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46章 王天恩生氣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46章 王天恩生氣了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47節第646章王天恩生氣了

村民們紛紛說,王支書,走啊,到野牛嶺找他們鬼孫算帳去,他媽的,打不死這幫兔孫們!

王愛民說:「今天就算了,先把受傷人的送到醫院去。等安頓好后,再去報仇不遲1

有個頭被打爛的村民問:「張天彪江天王他們人呢,他們不是來保護咱們的嗎?」

王愛民一想,就是啊,怎麼沒看到他們一個人影呢?這些混蛋難道也是一幫欺軟怕硬的主?聽說他們可是赫赫有名的左耳幫啊?難道是一群軟蛋、廢物?

等一切都安頓好了,王愛民這才見著江天王的面。

江天王連忙上前道歉:「王支書,真對不住,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們正好在另一個山頭搞訓練。如果我們在抄…」

老王說:「算了,算了,唉1

江天王問:「王支書,你說,聽你的,下一步該咋弄1

老王說:「此仇不報,此恨難消1

江天王說:「就是,我們也咽不下這口氣!我已經給我們的老闆張天彪和刀子說了,他們都很生氣。讓我們一定協助你王支書擺平這件事1

老王問:「老弟,你們都是見多識廣的人,你看下一步該咋辦?」

江天王說:「我們老闆的意見是先禮後兵。你得代表群眾到鄉里、縣裡去反應,靠他們打人的事。醫藥費、誤工費還有你們廠子的經濟損失,他們長風鉬業當然得全部賠償。另外,他們長風鉬業這種做法已經嚴重違法,必須停業整頓。這兩條,如果落實不住,哪咱們就要來硬的了。政府解決不了,咱們就要自己來解決。打他們鬼孫1

老王想了想說:「老弟,你們老闆的話,有道理啊!咱就來個先禮後兵!我先到上面告他們去1

江天王說:「王支書,你出去上告可以,但你的廠子不能停。一旦停了產,可正中了他們的詭計。如果廠里的人手不夠,我們可以幫你1

老王說:「好,這些天我會讓我的兒子王北斗來廠里盯著,有啥事,你可找他商量。」

等這些都交待清了,老王就帶著幾個輕勢較輕的村民到鄉里、縣裡、市裡去上訪了。

鎮里的白東風書記,縣裡的黑鐵膽書記、王國梁縣長,還有礦山整治領導小組的組長葉知秋等人對王愛民的上訪都反應冷淡。

王愛民就想,看來,這幫人都是得了司馬長風的好處的。司馬長風為什麼上次能夠中標,不正是因為這些人的暗中幫忙嗎?找他們,不是等於找敵人嗎?

副書記葉知秋還對王愛民講,老王啊,老王!這件事,長風鉬業到你們廠子里打人是不你們不按合同給人家結算,先錯在你們嘛?我還聽說,先動手的還是你們廠里的工人。至於你說是你們吃了虧,那是你們雙方械鬥的結果。責任不全在於人家長風鉬業埃老王啊,你可是一名**員,可講黨性、講良心啊!你說說,你該不該給人家長風鉬業結算?

王愛民說:「葉書記,我也沒有說不給他們交錢。我是說等我贏利了,再交。他們那幫人凶啊,聽不進去。還說要斬掉我的十個手指頭呢?葉書記,你說說,這還真的是無法無天了1

葉知秋笑了:「砍你的手指頭,那不是玩笑話嘛。讓我看看,一個不少嘛1

老王說:「葉書記,你說該咋辦?我提的兩條意見,不過份吧。」

葉知秋說:「王支書,我可以代表組織上給你一個答覆。第一條,賠償的事,可以。至於是多少,你們雙方協商解決。實在解決不了,政府可以幫助你們解決。第二條,停業整頓的事,就沒有道理了。老王啊,你也是老黨員了,一切都要堅持一個天理、國法、人情啊1

縣裡只是同意了賠償的事,對於長風鉬業整頓的事,政府是不會管了。老王的心裡不服,在張天彪等人的指點下,老王就來到了市紀委反映情況。在市紀委他不僅反映長風鉬業的事,還反映縣、鄉領導的不作為和涉嫌違紀問題。

在此期間,在張天彪和汪東山的暗中策劃下,市委、市政府不斷接到關於長風鉬業的舉報信。

現在,對於西山縣的三道嶺礦區,不僅是牛為民和杜天堂重視,就連市委書記王天恩也重視起來了。因為從現象上看,長風鉬業半年的銷售收入就達到105億,贏利8個億,交稅1.5億。成績輝煌的背後,又有多少貓膩呢?

