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62章 晴天霹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62章 晴天霹靂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63節第662章晴天霹靂

這是周末的下午,黑鐵膽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看了很多材料,也想了很多事情。

黑鐵膽攤開筆記本,正要寫上幾句,手機突然響了,一看是妻子韓冰打來的。

韓冰這幾年的工作沒有變動,還是市委宣傳部的常務副部長。她的閨蜜們紛紛給她支招,說你老爸是省長,你老公是縣委書記,你這麼好的條件,為什麼不爭取一下,把自己轉正呢?你老爸上歲數了吧,他還能幹多久,有權不用過期作廢。

韓冰總是笑著說,洒家可不是什麼女強人,我對自己眼下的工作和生活很滿意。我們家那個蛋蛋能在仕途上好好走,就行了。我嘛,現在的工作重心已經轉移了,相夫教子。

閨蜜們就說,冰冰啊,你這麼有才,你還年輕,這麼想,可惜了,可惜了!

韓冰說,官嘛,干多大算大,就我個人來說,一個常務副部長,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閨蜜們就半是恭維半是羨慕地說,是啊,我們冰冰一家人最不缺的就是官員。

說實在話,這幾年,韓冰的心態放的很正,她就是要一心一意地支持黑鐵膽在仕途上打拚,一心一意地教育一對雙胞胎兒女健康成長。至於她自己的政治生命,韓冰覺得現在的狀況已經很好了。

黑鐵膽笑著說,冰冰,想老公了?

韓冰說,蛋蛋啊,今天下午回來嗎?你也沒看看現在幾點了?

黑鐵膽說,噢,這都快5點了,好好,我馬上回去。

韓冰說,快點,我今天可是給你做了不少好菜。

黑鐵膽說,真的假的,是小紅做的吧。

韓冰說,小紅去接孩子了,你老婆我的手藝你又不是不知道。

黑鐵膽說,那是,那是,這些年了,我們的冰冰總算是能把生米做成熟飯了。

韓冰聽罷「吞兒」的一聲笑了,蛋蛋啊,據我所知,知道吃熟食那可是人類的一大進步,其標誌性不亞於人類的直立行走。

黑鐵膽說,算了吧,那是倒退多少萬年前的事了。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們家冰冰做的飯,我從來也沒有吃夠過。

韓冰說,不要再甜言蜜語了,快回來吧!

黑鐵膽說,好的,馬上。

黑鐵膽掛了手機,開始整理起辦公桌上看過的材料來。

突然,韓冰的電話又來了。

黑鐵膽笑笑說,冰冰,怎麼了,我這一會兒不見,你就想瘋了。

沒想到韓冰帶著哭腔說,鐵膽啊,你快回來吧,咱們家的小菲和小山不見了。

黑鐵膽在電話中大聲地問,什麼?兩個孩子不見了?!

韓冰泣不成聲地說,是啊,小紅去幼兒園接他倆,沒有接到,沿途找了找,也沒有找到。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黑鐵膽說,好好,你不要慌,我馬上回家。也許兩個孩子到同學的家裡玩去了。

