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60章 處心積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60章 處心積慮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61節第660章處心積慮

在這次觀摩活動中,其實每個縣都像西山縣一樣,全都做了精心的準備。王天恩書記13個縣市區看下來,覺得相當滿意。每一個縣都有亮點,都有特色,都有進步。有些縣份的工作還有了質的變化,有了大幅度的提升。當然,這其中也有不少各縣官員作秀的成分,王天恩自然是心知肚明。不過,看到大家都是這樣全身心的投入,沒有人馬虎應付,他也就看透不說透了。

用西山的一句土話講,看透不說透才是好朋友。

經過點評會上的投票,西山縣名列第一,白鵬舉所在的白河縣名列第二,而吳天然所在的東陽縣名次靠後。這也很正常,因為吳天然是一位干實事,務實際的人,他不玩花架子,不搞面子工程。這樣下來,沒有面子工程的地方顯然是吃了不少虧。但東陽縣的領導在會上並沒有受到市委領導的批評,因為大家對那些名次靠前縣市區的工作也都是心知肚明。誰真的就比誰更優秀呢?

全市的觀摩活動結束不久,山陽市的幹部就進行了一定規模的調整,不少人都得到了自己理想的位置。

比如白河縣的白鵬舉,這次被明確為副地級幹部了,當然,他乾的還是白河縣委書記一職。還有西山縣的李強、萬年紅夫婦,這一次也得到了重用。李強當上了市財政局的副局長,而萬年紅也當上了市土地局的副局長。

讓王國梁深感遺憾的是,黑鐵膽這一次並沒有調離西山,因此,他王國梁也仍是縣長。不僅如此,常務副縣長王悅仁這一次也被明確為正處級幹部,這讓王國梁覺得如芒在背。

是啊,王悅仁是正縣級的常務副縣長,可以隨時隨地取他王國梁而代之。

因為王悅仁是市委書記王天恩的女婿,因此,王國梁只能表示祝賀。

王國梁想,上一次讓王悅仁出任西山縣的常務副縣長,那是黑鐵膽的陰謀,這一次,提拔王悅仁為正縣級幹部,同樣是他黑鐵膽的陰謀。這一切,顯然都是沖著他王國梁來的。

王國梁就有些坐不住了。

想當年,西山縣委書記石磊、縣長白鵬舉、政協主席羅明亮等人都敗在了黑鐵膽的手裡。

白鵬舉以一縣之長的身份敗在了當時的常務副縣長黑鐵膽之手,黑鐵膽由此接手縣長一職。

石磊以縣委書記的身份敗在了當時的縣長黑鐵膽之手,黑鐵膽由此接手縣委書記。

由此足見,黑鐵膽是擅長與人爭鬥的,而且還總是立於不敗之地。與白鵬舉與石磊爭鬥的時候,黑鐵膽在職務上是處於劣勢的,但他卻能以弱勝強。

當黑鐵膽成為縣委書記后,那與人爭鬥起來,豈不更是手起刀落,乾淨利索。

政協主席羅明亮被處決就是明證啊!

王國梁是越想越害怕,黑鐵膽還特別善於殺人於無形,如果黑鐵膽要拿他王國梁開刀,怕是他王國梁死都不知道是如何死的。

想到這裡,王國梁決定主動出擊,堅決搞倒黑鐵膽。

單單以自己的力量當然無法與黑鐵膽抗衡,因為自己要與黑鐵膽展開捉對撕殺,因此王國慶與王國棟也不會贊同,因此也不會特意地支持他。想到這裡,王國梁就準備找幾個同盟軍,以鐵血聯盟擊垮黑鐵膽這個幾乎是無懈可擊的對手。

本照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的基本原理,王國梁決定把黑鐵膽的那些政敵們統統團結起來,並且結成一個倒黑鐵膽的死黨。王國梁相信,依靠集體的力量,定能完勝黑鐵膽。

想了想,有三個人王國梁認為是完全可以團結可依靠的。

第一個是石磊,這個人與黑鐵膽有著奪妻之恨。而石磊現在又以市人大副主任的身份兼任市交通局長,可以說是有錢有勢,力量不可小覷。王國梁也認為,石磊這個人無論從哪個方面講,都一定會支持他的「倒黑計劃」。

