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44章 馬王爺三隻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44章 馬王爺三隻眼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45節第644章馬王爺三隻眼

因為司馬長風要天南海北地跑,在山陽這個地方的業務,他就交給了自己的兩個堂弟,司馬長英和司馬長雄來打理。司馬長英是長風鈣業的總經理,司馬長雄則是長風鉬業的總經理。

從長風鉬業開業的半年裡,長風集團在這一塊兒的投資達到了15個億。當然,回報也是驚人的。半年下來,他們就獲利8個億。長風鉬業也成了西山縣的第一納稅大戶,半年納稅1.5億。

因為在三道嶺礦區,還有100多家無證的小型企業,根據原來的整治精神,他們不準再開工。這些大小老闆的意見很大,為了搞好平衡,縣裡又出台了一個政策。這些企業如果單獨或合資達到投資5000萬元的規模,縣裡就允許他們生產。但還有一個條件,他們這些企業必須掛靠在長風鉬業的名下。換句說話,他們雖然可以單獨核算,但對外卻是長風鉬業的一部分。他們每年還必須給長風鉬業交納稅前百分之五的利潤。

這些老闆們雖然意見很大,可為了自己的生存,只好幾家、十幾家地聯合起來,最後,100多家企業整合為8家。這8家企業,就變成了長風鉬業的8個分廠。長風鉬業指定這8家企業,全部從野牛嶺礦區搬了出去,分別在青龍嶺和白虎嶺給他們劃出一定的範圍。那兩道嶺的鉬礦品位遠不如野牛嶺這麼高,儲量也遠沒有野牛嶺的這麼大。

野牛嶺的支書王愛民就望山興嘆道:「自家門前的礦自己不能開,這是什麼世道?」

如今,由他最先成立的「長江礦業」也成了長風鉬業的8個分廠之一。老王以後也要按時給司馬長風交錢了,他的心裡很不是滋味。

因為時常發生有村民來偷盜礦石的情況,司馬長風就把原先他東陽縣認識的十八子請了過來。十八子是東陽縣的黑社會頭子,十八子的原名叫李鐵鎖,不過,這個名字已經很常時間沒人叫了。

司馬長風在東陽縣發展的時候,十八子他們常到礦上來鬧事。沒想到,時間長了,他們竟成了朋友。這世上真的是沒有永裕也沒有永遠的朋友。說白了,一切都是一個利字。

受司馬長風的邀請,十八子就自己親自帶著二子和三子等人來到了西山縣。針對當地盜竊嚴重的現象,十八子就為長風鉬業成立了一個護礦隊,護礦隊一共有40多個人,統一著保安制服。他們佩有鐵棍、砍刀、手銬、電警棒等武器,一天三班倒進行巡邏。

他們剛到的時候,一些村民並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照樣有人來偷礦石,為了給護礦隊樹立威信,對於第一批捉著的幾名偷礦石的村民,二子和三子指使手下對他們進行了嚴酷的拷打,直打得這幾個村民哭爹叫娘、皮開肉綻。其中有一個人還被打斷了腿。這一個,村民們是又恨又怕,他們再也不敢明目張地進行偷竊了。村民們大多不懂法,他們認為自己是偷東西被打的,雖然被打成傷殘,也不敢到派出所去報案。

但生活在底層的人們仍在進行著他們的淘金活動。一開始的時候,他們通常拿一個小小的鐵鎚,攀援於露天礦坑之間,在一片堆滿了暗褐色、晶瑩閃爍著銀光的石頭堆中,熟練地將附著在岩石上的精礦敲擊下來,用編織袋或者人力車搬運回家。在鉬價最高點的時候,拾荒者們手中隨處可見的一塊饅頭大的鉬精礦,拿去賣給選礦廠,就能換回一張百元大鈔。

