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64章 十萬火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64章 十萬火急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65節第664章十萬火急

見韓冰痛苦萬分、不能自拔的樣子,黑鐵膽還真擔心她會崩潰。黑鐵膽就給妹妹黑鐵梅打了一個電話,讓她明天早上過來陪陪韓冰。

黑鐵膽在電話中並沒有說了孩子們失蹤的事,他怕黑鐵梅一旦得知這一情況會鬧得滿城風雨。

在公安那邊,早就開始了馬不停蹄的工作。

通過黑鐵膽夫婦對各種細節的回憶,加上專案組已經掌握的情況,胡長林他們初步確定了以下幾點案情特徵。

第一,綁匪比較老練,不是第一次作案。從作案前的準備到作案后的勒索,顯得相當沉著。

第二,綁匪對黑鐵膽一家人很熟悉,應是本市人作案,但也不排除外地人來此流竄作案的可能性。如果是外地人,他們一定在山陽市做了較長時間的踩點。綁匪不僅知道黑鐵膽一家的經濟條件,而且對他們孩子的情況也很清楚。

第三,綁匪有通訊工具,有相對獨立的住房。否則不可能從容安置兩個孩子。

第四,綁匪不是一個人。原因是電話中的綁匪說了「我讓人把他們叫醒」這句話。第五,綁匪有一定的文化程度。原因是電話中說了「完璧歸趙」、「理解萬歲」、「我們雖然一無所有,但我們有的是時間」等話語。

根據這些特徵,專案組定下了初步的偵破方向。用胡長林的話說,那就是兵分三路,齊頭並進。

第一組在黑鐵膽家守候,監聽電話,掌握情況,並對黑鐵膽夫婦實施相應的保護和安慰。第二組明天跟蹤黑鐵膽,監控他與綁匪的交易情況,如果可行,在保證人質安全的前提下,實施現場抓捕。第三組調查綁匪的電話信息,尋找綁匪可能藏匿的地點。並往周邊幾個縣市發出協查通報,看最近一個時期外地有沒有類似的案件,考慮是否有併案偵察的可能性。

大案來臨,壓力雖然大,但也是一次機遇。在胡長林看來,這就是他立功受獎、提升威望、晉陞職務的一次難得機遇。他也了解市委王天恩書記的脾性,犯罪分子如果敢於在山陽的地面上胡作非為,王書記就認為是對他自己的挑戰,就是費盡千辛萬苦,想盡千方百計,走遍千山萬水,也一定要將這些犯罪分子繩之以法。更何況這次是針對市紀委書記黑鐵膽家裡的一次綁架案,胡長林覺得必須抖擻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來。

胡長林自認是王天恩手下的一名幹將,這種時候,正是他表現的絕佳機會。他必須以最高昂的精神狀態和最果斷靈活的方式投入到辦案中,以進一步贏得王天恩書記對他的信任。

雖然時間有些晚了,但胡長林考慮一下,還是撥通了王天恩書記的電話。

胡長林說:「王書記,這麼晚了,打擾您休息,實在是不好意思埃」

王天什麼打擾不打擾,你們公安幹警在前線沒明沒夜地工作,我耽誤一會兒瞌睡算個什麼?再說了,山陽出了這麼大一樁案子,紀委書記的兒女被綁架,這還了得。我怎麼能睡得安穩?」

胡長林說:「王書記,針對這起案子,專案組已經成立了。經過分析研究,初步的偵查方向已經定下來了。」

王天恩說:「好,這就好。長林啊,對於破案,你們有幾分把握?」

胡長林說:「王書記,現在雖然還不能說百分之百,但有您的英明領導,加上我們廣大幹警的努力,我相信會給您一個滿意的結果。」

王天獠皇歉我的結果,而是給全體山陽人民的一個答卷。你們一定要全力以赴,拿出一份讓山陽人民滿意的答卷啊1

胡長林說:「王書記,您放心,我願意立下軍令狀,破不了案,抓不住綁匪,我胡長林就地辭職。」

王天恩說:「好,好,我就欣賞你這種性格。凡事不幹則已,要干,就一定要干成一流。」

胡長林說:「這都是王書記您教導我的,只是我乾的還不夠好。」

王天恩說:「長林啊,你們辦案的具體細節我就不過問了。這個事,你也清楚,黑鐵膽書記的兒女被綁架,這是什麼性質?這案子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告破。不過,我也給你們提個醒,一個是有勞有逸,注意休息。一個是要智勇雙全,要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成功。」

