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47章 父女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47章 父女戀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48節第647章父女戀

要是換了別人,公司被註銷了,人被抓了,又賺了幾個億,可能就不再摻和鉬礦的事了,但王天恩和杜天堂他們小看了一個人,他就是長風鉬業的董事長司馬長風。司馬長風是有名的「中國鈣王」,曾多次榮登福布斯富豪榜。當然,司馬長風也沒想到王天恩會「出狠招」,招招致命。

避其鋒芒,司馬長風把「舞台」選擇到北京。司馬長風以港商的名義,反映山陽市政府、西山縣政府濫用職權,侵犯其合法權益。有三名高層領導批示下來,要求山陽「為境外投資者創造一個良好的環境」。批示轉到k省省委,省委派出聯合調查組,進行了長達13天的調查,並寫出了長篇調查報告,基本上否定了山陽市政府的意見,而且有些措辭十分嚴厲,讓王天恩感到非常被動。

這個時候,作為一省之長的王國慶正在謀划著要衝擊省委書記的寶座,因此,他總想把k省的事情弄大、弄複雜,弄得讓省委書記白中傑無法收常因此,他極力鼓動白中傑,一定要把山陽的事情查個底兒掉。

司馬長風不是福建石獅人嗎,啥時候變成港商了?

原來,早在2003年,司馬長風就在香港出資1萬港幣註冊成立了一家天下國際有限公司。從某種程度上講,1萬港幣成立的國際公司,顯然就是一個空殼。司馬長風所謂的港商,也應當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假港商。不過在長風鉬業成立后,司馬長風就變更工商登記,香港天下國際有限公司持有長風鉬業30%股份。所以王天恩和杜天堂等人認為,「司馬長風以一萬港幣在香港註冊的公司的名義,向中央領導寫信,並且聲稱自己代表香港投資者,完全是一種欺騙行為。」

當然,司馬長風通過正常渠道向中央領導人寫信,只是一個方面。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方面,那就是他通過關係,拉到了北京的任我行。任我行可不是一般人,他是中央某領導人的妻弟。任我行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插手了不少經營活動。他雖然沒有辦過一個正兒巴經的公司,但他依然是花錢如流水。因為他掙錢是太容易了。

現在,任我行已經與白沙集團的華北戰區總經理李秋水正式辦理了結婚手續。這一年,一個是28歲,一個是58歲,兩個在年齡上相差30歲的人都說找到了真正的愛情。

李秋水說,她與任我行之間的結合那是天仙配。

任我行也說,找了這麼久,總算是找到了真愛。

不過,任我行的家人都反對這樣近於隔代的婚姻。

任我行的弟弟任我游就說,什麼天仙配,說好聽點這叫亂彈琴,說不好聽點,這就是父女戀。

不管別人怎麼說,李秋水與任我行兩個人都說自己很幸福。

司馬長風就是通過李秋水與任我行結識的。

不久前,司馬長風在北京與任我行聊了很長時間。

司馬長風就說:「任大哥,不知你對投資鉬礦有沒有興趣?」

任我行笑了:「老弟,你不要問我什麼金礦、鉬礦,只要是能賺錢,我都感興趣1

司馬長風說:「任大哥說的好啊,是這樣,我在k省的山陽市投資了一個大鉬礦,不瞞老兄說,半年下來,我們集團就賺了10個億1

一聽這話,任我行立馬來了興趣:「是嗎?這麼有賺頭兒?」

司馬長風說:「正因為利潤太豐厚,我也招來了山陽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的忌恨,他們想把我這個合法的企業趕出山陽。」

任我行說:「還有這種事?你沒有納稅嗎?」

司馬長風說:「任大哥,我可是一名合法的港商,只有半年,我就給山陽交了1.5億元的稅。」

任我行想了想說:「噢,是這樣。看來,還是利益在作怪埃你賺了大錢,當地政府眼紅了1

司馬長風說:「任大哥,我這人在經商上還行,但說實在話,我沒有什麼背景。與山陽政府斗,我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任我行聽到這裡當然明白了司馬長風來找他的意思,他就問:「老弟,都是自家人,說說你的想法。」

司馬長風又和任我行碰了一杯酒說:「任大哥,我想這樣。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請你出任我在香港的天下國際有限公司的董事長,而我在山陽市的鉬礦收益中,你可以拿到百分之十的分紅。我可以向大哥保證,每年你的凈收益不會少於一個億。」

每年一個億,任我行當然很感興趣。

他對司馬長風說:「老弟,咱們是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的麻煩我理應幫你擺平。至於給我分紅的事,好商量。」

一聽這話,司馬長風就放心了。看來對他的提議,任我行沒有意見。就是嘛,有錢能使鬼推磨!

不久,任我行就擔任了香港天下國際的董事長。天下國際雖然是一個空殼,但現在已經掌握了長風鉬業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當然了,這一些,任我行並不感興趣。他感興趣的是,他每年在長風鉬業中的分紅。作為前期工作的辛苦費,司馬長風給任我行的卡上打了300萬。

司馬長風想,他媽的,舍不了孩子套不住兒狼!

從此,有著特殊身份的任我行,就成了司馬長風的代言人。他頻頻往來於北京、香港、新州與山陽之間,真的是一派天下之大任我行的作派。

在任我行的明示與暗示下,河南省委書記白中傑、省長王國慶對由港商投資的長風鉬業非常關注。

白中傑說過,對外商的合法利益一定要保護好。外商,既是我們k省的客人,也是我們k省的財神。

在白中傑和王國慶的關注下,省委調查組從六個方面對山陽市政府提出了指導意見和批評意見。

省委調查組最後給出的意見是,西山縣工商局應依法撤銷《關於撤銷洛長風鉬業設立登記的決定》,恢復其法人地位。

省委聯合調查組的意見,讓王天恩和杜天堂等人感到壓力很大。尤其是一把手王天恩,他的思想包袱很大。現在他已經摸不準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的立場了。

王天恩就對杜天堂說,天堂啊,看來咱們得到省里去一趟了,去見見咱們的老領導國慶省長,去見一見省委書讓白中傑,問一問省委究竟是啥意思。

杜天堂說,好的,我就不信了,司馬長風這個假港商,還能在咱們山陽的地面上反了天?!他不就是憑著黑鐵膽在為他撐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