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66章 傻妹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66章 傻妹子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67節第666章傻妹子

黑鐵膽夫婦在家中是如坐針氈,韓冰在心裡暗罵著小紅不是東西,而黑鐵膽則擔心著下午的行動能否成功。

報了警,如果不能妥善處治,反而會害了兩個孩子,那就得不償失了。家中的兩個警察就反覆地安慰他倆,並說下午的行動已經進行了周密的安排。說只要黑鐵膽冷靜,就當身邊沒有警察,按綁匪說的去做就行。胡長林局長說了,一切都在警方的掌控之中。

幾輛沒有掛警用牌照的小汽車早早地就開到了解放廣場,便衣警察們牡匭謂行了詳細地勘察,對綁匪可能出現的地方與逃跑的路線進行了一一鎖定。

另一組警力目前正在范莊裡進行摸排。他們拿著小紅的照片,找當地的老百姓進行指認。

黑鐵膽提前半個小時來到了解放廣場,就站在那個指定的電話亭旁。廣場上有不少人,每個人在他的眼裡都像是綁匪,也都不像綁匪。原來他也經常看一些港台片,比如周潤發、劉德華等人主演的影片,裡面就有不少綁匪作案的情節。可那都是虛構的,更何況即便真的有,那也是在資本主義的香港與台灣。沒想到,這種事情竟然發生在了山陽。居然還發生到了他黑鐵膽一家的身上。這件事真的讓人有一種似夢似幻、天旋地轉的感覺。

其實綁匪高大林比黑鐵膽提前了一個小時來到了解放廣場,他先在四周轉了轉,看有沒有警察,有沒有警車。隨後,他便躲在廣場旁的一個爛尾樓里,用望遠鏡觀察著黑鐵膽的一舉一動。

快到下午3點半了,這時候一個小青年卻一直在電話亭里打電話。沒完沒了,談天說地。黑鐵膽拍了拍亭子的玻璃窗,用手指了指手錶。那青年回過頭來,一臉的憤怒與鄙視。黑鐵膽只好在一旁默默地等待,暗暗祈求綁匪不要因為打不進電話而不再和他聯繫。

小青年終於打完了電話,走了出來。黑鐵膽連忙跑進去,裝作要打電話的樣子,以防再有別的人擠進去。這時,電話響了。一看時間,正是3點半鐘。他連忙接過電話:「喂,喂喂。」

電話那端問:「是黑鐵膽書記嗎?」

「是我,是我。」

「很好,很準時。錢都準備好了?你也沒有報警吧?」

「錢準備好了,就在我車的後備箱里。報警,那哪敢呀1

「很好,我很滿意。下面,請你聽清了。你先坐在車裡別動,半個小時以後,你開上車,到市中心醫院的門口等候電話,我直接和你的手機聯繫。」

黑鐵膽還想再說幾句,對方已掛斷了電話。

黑鐵膽只好坐到了自己的車內,不停地看手錶。

這期間,高大林早已坐計程車來到了市中心醫院。

半個小時以後,黑鐵膽便連忙開上車朝市中心醫院的方向奔去。他不知道,後面還有幾輛警車已經悄悄地跟上他了。

到市中心醫院的門口,黑鐵膽的手機就響了。是一個很陌生的號,他按下了接聽鍵。

「黑書記吧,你的車不要停,繞著醫院轉上四圈。記住,是四圈。」

黑鐵膽只好圍著醫院轉上了圈。後面的一輛警車跟著轉了一圈后,不敢再跟了。因為他們覺得這是綁匪在觀察後面有沒有跟蹤車輛。與指揮中心聯繫后,胡長林當即指示,換另一輛車跟進。每過一段時間就換車。

轉了四圈后,黑鐵膽又接到了綁匪的電話。

綁匪說,黑書記,你把車開到市直幼兒園對門的蘭夢咖啡廳門口。鎖上車后將鑰匙丟在咖啡廳門口右邊的果皮箱里,不要回頭徑直走。如果我們確認車內是200萬元,並安全地帶走後,你們的一雙兒女自然會平平安安地回去。

與此同時,高大林的情人接到了高大林的電話。讓她不要開車,打的到蘭夢咖啡廳門口去把黑鐵膽的車開走,一直開到濱江大道的新橋橋頭,等候和高大林會合。那兩個孩子就不用管了,扔在出租屋裡就行。

女人就打的來到了咖啡廳的門口,她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從果皮箱里取出了車鑰匙,駕上了黑鐵膽的那輛黑色福特汽車向濱江大道馳去。

現在有人已將裝有200萬元現金的車開走,要不要實施抓捕?正在胡長林擔心人質的安全而下不了決心時,在范庄村裡進行摸排的一組人報回了好消息。說已經有人認出了小紅,就在這個小區里租住,和她同住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男青年。他們這一組人正在悄悄地包圍他們所住的出租屋,馬上就可以破門而入了。胡長林一拍桌子,大聲說:「好極了,收網1

經過幾輛警車的圍追堵截,女綁匪被警方生擒活拿,人贓俱獲,200萬元現金完璧歸趙。警方當即將其帶回公安局進行突審,在實事面前,女綁匪沒有任何狡辯的餘地。她只好承認了她就是這起綁架案的主謀,並供出了她的同夥高大林。

不過,讓警方與黑鐵膽他們吃驚的是,這個女人並不是小紅,而是小紅的妹妹小青。她們兩個長得幾乎是一模一樣。

小青也在山陽,她是副市長白鵬舉家裡的保姆,因為她常到黑鐵膽家來找姐姐小紅,因此小山、小菲兩個孩子與她都很熟。

小青交待說,兩個孩子現在仍在她的出租屋內,一切平安。但從前方警察反饋過來的信息表明,現在屋內沒有一個人。在警察的追問下,小青也被搞糊塗了。她一再說她剛才,頂多是半個小時前,她走的時候,兩個孩子還好好的呆在屋子裡。他倆的手腳都被捆得相當結實,根本沒有自己解脫出逃的可能。可謂是插翅難飛,難道還真的能不翼而飛?這時,專案組明白,案件複雜了,也變得更為棘手了。

警察讓小青給高大林打電話,對方已經關機,根本聯繫不上了。警察就讓小青仔細想一想高大林目前可能藏身的地點,還有沒有其他的聯繫方式。

小青到這個時候,才發現如果高大林不和她聯繫,她根本就不知道到哪裡去找高大林,也弄不清他是個怎樣的人。他的年齡,他的家,他的職業,他的一切她都不知道。甚至,她連一張高大林的照片也沒有。

原本以為這高大林是她最熟悉的人,可其實卻是她最陌生的人。她對警方說,他們雖然是經常相會,可都是高大林來找的她。她除了高大林的電話,對他的一切都不知道了。現在來看,這個高大林的的確確是一個謎。

警方盤查了一陣子,感到小青並沒有說慌。大家便認定這一個高大林肯定是一個慣犯,說不定還是一條被通緝的露網大魚。

這傢伙也太狡猾了,肯定是一個老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