胡長林說:「王書記,我們一定會在您的指導和關心下,把案子辦好。」

營救人質是一項刻不容緩的工作,人質的生活條件沒有保障。比如食品、藥品、衣被等。同時,更為可怕的是人質的生命安全隨時會受到威脅。如果綁匪心理上再有一點歇斯底里的話,人質的生命安全將更沒有保障。因此,「1.23」專案組剛一組建,就開始了馬不停蹄的工作。

24日凌晨,電信部門反饋的信息表明,給黑鐵膽家打電話用的是一部手機。手機卡是10天前在白河縣所買,經查證,買主所用的身份證是偽造的。白河縣公安部門連夜前往當地營業廳調查,因為是10天前的事情了,營業員已經回憶不起當時顧客的任何特徵。不過,根據當時買主所填寫的購卡信息,公安部門獲取了難得的犯罪嫌疑人的筆跡。

胡長林應該說也是一名工作狂,他屬於玩起來不要命、工作起來也不要命的性格。他的這種性格,市委王天恩書記還是比較欣賞的。胡長林在警校學的就是刑偵,業務素質是一流的,經他的手,也破了不少大案要案。可以說,胡長林這個公安局長,是他一路摸爬滾打走上來的。他也決心在這個崗位上干出一番事業來。

在眼下這特殊的時刻,胡長林一直堅守在公安局指揮中心。他和副局長黑明天反覆推敲案件的每一個細節,希望能找出綁匪的漏洞。經過分析,他們認為,黑鐵膽家的兩個孩子每天都是從幼兒園排著隊走回家的,他們所走的路線是固定的。如果有人想綁架他們,如何才能將他倆從小朋友的隊伍中分離出來呢?明搶肯定是不行,只能是設法自然地將他倆引出來。要引出來,只有兩個辦法。一是用孩子們喜好的東西作誘餌。二是熟人作案,以接孩子為由,將其騙出來。

第一種情況的可能性不大,因為這倆孩子家庭條件優越,吃的玩的要啥有啥,基本上不會被一個陌生人用物品將其騙走。第二種的可能性較大。專案組立即調取沿途各監控探頭所攝取的監控畫面。

副局長黑明天因為和黑鐵膽是老熟人,他對小山和小菲這倆孩子也是熟悉的。幼兒園門前的監控畫面顯示,他們這一隊學生是在下午5點半鐘走出學校大門的。

第二個監控點表明,當孩子們走到第一個大街拐角處時,兩個孩子仍然是在隊伍中的。

第三個監控點所拍到畫面,兩個孩子依然在隊伍中。當調取第四個監控點的畫面時,卻發現這一處的監控探頭沒有畫面。

公安幹警立即到實地查看,原來這一個監控探頭已被人為地破壞了。經過進一步調查,這一個監控探頭在兩天前還是正常的。

第五個監控點的畫面中已沒有了姐弟倆的身影。很顯然,孩子們是在第四個監控點附近被人弄走的。而這一處監控探頭恰恰是剛剛損壞的,可見這是一次精心謀划的綁架案。

小山和小菲被綁架的這一地點是一個丁字路口,一邊是朝著學校的方向,一邊是朝著黑鐵膽家裡的方向,另一邊通往市中心。根據監控錄像的內容分析,綁匪只能是前往通向市中心的那條路。而進一步的監控內容顯示,這條路上也沒有出現兩個孩子的身影。可以確定,綁匪是用車輛作案的。

到這個時候,雖然綁匪還沒有浮出水面,但專案組已經獲取了不少很有價值的線索。一是手裡有了綁匪的筆跡。二是基本上可以確定這起綁架案是熟人所為。三是可以確定綁匪手裡有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