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43章 黑鐵膽受賄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43章 黑鐵膽受賄了?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44節第643章黑鐵膽受賄了?

眼下的情況,政府也覺得風雲鋼鐵的工人們說得有理。

就是縣長王國梁也覺得有了一種被愚弄的感覺。

他王國梁是聽了常務副市長杜天堂的意見,很快就把三道嶺礦山以300萬元的價格轉讓給了汪東山。誰能想到,原來這個汪東山早就對礦山的情況摸得賊清。奸商啊,奸商!

但縣委書記黑鐵膽考慮,他們縣委、縣政府不能主動去找汪東山協商,因為當初畢竟是縣裡同意以300萬元轉讓的。他們只能等汪東山找上門來,然後再坐下來商議。

果然,沒多久,汪東山就來找黑鐵膽了。他不找不行啊,現在的情況是,不僅是路斷了,而且礦山還根本不能生產。如果要強行開工,非要發生嚴重的流血事件不可。

汪東山來了,黑鐵膽就讓副書記葉知秋和他談。

葉知秋就根據黑鐵膽事前給他說的意見對汪東山說,汪總,你看現在的情況相當緊張,我們雖然讓那些沒有採礦證的企業全部關停了,但矛盾卻更加激化。

你也看到了,那些風雲集團的老工人們也起來了。他們提出的意見和建議,我個人認為還是有一定道辣初縣裡對你的項目非常支持,在第一時間就給你辦了所有的手續。但現在回過頭來想一想,有些地方還真的不符合法律的程序。

汪總啊,你看這樣行不行,咱們就來一次公開的招標,當然,這只是形式,但這一步有必要走。因為只有這樣,那些上訪的工人才無話可說。你放心,公開的招標,縣裡是支持你的。

退一萬步說,假如你沒有中標,縣裡會賠償你的一切損失。當然了,我想,這種情況是不可能出現的。

汪東山說,葉書記,我知道,為我的事,縣裡沒少費心。作為我個人,非常感激!關於公開招標的事,我也同意。不過,我有個小小的建議!

葉知秋說:「好,你說,你說1

汪東山說:「既然是公開招標,就得有個門檻問題。我想,像三道嶺礦區這樣的大項目,沒有一定實力的企業,是不能讓他們隨便來投標的。」

葉知秋說:「汪總,你說的好。我們想到一塊了,你看註冊資本設定為5000萬元以上如何?」

汪東山想了想,覺得有些偏高。因為他的公司的註冊資金只有3000萬,如果按這個標準,他還要追加投資2000萬。他現在手裡的流資都被設備占著了,已經拿不出這麼多錢了。

汪東山就說:「葉書記,我看有個3000萬的門檻就差不多了1

葉知秋說:「汪總,按你說的,就3000萬。咱們這次招標,就把3000萬註冊資金以下的企業攔在門外。汪總啊,這次公開招標的事,你是第一個知道的。回去后,好好準備,我相信,到時候中標的還是你。」

對於野牛嶺附近的村民們來說,他們都盼望著礦山企業儘快開工。因為山上那些裸露的鉬礦石頭已經被人們撿光拾盡了。現在要想弄石頭,必須要採挖。

這些天來,雖然汪東山和那100多家無證企業都沒有生產,倒是那個福建人的貨場里人聲鼎沸。因為他們不屬於採礦企業,他們只是在這裡收購礦石的,因此他們不在整治之列。人們就把從山上拾來的石頭和偷偷采來的礦石,統統賣給了他們。也不知道他們把這些東西銷往了哪裡,反正是一卡車一卡車地往外運。他們出山的路,暢通無阻。因為現在,在村民們的眼裡,福建人才是他們最可愛的人。

聽說西山縣要公開招標了,張天彪以「天天集團」名義也報了名。他這次是自信滿滿,一是他的實力最大,二是他有姐杜天堂在暗地裡支持。當然了,胡長征的剛去集團也報了名。胡長征的信心也很足,是啊,他是港資企業,本身就有風雲鋼鐵這個礦山企業,因此,他覺得他要比張天彪更有優勢。要知道,張天彪他們的天天集團還沒有進軍過礦山啊!

不過,汪東山的信心卻比他們倆還要大。一是他是現在礦山的暫時擁有者,他有優先權。二是他有市委書記王天恩的全力支持。

但招標的結果卻大大出乎人們的意料,張天彪沒有中標,胡長征沒有中標,汪東山也沒有中標。誰也沒有想到,中標的竟是福建人司馬長風。司馬長風成了這次西山縣公開招標中殺出來的最大一匹黑馬。

原來,就在江東山的三道嶺礦區腳下收購礦石的福建人,就是司馬長風的手下。對於鳳凰山三道嶺的鉬礦儲量,司馬長風比汪東山更清楚。

有人傳言,司馬長風是一個干大事的人。就在汪東山和風雲鋼鐵的工人們對峙的時候,司馬長風就拉了一皮卡車現金來到了西山,據傳有幾千萬,一夜之間將這些現金送給了西山以縣委書記黑鐵膽為首的地方主要官員。

不過也有人說,司馬長風是不用給黑鐵膽送禮的,因為他們倆那可是把兄弟。

但仍然有不少人相信,黑鐵膽這一次一定是受賄了。不然的話,三道嶺這塊肥肉怎麼能掉到司馬長風的口中?