長風鉬業以5000萬元「接管」三道嶺礦區后,恰逢鉬礦石價格迅速飛漲,加上錯綜複雜的利益糾葛,一些人開始舉報長風集團違規競拍,導致國有資產嚴重流失。

胡長征就說,我的企業的出價標底超出長風鉬業的兩倍,也就是說,我們出價1個億也沒有拿下這三道嶺。太不正常了。

有舉報人實名舉報,「讓人更難以理解的是,積極促成長風集團中標的西山縣國資委主任,不久即竟辭去官職,成了長風鉬業的副總經理。」

市委首先指使市公安局派人先期趕往三道嶺,先把長風鉬業打人事件作為一個刑事案件,徹底查清並追究相關人關的刑事責任。隨後,市紀委又專門派出了調查組,對西山縣的部分黨員領導幹部涉嫌違紀、違法的事進行追查。

讓王天恩「感興趣」的是,「三道嶺礦山的低價出讓,造成國有資產損失8億元」。不久,市紀委調查組就形成了一份調查報告,認為舉報的問題基本屬實,「委託的中介評估機構無資質,土地評估時效不準確,採礦權價值未評估」,另外「長風鉬業設立虛報註冊資本,違規申辦變更採礦權、違規開採礦產資源,涉嫌偷逃稅款。」

從「要害部位」著手是王天恩處理問題的風格,所以,王天恩指示西山縣,要求長風鉬業交納礦產資源稅。長風鉬業不願交納,王天恩在山陽的權威受到挑戰。王天恩生氣了。

「一把手」生氣意味著什麼?後果很嚴重。

這裡有個小插曲,「一把手」生氣后,首先採取的往往是「組織手段」,王天恩遷怒於西山縣委書記黑鐵膽,認為黑鐵膽與司馬長風的瓜葛太深,肯定有問題,特別是黑鐵膽貫徹市委領導決策不力,想調整黑鐵膽的縣委書記職務,並告知了山陽市相關領導。

黑鐵膽也是市委常委,當他得知這一情況后,非常生氣。

他放出話來,讓紀委來吧,好好地查一查,看我在三道嶺礦山的問題上有沒有貪污受賄。

黑鐵膽與王天恩險些鬧翻,這讓西山縣縣長王國梁極為興奮。

如果黑鐵膽能離開西山就太好了,他王國梁就可以水到渠成地成為西山的皇帝了。

王國梁就與常務副市長杜天堂在一起商議,原定的三分天下的戰略不能改,而且要加大實施的力度。總的來看,三道嶺這個地方現在是越亂越好。

「組織手段」是非常厲害的。後來有人分析,王天恩並不是真想「換掉」黑鐵膽,而是虛晃一槍,警示相關部門,目的是讓這些下級官員不折不扣地貫徹執行其決策和部署。

王天恩的工作方法,就是「組織手段」先行。

在杜天堂的鼓動下,王天恩與長風鉬業的「較量」拉開了序幕。

首先是公安介入。山陽市公安局以長風鉬業涉嫌偷稅和虛報註冊資本「兩罪」立案偵查,並將長風鉬業的帳簿、公章、財務專用章、車輛、鉬礦粉等採取了查封、扣押措施,刑拘了長風鉬業財務總監劉某。

緊接著,山陽市委、市政府也向西山縣委、縣政府下達了命令,為防止造成國有礦產資源的損失,現責令你們立即重新評估三道嶺礦山的實際價值,原有的招投標作廢,如果需要開發建設,必須重新招投標。

原來的招投標不算數了,長風鉬業該怎麼辦?在杜天堂的建議下,王天恩使出了最絕的一招,撤銷其工商登記。

西山縣工商局在撤銷理由中說,「長風鉬業在設立登記時,提交虛假證明文件,不符合法定設立條件,且我局在受理、審核時把關不嚴,依據《行政許可法》和《企業登記程序規定》,撤銷長風鉬業的設立登記。」這意味著,長風鉬業被掃地出門。

至此,三道嶺礦區的情況等於「恢復原狀」。長風鉬業實際只生產了半年,賬面上的凈利潤是8億元。有人評論說,王天恩在處理西山縣三道嶺礦山的問題上「乾淨利落」。

沒想到,王天恩這一次卻遇到了「高手」。當然了,這是后話。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