韓冰在電話里又哭了,鐵膽啊,孩子要是找不著,我可是不活了……

在電話中,黑鐵膽聽韓冰說她已經和保姆小紅一塊到附近的鄰居家中去尋找了。

在路上,黑鐵膽一再讓刀子加快車速,這都150邁了,黑鐵膽還嫌慢。

刀子說,黑書記,超速了。

黑鐵膽說,這管它,我急事。

這平時得一個小時的車程,半個小時黑鐵膽就進了山陽市區。

來到市區,黑鐵膽讓刀子先找賓館休息了,自己就開著車跑到了幼兒園,一看幼兒園早就關上了大門。他就放慢車速,沿著從幼兒園到家裡的路線仔細尋找。

黑鐵膽咬牙切齒了一番,這才好不容易地啟動開那具備透視功能的火眼。

要知道,火眼功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用過了。

黑鐵膽瞪大雙眼,透視著兩邊的建築物,可惜就是看不到一雙兒女那熟悉的影子。

黑鐵膽與韓冰會合后,黑鐵膽發現韓冰的一雙眼睛早就哭得紅桃一般。黑鐵膽心疼地說,冰冰啊,你也不要太……

韓冰抽泣著說,要是找不到孩子,我也不活了。

黑鐵膽嗔怪道,這是啥話,說不定他們倆一會兒就自己回來了。

兩口子又向山陽市區的親戚朋友家打電話,也都說沒有看到這姐弟倆。

韓冰疲憊不堪地說:「鐵膽啊,咱們報案吧1

黑鐵膽也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他故作鎮靜地說:「別著急,再等等吧。」

晚上10半,正當夫妻二人焦慮萬分的時候,家裡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韓冰連忙搶過了電話:「喂,喂,哪位?」。

「你是黑小山的母親吧,是不是現在很著急?請你放心,你們的兩個孩子現在都在我們這裡,吃的很好,已經睡下了。」

黑鐵膽也忙跑到電話機旁,支起了耳朵。

韓冰帶著哭腔說:「你們是誰?你們要幹什麼?可千萬不要傷害我們的孩子。」

電話那端說:「我們是誰不重要,我們要幹什麼你們很清楚。只要咱們兩邊好好配合,孩子們肯定是會完璧歸趙。」

韓冰說:「求求你了大哥,我們願意出錢,只要你能放過我的兩個孩子。」

電話那端說:「大姐如此明白,好的很。你們的兩個孩子非常可愛,非常聰明,一看就是富貴相,決不是什麼稻草命。換句話說,他倆是很值錢的。這樣吧,每人100萬,共200萬元。」

韓冰說:「我和孩子們他爸都是工薪組,我們沒有那麼多現金,還需要酬款,不知能不能湊夠。」

「這個我們不急,我們雖然一無所有,但有的是時間。另外,大姐你剛才這話就太見外了。你們家怎麼會沒錢?你是副部長,黑鐵膽是縣委書記,你們可是高幹家庭。另外,據我所知,咱們可愛的黑書記早些年可是紅頂商人,當時的年薪就是幾百萬。你們家能沒有錢?!騙鬼呢?」

韓冰一時語塞,吱唔著不知說什麼好。

黑鐵膽忙接過電話說:「老弟,一切好商量。我們只想儘快見到這倆孩子。」

「條件我已經說過了,200萬現金,百元鈔票,不準連號。」

「好說,老弟。現在我太想我們的孩子了,能不能讓我現在聽一聽他們的聲音,在電話里和他們說幾句話。」

「不成問題,我們是守規矩的。你們不聽一聽聲音,當然不能貿然將200萬元現金交給任何人。不過他倆已經睡下了,你稍等,我讓人叫醒他們。」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們只是太惦記他們了。」

「不用解釋,我完全理解,理解萬歲1

不大一會兒,電話那端就傳來了兩個孩子的哭叫聲:「爸爸,媽媽,我要回家。嗚嗚嗚——」

韓冰已哭成了淚人,她搶過電話說:「小山,小菲,不要害怕,爸爸媽媽很快就會去接你們回家。」

韓冰還想再多和孩子們多說幾句話時,那邊顯然已經將孩子們抱走了。因為不管她如何呼喊,就是聽不到孩子們的哭聲了。

「只要按照我說的去做,你們一家人很快就會團圓。」

「大哥,你說你說,我們全聽你的。」

「下面的話很重要,請一定記清楚。第一,不準報警。第二,明天下午三點半將200萬元現金裝入黑色旅行袋內,到解放廣場西南角的電話亭,等候我們的電話指令。第三,當我們收到這筆錢后,你們的兩個孩子就會完好無損地被送回去。如果報警,或做其他的手腳,後果非常嚴重。」

韓冰連忙說:「一定,一定照辦。可如果錢給了你們,孩子沒有放回來,那……」

「這個請放心,我們是職業的,我們也有自己的行規。當然,你們也可以不把我的話當成一回事,在家靜等住你們的孩子從天而降吧。」

電話那端啪地一聲掛斷了電話。黑鐵膽一家立即陷入死一般的寂靜。突然,「哇」的一聲,韓冰就倒在沙發上大放悲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