黑鐵膽自然也聽到了這些傳言,他只能淡淡地一笑了之。

這種事你是不能站出來解釋的,越解釋人們越感興趣,越覺得你是真的受了賄。用西山的話講,那是叫越描越黑。

不過話又說回來,黑鐵膽是支持司馬長風中標的。原因並不複雜,雖然他與司馬長風是結拜兄弟,是有老感情在的,但黑鐵膽更看得的是司馬長風依法納稅的品質。這幾年,長風鈣業可沒少給西山縣納稅。

張天彪也是黑鐵膽的結拜兄弟,並且從私人感情上講,黑鐵膽與他更近。但說實在話,張天彪的天天旅遊這些年並沒有給西山地方政府交過多少稅。這裡面雖然也有旅遊產業一次投資長期收益、甚至是前期回收成本較慢的因素,但張天彪、杜天堂和王天虎這幫人,那本身就是偷稅、漏稅的活典型。

因此,黑鐵膽更支持司馬長風中標。

對於胡長征這個曾經的老同學,因為黑鐵膽看不上他的人品,因此,黑鐵膽也不願把這塊肥肉讓胡長征給叨了去。

如此以來,在黑鐵膽的支持下,司馬長風的優勢就顯現出來了。

司馬長風也想給黑鐵膽表示100萬,但被黑鐵膽罵了一通。最後,司馬長風就送給了黑鐵膽一根重達半斤多的老山參。這棵長白山野生的老山參,黑鐵膽最後是收下了。

如此看來,你說黑鐵膽是受賄了,也算有點影子。

在這次招標會上,趁張天彪和汪東山等人還沒有充分思想準備,甚至有些盲目自信的時候,司馬長風一舉中標。

西山縣政府以5000萬元將西山縣價值不知多少的鳳凰山三道嶺鉬礦出賣給了司馬長風。司馬長風為此新成立的公司名為「長風鉬業」。

人們之所以相信司馬長風的一車皮卡,幾千萬元,一夜之間就全部送給了西山縣的地方大員們,是有原因的。

他們認為,最有希望中標的是張天彪和杜天堂的天天集團,以及汪東山和王天恩的汪王組合,因為這兩對組合在市裡都有後台。另他們兩個組合,誰中標,都不意外。只有這個司馬長風中標,實在是太意外了。

不過,社會上有一種會議是,正因為張天彪和汪東山之間斗的太過厲害,最終是鷸蚌相爭、漁人得利。

聽到這個結果后,王天恩和杜天堂都大感意外。

黑鐵膽當然在第一時間就向他們兩個一一做了彙報。他首先是檢討自己的工作沒有做細,致使張天彪、汪東山沒能中標。話語之間,他也暗示出了正因為張與汪之間爭的太凶,反而讓司馬長風得了便宜。

黑鐵膽還解釋說:「這次招標是公開、公正的,另外,在招標前,張天彪和汪東山他們都接到了通知,並做了相應的準備工作。但投票的結果卻是司馬長風佔了上風。」

黑鐵膽還說,這一次是當場公布結果的,還有公證人員在場,有風雲鋼鐵集團的職工代表在場,結果出來了,他一個縣委書記也毫無辦法。不過,黑鐵膽又表示,只要汪東山和張天彪願意在西山縣投資開發鉬礦,就想辦法給他們各自找一塊地。

但人們都知道,真正富含鉬礦資源的地方,就在那這三道嶺上。想在別的地方再找出一片地,容易嗎!

王天恩和杜天堂兩個人雖然都沒有當面說黑鐵膽什麼,但兩個人的臉色都很不好看。

胡長征和胡風雲的風雲集團這一次當然也積極投標,但他們也沒有料到會敗於司馬長風之手。

胡長征就對胡風雲說,咱們不管是誰中了標,反正他們在咱們野牛嶺原來的礦山上,那就是不行。

胡衙內說,大哥放心,野牛嶺這個礦山,永遠屬於風雲鋼鐵。

因為汪東山投標失敗,只得無奈地退出了三道嶺礦區。

司馬長風果然行動迅速,他的人馬和設備很快就到位了。當然,其中的一個原因在於,他的很多人馬本身就在西山縣。我們也知道,當初是黑鐵膽親自南下,以情招商,才把司馬長風這個「中國鈣王」引到了西山縣。司馬長風的「長風鈣業」在西山縣很快就成為納稅大戶,是黑鐵膽一直就極為關注的十八羅漢之一。

為了緊抓市場價位的高點,也為了搞一個開門紅,長風鉬業在白虎嶺礦區實施了15000噸/日露采工程的首期爆破。這次史無前例的爆破炸藥用量達10節火車車皮,將一座高達六百多米的山樑頃刻間夷為平川。

雖然王天恩和杜天堂等人對西山縣的這次招標活動意見很大,但他們的意見都是不能擺到桌面上的個人想法。而長風鉬業的15000噸/日開採加工項目不僅是西山縣的大項目,也是山陽市的大項目,王天恩和杜天堂等人還來到了司馬長風開工典禮的現常並且他們兩個也必須面面帶微笑,上前和司馬長風握手。

王天恩想,領導就要有領導的胸懷。

杜天堂想,司馬長風你小子行啊,你的第一炮居然在我的老家白虎嶺上放上了。好,好,你等住,要不了多久,你就會哭著離開白虎嶺。

在這次形式典禮上,青龍嶺村的支書王愛國找到縣長王國梁說,王縣長,別的咱不說,但你老家青龍嶺的鉬礦可不能讓外人來開採埃這可是老祖宗留給咱青龍嶺的財富啊!

王國梁就在私下囑託王愛國,不管以什麼方式,拖延、阻撓司馬長風他們入駐青龍嶺。至於後邊的事,他王國梁來想辦法。

對了,王愛國是野牛嶺村支書王愛民的親哥哥。

眼下,這老哥倆也都是三道嶺上的紅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