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49章 割肉補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49章 割肉補瘡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50節第649章割肉補瘡

2009年春節,對於西山縣鳳凰山的人們來說,都過得極為沉悶。本應是紅紅火火的礦山,如今卻是清冷一片。

最終的說法沒有出來,上下左右誰也沒辦法開工生產。

當下的現實是,三道嶺的鉬礦開採已經進入到了一個怪圈。

村裡人支持張天彪,鎮里和縣裡支持司馬長風。市裡支持張天彪,而中央和省里又支持司馬長風。

過罷春節,在省委有關領導的協調下,山陽市委、市政府與長風鉬業終於終於達成協議。

協議全文內容如下:

受省委領導委託,省紀委書記李大明、政法委書記武士龍,同山陽市委、市政府領導王天恩、牛為民、杜天堂,長風鉬業代表司馬長雄就長風鉬業在山陽的生產經營問題達成以下協議:

1、長風鉬業以採礦權價款2.4億元人民幣交地方,雙方共同努力辦理採礦證。若辦證確有困難,國土資源部仍需收取費用,由長風鉬業出資,採礦證辦理到長風鉬業后,註銷西山縣礦業集團。採礦證辦理前後,地方必須保證公司的正常生產秩序。為給雙方創造一個互惠互利的良好環境,採礦權價款由公司一次性拿出,中間方保管,分5年划轉地方,第一年划轉2億元,以後四年每年1000萬元。

2、因地方提出在礦山評估時對礦產儲量評估失實,本著「尊重歷史、兼顧現實」的原則,公司重新生產後,公司出讓8%的稅後利潤給地方。

3、協議簽訂后,長風鉬業應在15個工作日回礦區恢復生產,地方要積極協助。長風鉬業恢復生產後要依法納稅。

4、協議雙方不得在任何媒體宣傳報道與此問題相關的任何內容。

5、對上述協議條款,雙方必須嚴格遵守,不得違反。若出現新的問題,雙方應本著顧大局的原則,務必各自做好自己方面工作,互諒互讓,協商解決。

王天恩在總結這場糾紛時說:「我們和長風鉬業這一場糾紛歷時幾個月,情況多變複雜,焦點是維護國家利益和當地權益,要他們交納礦產資源費2.4億元。在省委的支持下,經過艱苦努力實現了。而且我們說話算數,給長風鉬業創造了一個良好經營環境。達到了雙贏。」

王天恩還曾說過,「現在長風鉬業與山陽市、西山縣和諧相處,相互之間成了朋友。」

就在糾紛期間,k省地礦廳派人對鳳凰山三道嶺的鉬礦資源進行了勘探,新聞媒體於2009年3月正式公布了地礦廳的勘探結果。最吸引人們眼球的就是那價值1萬億的天價財富。

1萬億,聽到這個結果后,上上下下人們的心理又失衡了。本已經開工生產的長風鉬業,現在又受到了嚴重干擾。礦區的道路又時常被村民以種種理由所斷掉。而張天彪、胡長征和汪東山等人又加緊了活動,1萬億,他們豈能坐視不理?

當正式的儲量報告出來以後,司馬長風就知道麻煩又來了。他現在手裡雖然有了和山陽市委、市政府的正式合約,又正在加緊開採之中,但1萬億這個數字,仍是讓他膽戰心驚。他知道,現在就是有任我行作為他的代言人,也恐怕難以與來自各方的覬覦者們抗衡。

不行,司馬長風決定除了任我行之外,他還需要再抱一棵大樹。他打算找一加國內有實力的企業集團,聯手后一舉上市。

司馬長風就找到了首鋼控股,首鋼控股一聽這一萬億的潛在價值,雙方一拍即合。

但就在他們雙方運作的關鍵時期,中國證監會卻接到了掛靠在長風鉬業下面的那八家企業對首鋼控股企圖借殼上市的舉報。

如果長風鉬業股權轉讓考慮到可能來自另外8家礦業等方面的障礙,並且作出相應的利益安排,皆大歡喜的方案並非沒有。據聞,適當的經濟補償或者一定的股權安排,其實都在考慮之中。也許,一無所知的,只有熱情相迎的小股東。

但後來,司馬長風覺得,這些當初掛靠在自己名下的8家企業,本身就是當地政府強加給自己的,屬於違法行為。他決定通過借殼上市,一舉把這8家企業全殲。

長風鉬業在西山縣的經營困難重重,這讓司馬長風的心裡很不好受。

表面上握手言和,背後卻爭鬥不斷。有知情人給王天恩傳話,有人組成一個「班子」,到處搜集王天恩的「黑材料」。不久,即2009年5月8日,中紀委就到k省對王天恩進行調查。這也讓王天恩的心裡很鬱悶。

司馬長風在山陽也受到了好心人的邀請,主要是和談如何保障長風鉬業正常經營秩序的問題。好心人提議,有人願意出資從他的手裡把青龍嶺和白虎嶺的採礦權買走,並承諾如果合作能夠成果,他們保證長風鉬業的野牛嶺礦區永遠不再受到任何干擾。

司馬長風也想儘快把位於青龍嶺和白虎嶺的那8家掛靠企業全部甩給別人,另外,那兩道嶺上的鉬礦品位比起他正在開採的野牛嶺來說,礦石的品位就相差太遠了。與其讓自己被那兩道嶺的大包袱壓著,真的不如拋給別人。

說到了價格問題,好心人說根據省里的勘探結果,可以出1.5億,再多就不值了。青龍嶺1個億,由胡長徵購買。白虎嶺5000萬,由張天彪購買。

司馬長風想了想,自己雖然在上層做通了工作,但在這三道嶺,他總是舉步維艱,原因就在於有張天彪、汪東山和胡長征這幾個人在搗鬼。與其整天和他們鬥來鬥去,倒不如把那兩道嶺讓給他們,從此以後就可以相安無事、天下太平了。

為了讓長風鉬業儘快走出泥沼,司馬長風就和張天彪、胡長征兩個人鑒定了合約。

當然了,期間,他們也經歷了一些艱難的談判。

最後,青龍嶺礦區以兩億元人民幣出讓給了胡長征新成立的風雲鉬業。其實,這一公司的幕後組合是胡長征加王國梁。因為,王國梁縣長的老家就在青龍嶺。

而白虎嶺礦區則以1億元人民幣出讓給了張天彪新成立的天天鉬業。當然了,天天鉬業的幕後組合是張天彪加杜天堂加汪東山。因為,杜天堂的老家就在白虎嶺。

司馬長風對黑鐵膽講,沒辦法,我這叫割肉補瘡。

據專家的分析,在整個三道嶺的250噸鉬礦資源中,野牛嶺佔了50%,青龍嶺佔了30%,而白虎嶺只佔了20%。也就是說,從今以後,1萬億的潛在價值,將被分割為5000億、3000億和2000億這樣三塊蛋糕了。

果然,三道嶺礦區三分天下后,真的就變得秩序井然了。

原先那8家企業,如今被分割在了胡長征和張天彪的兩個礦區內,青龍嶺有5家,白虎嶺有3家。他們這些企業,仍然按照早先政府的稅前5%的指導價進貢,只是他們聽債主分別變成了胡長征和張天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