第二個人自然是西山縣的副縣長羅天一了,他與黑鐵膽有著殺父之仇。羅天一雖然只是一個副縣長,但因為他是王國梁一手提拔起來的,因此,他對王國梁是言聽計從,忠心耿耿。王國梁相信,羅天一這個人一定會成為他「倒黑計劃」中的中堅力量。

第三個人應當是白鵬舉了,他與黑鐵膽有著奪位之恥。黑鐵膽奪去了他的縣長之位,他心裡能好受?眼下這個白鵬舉以副地級的身份兼任白河縣縣委書記,他的力量自然非同小可。

王國梁想,有這麼三個人真心支持自己的「倒黑計劃」,應當就夠了。兩個副廳級,一個正縣級,一個副縣級,他們四個結成同盟,足夠他黑鐵膽受了。

當然了,王國梁覺得,一開始他還不能在這三個人跟前透露半點要「倒黑」意思,而是要從拉近與他們的私人感情入手。

等感情貼近了,成了鐵哥們,那他才能向他們攤牌。

王國梁想,自己的堂兄王國慶那是一省之長,自己的親哥王國棟那是市委宣傳部長,自己又是西山縣的縣長,以自己的身份,石磊和白鵬舉應當也是願意與他結交的。

王國梁定下了行動的步驟后,就開始了有目的的行動。

果然,石磊與白鵬舉都很看重他王國梁這個人,時間不長,就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羅天一呢,好辦,王國梁也不用特別做什麼,因為羅天一早就對他是死心塌地地忠心了。

在日後的交往中,王國梁也常帶著羅天一,漸漸地,石磊、白鵬舉、王國梁生羅天一就成了「推心置腹」的好哥們兒。

有一天,他們幾個鳳凰山上獵,晚上又在鳳凰山溫泉城裡喝酒。

在酒醋耳熱之機,王國梁趁機引出了黑鐵膽的話題。

王國梁說,各位,你們說,黑鐵膽下一步會做什麼?他現在以市委常委的身份兼任我們西山縣的縣委書記,這個位置重要埃接下來是不是就要直接提拔為市委組織部長或市委副書記了?

石磊說,這個黑鐵膽能有什麼本事,還不是靠著他老岳父韓華華的背景,才飛黃騰達的?

王國梁笑著說,是啊,可他黑鐵膽可不這樣認為。他覺得他的一切都是自己個人奮鬥出來的。

石磊咬了咬牙說,狗屁,如果沒有韓華華,那他黑鐵膽今天也許還在白沙集團里造酒哩!

白鵬舉說,石主任說的極是,不過,我看黑鐵膽以後也不會有多大的出息了。你想,他老岳父韓華華已經靠邊站了,他還能爬多高?

王國梁舉起酒杯與三個碰了一下說,黑鐵膽可不這麼想,他的野心大著哩。

石磊說,像黑鐵膽這種表面上鐵面無私、不食人間煙火的人,決不讓他成為市委的主要領導。他要是成了主要領導,咱們整個山陽的天就會變了。

白鵬舉說,就是,就是。

王國梁見時機差不多了就笑著說,各位,那咱們得想辦法收拾收拾他。

白鵬舉說,就是,得收拾收拾他,讓他知道知道什麼是人間煙火。

羅天一的官職最小,因此他說的話也最少。

石磊就問,天一啊,你是怎麼想的?

羅天一說,石主任、白書記、王縣長,黑鐵膽與我有著殺父之仇,這是私。黑鐵膽在工作中搞獨裁,聽不進不同意見,我特別反感,這是公。與公與私,我都全力支持搞臭、搞倒他黑鐵膽。

石磊說,我和鵬舉都先後與黑鐵膽較量過,這個人看似單純,實則是城府極深,不好對付。咱們幾個如果想弄翻他黑鐵膽,得從長計議,把事情考慮得盡可地周詳。

王國梁點著頭說,那是,那是。

白鵬舉笑道,如果黑鐵膽只知道咱們幾個在議論他,在打他的主意,他一定會說咱們是四大惡人。

石磊喝下一杯酒把酒杯往地上一摔說,不錯,咱們就是四大惡人。

白鵬舉也將杯中的酒幹了,同樣把酒杯往地下一摔說,四大惡人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