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48章 否定之否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48章 否定之否定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49節第648章否定之否定

對於西山縣三道嶺鉬礦的事,眼下已經進入到了否定之否定的怪圈。

以黑鐵膽為首的西山縣委是支持司馬長風的。

以王天恩為首的山陽市委是否定司馬長風的。

以白中傑為首的k省省委又是肯定司馬長風的。

山陽市委書記王天恩有些摸不著頭腦,按時慣例,中央對市一級有什麼意見,省里一般都是明裡響應中央,暗裡幫助市裡大事化小的。這一次司馬長風事情不點奇怪,看樣子,省里是要來真的了。

對於長風鉬業的事,山陽市委、市政府已經做出了決定。王天恩還認為自己做的很漂亮,為老百姓們辦了一件好事。現在,省委調查組的意見幾乎是處處和市裡的意見相左,這作為一級組織和一級政府的山陽市很是被動。

王天恩就和杜天堂專門跑了一趟省城,他們先去見了省長王國慶。寒暄幾句后,王天恩就問:「王省長,長風鉬業這件事,省委調查組拿出的意見幾乎和我們山陽市委的完全相反,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個司馬長風是什麼背景?省里領導的意思到底是什麼?」

王國慶笑笑說:「天恩啊,咱們本著的就是實事求是的精神。你們山陽,如果是錯的地方,就要改。如果沒有錯,就要堅持。」

聽了王國慶的話,王天恩更摸不著頭腦了。

他又問:「王省長,咱們領導的意思究竟是?」

王國慶說:「我實話對你說吧,這個司馬長風上面有人,人家給咱省里施加了很大的壓力。但不管上面有人怎麼說,我還是那句話,實事求是1

兩個人又聊了一陣,王天恩仍是沒有摸清楚王國慶的心思。

當王天恩到省委來見白中傑書記的時候,他看到白書記的臉色很難看。

聽了王天恩的一些牢騷,白中傑從文件櫃里找出了幾份文件丟給王天恩說:「你看看吧1

這是幾個中央辦公廳督查室的督查件,明確要求k省省委、省政府要迅速查清山陽市長風鉬業的情況,給外商創造一個良好的經營環境。王天恩還在一份由司馬長風反映情況的報告上,看到了中央三位領導人的指示意見。這三位領導人,一位是書記處書記,一位是國務院副總理,一位是全國政協副主席。

這套材料中,還有一份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就長風鉬業事件,所提供的分析報告。

看著看著,王天恩的神經不由就緊張起來。他媽的,這個司馬長風,還是一個手眼通天的人物啊!

王天恩小聲地問:「白書記,這麼說,中央生氣了?」

白中傑沒好氣地說:「你看看還不明白,抓緊時間,把你的屁股擦乾淨1

王天恩說:「好,白書記,你放心,我會把這件事處理好的1

回到山陽后,王天恩靜心想了想,覺得自己不能主動認錯。因為,他們本身就沒有錯。想到這裡,他就約見了省委調查組的同志。

經過交談,王天恩發現,情況越來越不好。

在同一個問題上,省委調查組與洛陽市政府的意見往往相反。譬如,對長風鉬業「無證開採」問題,山陽市政府認為是「非法開採」,而省委調查組卻認為「不應該定為非法開採」,理由是「長風鉬業是從長風鈣業中獨立出來的,長風鈣業的採礦權與長風鉬業是一種承繼關係,因此,長風鉬業的採礦行為,不應該定為非法開採。」

「查稅」是許多地方領導用來「對付」不聽話企業的「殺手」,王天恩自然也想到了這一招,但公安的辦案水平著實不敢恭維,而公安在辦案過程中的違紀問題,又讓省委調查組逮了個正著。山陽市公安局認定長風鉬業涉嫌偷稅罪的證據,主要是山陽中鼎華司法會計司法鑒定所的鑒定報告。報告說,長風鉬業本年度偷逃所得稅1385萬元,占該年度應納稅額的17%,已超出10%的立案標準。

立案后,公安又想起來,應當讓稅務部門出具證明。山陽市地稅局證明,長風鉬業本年度偷逃各種稅款共計804萬元,佔全年度應納稅額的5.08%,不夠立案標準了。省委調查組來調查時,西山縣國稅、地稅部門證明說,長風鉬業在註銷前,共計納稅1.5億元,沒發現其在納稅方面存在違法行為。

讓王天恩難堪的是,公安在辦案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問題,皆被省委調查組一一列出,而且措辭嚴厲。

