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63章 不堪回首仕途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63章 不堪回首仕途路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64節第663章不堪回首仕途路

黑鐵膽坐在一旁連抽了幾根煙,最後他對韓冰說:「我想想,咱們還是得報警。」

韓冰說:「如果咱報了警,他們要是禍害倆孩子可咋辦?」

黑鐵膽說,咱們內地不比歐美,也不比香港。那些地方市場經濟相對成熟,包括犯罪市常比如香港的張子強1996年5月綁架案了超級富豪李嘉誠的長子李澤鉅,李家沒有報案,出了贖金10億3800萬元后,李澤鉅就被綁匪放回。整個過程不足24小時。

1997年9月,香港地產大王郭炳湘也被張子強一夥劫持,張打電話給郭家,要勒索6億元。這一次,由於郭家討價還價,拖延了交付贖金的時間,致使郭炳湘被張子強一伙人殘暴地塞到一個只有小小透氣孔的木箱里,被蒙上眼睛,綁上手腳,只能蜷曲著身體,度過了暗無天日的6天,直到家人將6億贖金如數交出才被放回。

如李家一樣,郭炳湘一家也沒有報警。這郭炳湘雖然吃了不少苦頭,但交了贖金后,也保住了一條性命。

可咱們內地就不同了,不少綁匪並沒有作案的條件,如沒有車輛,沒有藏匿人質的合適地點等,他們根本不講什麼所謂的規矩,往往把人質殺害以後還在繼續索要贖金。

黑鐵膽接著說:「至少目前小山和小菲都還是安全的,我們應該拖著綁匪的時間,讓警方來營救他們。」

韓冰感到腦子很亂,兩人商量一陣,最後決定報警。

黑鐵膽給市公安局的局長鬍長林撥通電話,簡單地說明了情況。

胡長林一聽,聲音立馬變了。他緊張地說,黑書記,你在家等住,我們馬上就到。

放下電話,黑鐵膽點上一根煙,把身子埋在沙發里,仔細地分析起來。

黑鐵膽覺得,綁匪這次針對他們家,並不是真的是要錢,因為在山陽有錢的人家太多了。另外,如果是以勒索錢財為目的,那針對他一個市委常委、一個縣委書記,那犯罪的成本也太高了。因為事情是明擺著的,敢於綁架他黑鐵膽的孩子,那就無疑是在向山陽市委挑戰。

不是為了錢,那想必就是為了尋仇。

自己在官場上這一路走來,肯不少人,有人向他尋仇,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但究竟是誰這麼大膽,敢於向山陽市委挑戰呢?!另外,綁匪對他們家的情況了如指掌,這個人,究竟會是誰呢?!

黑鐵膽回想了一下,自己這36年的不長不短的人生那是相當複雜而多彩的,可以稱之為苦樂年華。

客觀地說,黑鐵膽是普普通通的,一開始只是一個典型的草根和**絲。因為他的老爹只是大山深處的一個村支書,而他最初的文憑也只是一個中專。但他又是不普通的,因為他的岳父是省長韓華華。

關於黑鐵膽是韓華華省長乘龍快婿這一條,已經讓很多人艷羨了,但在黑鐵膽的眼中,這並不是改變他命運的根本因素。因為改變他的命運的是他自己。

一個農家的窮小子,從一家小酒廠的小職員起步,一步一步走到縣委書記這個位置,很多人都極為羨慕,並把他的經歷當做個人奮鬥的傳奇故事四處傳揚。其實,自己的事只有自己最清楚。可以說,這條路雖然有鮮花,但更多的是荊棘。雖然有喜悅,但更多的是壓力。雖然有成功的光環,但也有失敗的傷痛。

在黑鐵膽的仕途上,可以說是步步驚心。

2003年年初,他由西山縣白沙集團的董事長改任西山縣常務副縣長,一晃7年過去了。

7年來,黑鐵膽的仕途之路並不平坦,他經歷了太多的風風雨雨。

當他還是西山縣的常務副縣長時,在整治礦山時,還發生了一起針對他的「子彈事件」。在一次年終考評時,他還收到了幾十張的不稱職票;在他任縣長時,也曾因為所謂的「表哥事件」被紀檢部門請去喝過茶……

單單是自己是受些委屈,經些磨難,黑鐵膽倒並不擔心,一方面他心中無愧。另一方面,他也不怕。可這一次的事件卻直指他的家人,把兩個年僅5歲的孩子給綁架了,這一招就太狠毒,也太卑劣。

這會是誰幹的呢?

