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45章 三分天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45章 三分天下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46節第645章三分天下

根據西山縣縣長王國梁與市常務副市長杜天堂等人的協商意見,準備拋開黑鐵膽,把三道嶺的礦山一分為三。

司馬長風呢,只能限定在野牛嶺。這個地方雖然鉬礦的品位最高,但這個地方是黑鐵膽的老家,而司馬長風又在投拍中勝出,這塊肥肉也只能讓給他了。幾個人分析了一番,司馬長風雖然是黑鐵膽的把兄弟,但司馬長風的後台也僅限於縣裡。

汪東山與張天彪的天天集團聯手,新組建一個天天鉬業,汪東山任天天鉬業的總經理。天天鉬業進駐的地點是杜天堂的老家白虎嶺。汪東山再次進駐白虎嶺,對市委書記王天恩和原省委副書記汪大洋,都是一種積極的交待。幾個人又分析了一番,覺得,天天鉬業的後台在市裡,顯然要勝過長風鉬業。

王國梁則支持胡長征的風雲集團新成立一個風雲鉬業,風雲鉬業進駐的地點就是王國梁的老家青龍嶺。這個公司,因為有王國棟和王國梁兄弟的支持,再加上省里王國慶省長的力量,可以說,剛去鉬業的背景那就是盛市、縣通吃了。

一幫人定下了三分天下的戰略后,就分頭實施開了。

張天彪就指使左耳幫的刀子帶上一些人,秘密來到西山縣三道嶺。通過一家一家做工作,那8家掛靠在長風鉬業下面的公司,打成共識,比此以後不再給長風鉬業進貢。

因為張天彪同樣是財大氣粗,而在山陽、在k省更有著司馬長風無可比擬的靠山。張天彪,王愛民是認識的。因此,這8家企業的老闆以王愛民為首,全部願意投靠在虛擬的張天彪公司的名下。

刀子對他們說,從此由張天彪給他們罩著,他們就只管加班加點地生產。而張天彪卻不收他們一分錢,為什麼?只為一口氣!一個福建人,為什麼在他們山陽的地盤上胡作非為?老闆張天彪是看不過去,咽不下這口氣。

刀子還說,只要是有良心的山陽人,都不會對司馬長風在這裡的蠻橫無理坐視不管!

王愛民就說:「就是,我們在自己的門前下力,為什麼要給他一個福建人交錢?」

為了確保已經取得的成績,張天彪還讓刀子留下了一個江天王,江天王就帶著他手下的兩位金剛和四位羅漢,帶著羅漢下面的16位地煞星長駐在三道嶺了。他們這23人,其實就是4個戰鬥小組。因為我們已經知道了左耳幫的組成,每位羅漢與手下的4個地煞星這樣5個人就是一個戰鬥小組。

左耳幫中的18羅漢,就相當於18個小組長。整個左耳幫一共就有18個戰鬥小組,計90人。也就是說,108人的左耳幫,真正戰鬥在一線的就是這90個人。剩下的那18個人,就算是坐機關的白領了。

不要小瞧了左耳幫留在三道嶺的這4個戰鬥小組,他們的殺傷力,我們在他們的成長曆程已經有所了解。

目前,這4個戰鬥小組也充當起了青龍嶺和白虎嶺那8家企業的保安。因為,自從長風鉬業的護礦隊成立以來,那些淘金者們就不敢輕易到野牛嶺那裡下手了。這些人,自然就轉移到了另外這兩條嶺上。

當然了,左耳幫這個護礦隊的主要目的並不在於護礦,他們在這裡是要支持這8家企業與長風鉬業對抗的。如果矛盾激化,他們就會挺身而出的。在某種程度上,他們還期待著這一天早些到來。

這一年的年底到了,按照原來的約定,王愛民他們那8家企業應該來找長風鉬業算帳並交款的。可是司馬長雄左等右等,不見一家企業老闆過來。他一一給他們打電話,這些人不是不接,就是推託說今年的生意虧本了,沒法算帳了。

這幫混蛋,看你們每天採礦那個瘋狂勁兒,還能虧本。別人不知道,我們長風鉬業還能不知道?我們這6個月的贏利就達到了8個億,光稅就交了1.5億,你們能虧本?你們這8家企業,贏利多的應當突破億元大關,賺錢少的也應當突破千萬元大關。讓你們自由自在地采了半年礦,一個個都他媽的發了,現在倒來哭窮了,什麼玩意#司馬長雄當然不幹,他就讓二子和三子帶隊,一家一家去催賬。如果哪一家實在賴著不給,就斷他們的電,拉他們的礦石。還不交錢,就給他們點厲害瞧瞧,打斷他們的狗腿!