當然的些人是不滿足於敲打石塊的,他們當中有些人就會千方百計地進入礦區,通過廢棄、封停的洞口進入露天採礦區盜竊鉬礦石。在三道溝礦區的排渣場,川流不息的巨大礦石自卸車向山下排渣,成千上萬斤的礦石傾巢而下,巨大的轟鳴聲響徹不絕。即使面臨隨時可能被飛石擊中的危險,在長風集團的野牛嶺排渣場,最多的時候每天也有數百名撿拾礦石的農民。雖然常有不幸者被巨石擊中不治身亡,但那些得以逃脫的人們則幸運地速成為百萬富翁。

最富於傳奇色彩的就是野牛嶺一個外號叫楊百老的村民,原本就是一個撿破爛的,今年已經50出頭了,他硬是憑著每天在野牛嶺撿拾精鉬礦石,果真變成了百萬富翁。從此人們改稱他為楊百萬。

楊百萬打了半輩子光棍,現在竟然在53歲的年紀上娶了一個黃花閨女。

村支書王愛民就開楊百萬的玩笑:「老楊頭,你這把年紀了,還能行?」

楊百萬也笑道:「王支書,我行不行,你得回去問你老婆。」

老王說:「好你個鬼孫,你要看好了你的小媳婦,哪一天我非弄了她不可1

楊百萬說:「你敢動她一根汗毛,我就閹了你個王八蛋1

敢和老王對著開玩笑,並說出狠話,這在老楊頭的楊百老時代是萬萬不敢的。這還是多虧了腰包里有錢啊!小平同志說得好啊,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楊百老變成了楊百萬,他說話就格外有膽氣。村支書記算個球毛,他又不給自己發一分錢。你掙你的錢,我掙我的錢。想在我面前耍威風,門兒都沒有!

原先的時候,楊百萬是抽旱煙袋的。如今,旱煙袋已經被他扔給村子里的那個傻子胡二。他現在也抽上了硬盒紅塔山,腰裡還掛著一部功能齊全的智能手機。雖然,他連個信息也不會發。

上次競標失敗后,汪東山和張天彪的心裡是同樣的難受。汪東山是覺得自己以前的工作白費了,忙上忙下,到頭來弄了一個竹籃打水一場空。張天彪是覺得自己的面子過不去,山陽誰不知道,他張天彪的賓士越野的車牌號可是88888啊!

他的88888走在路上,就是市委書記的00001也得刮目相看。當然了,市委書記王天恩也和他張天彪很熟。

我們都知道,各地都有類似的兩個車牌號。

按照慣例,88888一般被當地的富豪或黑社會老大所擁有。獲得的途徑是通過拍賣或強奪。00001,是花多少錢也買不來的,因為這個車號都是當地最高首長的專用車牌號。

按照慣例,且不說兩輛車的主人是何等的風光,就是兩輛車的司機都是十二分的牛。車在路上,只有別人給他們讓道的道理,哪有他們給別人方便的時候。

假若,88888突然在路上迎頭碰上了00001,結果會是怎樣呢?

一是88888與00001頂牛。兩車互不相讓。這在邏輯上成立,但在現實生活中,這種情況決不會出現。

二是88888遠遠看到00001後會悄悄拐進另一條路。不與00001碰面。

三是88888會主動減速,並讓出主道,禮讓00001先行。

四是88888會在主動減速后將車停下,老大下車面帶微笑目送00001遠去。

五是88888減速后,00001也會減速,兩位老大均下車,握手、互拍肩膀。

……

但這些都是假設。因為88888與00001出行時,都伴有豪華車隊,二者沒有單獨碰面的機會。如果二人關係鐵,需要單獨見面,也決不會乘坐88888與00001,因為他們有的是車,而這兩輛車又太扎眼。

說實在話,吳天彪的88888和左浩天的00001幾乎就沒有在路上碰過面。

就在長風鉬業紅紅火火的時候,張天彪和汪東山走到了一起。他們決定聯起手來,給司馬長風以沉重的一擊。

張天彪說:「他媽的,這個司馬長風就算是一頭老虎吧,可三道嶺就是一重天,老虎吃天,他有這本事嗎?」

汪東山說:「就是,不給他們一點厲害瞧瞧,還真的忘了馬王爺三隻眼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