白鵬舉?不可能。想當年,縣長白鵬舉兵敗西山,主要是當時的縣委副書記宋長江在策劃,他黑鐵膽只是一個旁觀者。因此,白鵬舉不可能對他有什麼深仇大恨。雖然,他黑鐵膽對白鵬舉也並不感冒。

石磊?有可能。想當年,縣委書記石磊日落西山,他黑鐵膽是起到推波助瀾作用的。另外,石磊也一直把他黑鐵膽當成是自己的情敵,總想把他黑鐵膽置於死地。但細想想,這種所謂怕置於死地,原來也單單是指在政治上,至於他的家庭,他的年幼的孩子,石磊總不至於會如此卑劣吧?想來想去,黑鐵膽對石磊會不會是這次綁架事件的幕後主使,還吃不太准。

羅明亮的兒子羅天一?很有可能。想當初,政協主席羅明亮命殉西山,他黑鐵膽是旗幟鮮明、態度明確的。從某種角度講,正是他黑鐵膽把羅明亮推向了斷頭台。可以想見,羅明亮一家人對他黑鐵膽自然是恨之入骨。現在的西山縣副縣長羅天一找人對他黑鐵膽的家人下毒手,大有可能。

王國梁?有可能。這兩年,他任縣委書記,王國梁任縣長,兩個人一直是面和心不和。但如果說是王國梁找人綁架他黑鐵膽的孩子,他又覺得不可能。因為,這也太小兒科了吧。

龍霸天或者是龍霸天的親信?很有可能。想當年,正是因為黑鐵膽的堅持,才打掉了西山縣的黑社會老大龍霸天,龍霸天,也就是龍牙最終被繩之以法,被判以無期徒刑。龍牙及龍牙的家人、親信自然對他黑鐵膽是恨之入骨。他們要對黑鐵膽實施報復,也在情理之中。

……

黑鐵膽越想,越覺得官場的可怕。是啊,官場,那就是一個無底的旋渦,身陷其中的人,說不定啥時候就會粉身碎骨、家破人亡。

黑鐵膽現在雖然不能確定誰是真兇,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綁架的背後必定與他在工作中結下的那些仇怨有關,與官場上的種種旋渦有關。

黑鐵膽是精通謀勢之學的,他擅長分析。

經過反覆比較后,他個人認為石磊或龍牙作為幕後指使者的可能性最大。

原因在於,他與石磊之間的仇恨與矛盾是無法調和的。同時,龍牙與他之間的仇恨也是刻骨的。

不過,他的這些分析還不能告訴胡長林他們,因為這只是他的分析而已。特別是對於石磊,他更是對任何人都不能說出他的懷疑。要知道,石磊現在是市人大副主任,在山陽的官場上那也是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

市公安局局長鬍長從黑鐵膽的電話中得知這一情況后,顯得相當緊張。一是這起案件性質惡劣,影響很壞。二是黑鐵膽夫婦是誰,那可是山陽市的高級幹部啊!公安必須要保護他們家人的絕對安全。三是在他胡長林擔任公安局長期間,發生了這樣嚴重的事件,那絕對是對他胡長林的挑戰。這件事如果處理不好,那他胡長林還有何面目在山陽警界立足?

想到這裡,胡長林就在第一時間把事件彙報給了市政法委書記朱大軍。

朱大軍得知這一情況后,也顯得高度重視,他當即就用電話報告了市委書記王天恩。

王天恩一聽是黑鐵膽家的兩個小孩被人綁架了,他的第一反應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第二反應是這似乎是山陽官場上的一個醜聞,是在往他這個市委書記的臉上抹黑。第三反應才是必須馬上破案,並確保兩個孩子的人身安全。

王天恩就對朱大軍說,大軍啊,這起事件的性質是惡劣的。你們政法部門必須重拳出擊,全力以赴儘快偵破此案,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嚴懲不貸。同時,要精心組織,謹慎行事,確保兩個小孩的生命安全。

朱大軍在電話中說,王書記,你放心,我明白。

王天恩放下電話,點上一根煙抽了兩口,簡單地理了理思緒后,又給黑鐵膽打了一個電話。

王天恩在電話中對黑鐵膽進行了安慰,並一再強調,這起事件的性質是嚴重的,市委是高度重視的,也相信必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告破。

黑鐵膽說,王書記,這麼晚了,你還沒有休息。他們讓你為這件小事分心,不應該啊!

王天恩在電話中大聲地說,鐵膽啊,你這是什麼話?什麼小事,這在你們家,在韓冰的心中,那就是天下最大的事!你可要好好穩定韓冰的情緒,我怕一個女同志,一個母親,受不了。另外,這個事情已經交給公安上了,你們就放心好了。該吃的時候吃,該睡的時候睡,別案子帶沒破,先搞垮了咱們自己。

黑鐵膽苦笑了一下說,王書記,謝謝你,我們會注意的。

在市政法委書記朱大軍的親自督導下,市公安局在當晚就成立了「1.23」專案組。公安局長鬍長林任專案組組長坐鎮指揮,副局長黑明天具體負責此案的偵破。專案組從全市公安系統抽調了十幾名精兵強將,當晚就開了第一道案情分析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