因為王愛民是野牛嶺村的村支書,屬於地頭蛇。二子和三子他們就決定先來找他。只要王愛民的事解決了,另外7家掛靠企業的麻煩就可迎刃而解。這叫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見到王愛民,二子他們還有些顧忌,畢竟是在人家野牛嶺的地盤上。

二子說:「王支書,我們今天來找你,是想商量一下掛靠款的事情。你也知道,今年已經過去了。」

王愛民呵呵一笑說:「老弟啊,你看看,我這個廠子可比不得長風鉬業。我的設備不行,礦石的品位也不行,忙乎了半年,一算帳,我自己就嚇了一跳。我這個廠子雖然沒有虧本,但也沒有賺利,僅僅是圓扯圓。根據約定,我們應當從贏利部分中給長風鉬業交錢,可是我沒有贏利,你讓我拿什麼交?」

二子也笑了:「王支書,你是場面上的人,我想,總不會為了這一點點蠅頭小利就壞了自己的名聲吧!你我都很清楚,今年的鉬礦形勢是啥樣,哪一家不是賺得流油?你看看,你這個廠子,整天熱為朝天地開工,能沒有贏利?王支書,不要說笑話了1

王愛民說:「老弟,我可不是說笑。我手裡真的沒有錢,如果想來收帳,就讓司馬長雄來。」

二子一聽王愛民的話,心裡不悅,這分明是沒把他二子放在眼裡嘛!

二子就冷笑一聲說:「王支書,咱們可是有合同的。你看看,這是不是你的簽名和手印?」

二子拿出的是一份當初王愛民與長風鉬業所簽訂的合同,老王只是瞄了一眼就說:「沒錯,是我簽的字,也是我按的指頭櫻百分之五的贏利交給長風,我知道。剛才我已經說了,我們廠今年沒有贏利。到明年再看了,今年是不行了。」

二子說:「王支書,你不要讓我們太難做。我們也是吃人飯,受人管。你今天如果不結算,那我們也沒有辦法。辦好停了你的電,拉你的礦石了1

王愛民雙眼一瞪說:「你說什麼?要斷我的電、拉我的貨?好你個鬼孫,你試試1

二子他們今天是有備而來,他擺了擺手,就有一幫人拿著傢伙走了出去。

很快一個村民就跑進來說:「王支書,不好了,一幫保安斷了咱的電1

老王鐵青著臉說:「要你們是幹啥的?在咱自己家的地盤上,你們怕啥,給咱們的人說,打1

屋裡的人就聽見了外面傳來了乒乒乓乓的鐵器相撞的聲音,接著就是一聲一聲的慘叫。有人怕老王吃虧,就有不少村民也拿著鋼杴、鎚子等傢伙擁到了廠長辦公室。

老王說:「二子,你在我們野牛嶺的地面上撒野,我今天叫你們有來無回!小孫,你回咱們村裡去叫人。就說他媽的福建人要打咱們野牛嶺的人了,讓他們帶上傢伙都過來1

小孫應了一聲,就往村裡跑去。

二子說:「老王啊老王,今天的打鬥可是你先開的頭。」

王愛民說:「你不斷我的電,我能打?」

二子說:「你不賴我們的帳,我能斷電?」

門外的慘叫聲更多、也更大了,屋裡的人都紛紛走了出來。

王愛民一看,有些傻眼。因為他的廠子里的人雖然比對方多,但村民們平常哪裡同人打過架,二子的人就不同了,他們就是干這個的。雙方開打的時間不長,形勢就呈現一邊倒。野牛嶺的人一個接一個地被打倒在地上。

看情況不妙,王愛民就想溜。好漢不吃眼前虧啊!

二子說:「王支書,怎麼,想跑?弟兄們,你們看看合同上的手印是他的哪個指頭按的,給我剁下來,咱好回去交差1

幾個二子的手下就撲了上來,廠子里的人一看,保安們要來打老王,就有一些尚未倒下的村民涌了上來,他們想保護老王。但他們這幫村民,也被二子的人,三下五去二地撂翻在地上。

野牛嶺村裡的現在還沒有趕到,但他們已經可以從山上看到,一群人已經呼喊著往這裡趕了。

二子就說:「弟兄們,速戰速決,把他的指頭弄下來1

老王哪裡想得到,這些人竟然無法無天,真的要來砍他的指頭。他就對二子說:「老弟,咱們的事情好商量,你容我想想辦法1

二子說:「你早說不就完了,我們在公司等你。」

二子的人臨走的時候,還有幾個人上來紛紛給踢了老王幾腳。老王捂著肚子蹲在了地上,蠟黃的臉上就滾下了汗珠子。

這場械鬥,江天王的左耳幫一開始就看到了。江天王就給刀子打電話,問要不要動手幫忙。刀子就徵求張天彪的意見,張天彪說,先不慌,等他們的矛盾徹底激化后,咱們再上。因此,左耳幫的人看到械鬥發生時,他們就往另一個山頭去巡邏了。

等村裡的大批人馬趕到時,二子的人早就轍回了野牛嶺。有些新趕到的村民,一看自己的親人倒在了血泊里,眼睛就紅了。

他們紛紛對老王說:「王支書,你可要給我們作主。在咱們的地盤上,打咱們的人,說出去咱們就丟人。」

王愛民捂著肚子強忍著疼痛說:「老鄉們,不趕走這幫福建佬,我王愛民誓不為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