一線。他媽的,這還不都是錢這王八蛋給鬧騰的?這可真應了那句老話,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一句話,人是可以為錢瘋狂的。至於為愛痴狂的事,大概只能出現在歌詞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