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56章 暗度陳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56章 暗度陳倉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57節第656章暗度陳倉

為了給羅天一製造聲勢,縣長王國梁給縣四大班子成員們一一打了招呼,當然,除了縣委書記黑鐵膽一個人之外。

另外,羅天一的叔叔、l省副省長羅高也分別同k省的省長王國慶、組織部長郭新傑,山陽市委書記王天恩、市長牛為民等人打了招呼。

西山縣委組織部長張炎元一次找到黑鐵膽說,鐵膽啊,眼下王國梁在為羅天一的事四下里活動,很不正常。

黑鐵膽臉色凝重地說,想推薦一位合適的人當副縣長,這沒有錯。但問題的關鍵是,這個羅天一的人品不行埃

張炎元說,我覺得,王國梁的這次活動分明就是在向你叫板。他已經向你發出挑戰了。

黑鐵膽說,一個縣委書記能怕一個縣長嗎?我黑鐵膽能怕他王國梁嗎?可我擔心,我們兩個人的關係搞僵了,不利於西山縣的幹部穩定,不利於西山縣的各項事業。

張炎元說,鐵膽啊,我知道你的胸懷,但我怕你就是唱這樣的《將相和》也打動不了他王國梁,雖然你能做到藺相如,但他王國梁絕對不是廉頗。

黑鐵膽笑笑說,沒事,我心裡有數。

張炎元離開后,黑鐵膽點上一根煙,泡上一杯茶,悠然地抽煙喝茶,慢慢地想著心事。

就這樣在辦公室里坐了一會兒,黑鐵膽給王國梁打了一個電話。

黑鐵膽說,國梁兄,有空嗎?如果有空到我辦公室來吧,我這裡有新上市的龍井。怎麼樣,來品一品。

王國梁笑著說,好啊,我也正有事要找你哩。

很快,王國梁就夾住一個包來見黑鐵膽了。

黑鐵膽給王國梁讓了一根煙,又給他泡了一杯茶說,國梁兄,嘗嘗這新茶。

王國梁端起玻璃茶杯看了看,又輕輕吹了吹,這才慢慢地品了一口。他連聲說,好茶,果然是好茶。雖然咱們的「天綠」做的不錯,但與這極品龍井相比,還有差距。

黑鐵膽笑笑說,要說嘛,咱們的天綠還算不錯,可那個「天紅」,就是咱們的紅茶,一直就沒有大的起色。還有天天茗茶設計的那個「黑鳳凰」,對,就是黑茶的那個,還一直沒有生產。

想到黑鐵膽的弟弟黑鐵柱是天天茗茶的老總,王國梁就接著說,如果咱們鳳凰山上產的這紅鳳、綠鳳、黑鳳這隻鳳凰都叫響了,那咱們就厲害了。

黑鐵膽說,三隻鳳凰的事,以後得集中攻關,爭取都能成為中國茶葉中的品牌。

王國梁說,是啊,應當這樣。

兩個人閑聊了一會兒茶,黑鐵膽就轉入到了今天的正題。

黑鐵膽說,國梁兄,對於羅天一這個人,你真的放心?

王國梁說,我對羅天一還是了解的,在鳳凰絲綢這個集團中,只有他的地毯總公司效益最好,對縣裡所做的貢獻也最大。另外,如果說這個人早幾年還有些年輕氣盛的話,現在可是成熟多了。特別是他父親羅明亮出事之後,羅天一變得相當穩重了。鐵膽啊,我想他爸是他爸,他是他。咱們不能因為羅明亮的事而影響對羅天一的判斷和使用。

黑鐵膽說,那當然,現在可不興連坐了。

王國梁接著說,鐵膽啊,對於羅天一這個人,我拿黨性為他擔保。用他,沒問題。

黑鐵膽想了想說,國梁兄,既然你對羅天一這麼了解,那咱們就大膽起用他?

王國梁見黑鐵膽順了自己的意,有些意外。他笑著說,鐵膽啊,像羅天一這種人,咱們重用了他,他還不死命工作。另外,用了他,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你這個縣委書記的胸懷嘛!

黑鐵膽說,這不是我的胸懷問題,用他,那是縣委的意見。

王國梁說,你是縣委書記,你就是縣委嘛!

黑鐵膽說,國梁兄,你在取笑我了。

王國梁大手一揮說,哪裡,哪裡。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兒,王國梁就興高采烈地告辭了。

在回縣政府的路上,王國梁就想,好個黑鐵膽,現在終於認清形勢了。什麼黑鐵膽,也不過如此嘛。看來,以後這西山縣就要由黑變成王了。

王國梁越想越興奮,這步子就有些輕飄飄的。

黑鐵膽與王國梁分手后,就讓司機刀了拉上他去了山陽。

黑鐵膽直接去見了市委書記王天恩,兩個人在王天恩的辦公室關住門談了有兩個多小時。

最後,黑鐵膽也是頗為高興地辭別了王天恩。

黑鐵膽走後,王天恩當即把市長牛為民、副書記宋小娟、組織部長馬南山等人叫到自己的辦公室里開了一個短會。

王天恩談了自己的想法后,大家都沒有意見。

副書記宋小娟笑笑說,黑鐵膽考慮得很周全,經王書記這麼一說,我是支持的。

馬南山在筆記本上寫了幾句抬起頭說,既然領導們沒有不同的意見了,那就這麼定。

王天恩說,好,最近開一個市委常委會,通過一下。

宋小娟說,好的,王書記。

時間不長,西山縣的幹部就做了微調。

羅天一如願以償地當上了副縣長,大家都覺得這一次是王國梁這個縣長完勝黑鐵膽這個縣委書記了。但王國梁心裡很清楚,這一次,他在黑鐵膽的跟前敗得很慘。因為,黑鐵膽玩了一手偷梁換柱的把戲。

西山縣的常務副縣長白明遠這次被提拔為紅河縣的縣長,而黑鐵膽的表弟王悅仁則由市教育局副局長調整為西山縣的常務副縣長。

王悅仁的到來,無疑進一步壯大了黑鐵膽的勢力,可他王國梁卻有口難言,只得強顏歡笑地接納王悅仁的到來。

因為,王悅仁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市委書記王天恩的乘龍怪婿。

王悅仁的到來,讓王國梁覺得他在黑鐵膽那裡取得的優勢已經喪失殆荊他必須暫時收斂鋒芒,重新調整戰略,以更加隱蔽而致命的手段來與黑鐵膽一爭高下。

前些時候,王國梁的哥哥、市委宣傳部長王國棟已經覺察出王國梁要與黑鐵膽明爭暗鬥的想法,並且也發現了一些行動的苗頭,王國棟就為王國梁很擔心。

不過,王國梁卻不以為意,他認為與黑鐵膽之間強弱轉換的契機已經到來。他如果不牢牢抓住並加以引導利用,那他就太傻了。

這一次,他表面上勝過了黑鐵膽,實際上卻被黑鐵膽狠狠地玩了一下,王國梁不由得又想起了王國棟曾經勸過他的那些話來。

王國棟曾經說過,西山這個地方本來是當官的福地,比如王國慶、王天恩、郭紅梅等人都是從西山發跡的。但最近這些年,西山縣卻成了是非之地。白鵬舉兵敗西山,石磊日落西山,羅明亮命喪西山……你應當好好地琢磨琢磨,這些人登台的背後始終站住一個黑鐵膽。

像黑鐵膽這種人,你最好要真心實意地和他配合,否則吃虧的會是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