譬如,查封、凍結長風鉬業銀行存款等偵查措施未經公安機關負責人依法批准,違反了《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車輛不是作案工具,也不是偷稅的物證,扣押違規;未及時撤案;山陽市公安局將扣押長風鉬業的鉬礦粉變賣后,得貨款1897萬餘元,然後將款轉到西山縣財政局,未抵稅款,也沒有退還企業;沒有立案、受案手續,就採取調取證據、凍結、扣押等偵查措施;山陽市公安局在辦理長風鉬業涉嫌偷稅案中,以需要購置裝備為由,在西山縣財政局企業改制費用里借款1200萬元,未約定還款日期,該款匯至山陽市保安總公司后,山陽市公安局以命案必破獎金名義,向市局幹警及家屬發放800餘萬元。

最嚴厲的一條是,由省紀委牽頭的省委聯合調查組認為,山陽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涉嫌偽造、變造國家機關的證件、身份證犯罪:經偵支隊將扣押長風鉬業的鉬精粉變賣后,將款以長風鉬業的名義在農行開立賬戶,使用的機構代碼、稅務登記證、法定代表人身份證均與實際證件不符,該行為違反了《刑法》第280條之規定。

王天恩沒有想到司馬長風竟有如此大的能量,驚動省委派出龐大的調查組。由於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都作了批示,他又當面去受了白中傑書記的教誨,王天恩當即召開書記辦公會,「認真、反覆學習」領導批示精神和調查報告內容:書記辦公會一致認為,領導的重要批示「把西山人民的利益作為根本出發點,同時兼顧投資方的利益,實事求是,客觀公正,充分體現了省委對山陽的關心和厚愛,為妥善解決西山礦業集團改制過程中發生的經濟投資糾紛指明了正確方向。大家也進行了反思,認識到在處理這起糾紛中我們確有一些不妥做法,比如動用了公安部門、查封了賬號等。」

省委調查組的調查報告出來后,山陽市公安局撤銷了長風鉬業涉嫌偷稅、虛報註冊資本的刑事案件,退還了屬於長風鉬業的財物。通過反覆學習,王天恩認為,「省委聯合調查組的調查報告存在片面性,遷就了長風鉬業的一些要求,對雙方爭論的關鍵問題沒有涉及或一筆帶過,比如國有資產的流失問題,冒名簽字偽造合同問題以及香港天下公司的真實面目等。」

由於省市兩級在對待長風鉬業問題上有「不同意見和認識」,使問題變得越發複雜。這也是王天恩從政以來首次遇到這樣棘手的難題,一個小小的三道嶺,竟然牽涉出這麼多複雜問題。

當然,問題的核心還是一個字「錢」。

大家心裡都很清楚,還不是三道嶺那價值1萬億的鉬礦鬧騰的。

讓王天恩惱火的是,「長風鉬業到處告狀並編造大量謠言」。

在王天恩簽發、上報省委辦公廳並轉呈省領導的一份文件中,在「長風鉬業散布流言損害中央首長聲譽,造成極壞影響」標題下,有這樣的表述,「發生經濟投資糾紛以來,司馬長風及長風鉬業在當地散布大量有損中央首長形象的言論。今年春節前,他們傳出司馬長風在北京找到靠山,將動用上層關係將山陽市委王天恩書記、縣委黑勿膽書記調走,從而徹底解決長風鉬業的問題。」「目前,中央首長的親屬參與開礦、牟取暴利的傳聞不僅在當地,而且在鉬行業業內不脛而走,這是對中央首長威信的破壞,也是對黨中央威信的破壞,影響極壞。我們要在適當的時候如實向首長反映,揭露一些人的所作所為,維護一些首長的威信。」

上報k省省委辦公廳的這份文件還認為,「司馬長風以香港天下國際有限公司名義混淆事實,欺騙中央首長」,意思是說,司馬長風是個假港商。香港天下國際有限公司是由司馬長風以中國公民身份出資一萬港幣於2003年在香港註冊成立的,長風鉬業與西山縣政府簽訂《股權出讓合同》后,司馬長風變更工商登記,香港天下國際有限公司持有長風鉬業30%股份。所以王天恩認為,「司馬長風拿一萬港幣在香港註冊的公司的名義,向中央領導寫信,並且聲稱自己代表香港投資者,完全是一種欺騙行為。」

司馬長風能是吃乾飯的,不久,他就增加1999萬港幣,使香港天下國際有限公司的資本金達到2000萬港幣。

來回拉鋸,糾紛持續了半年多,上上下下都被弄得筋疲力荊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