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67章 瓮中之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67章 瓮中之鱉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9章第八卷較量無聲

第668節第667章瓮中之鱉

聽說孩子們不見了,黑鐵膽兩口子當即就懵了。

這時有人按了門鈴,兩個警察、一個保姆,當然還有黑鐵膽夫妻倆都緊張地站了起來。打開門,是花店的傳送員,他抱著一束血紅的玫瑰,還有一個精緻的小紙盒。

黑鐵膽簽收以後,打開了那個小盒子。裡面裝的是兩隻小孩子玉石掛件,一個佛,一個觀音。

這兩個東西,韓冰是再熟悉不過了,玉佛是小菲的,玉觀音是小山的!

緊張的一家人守在電話機旁,焦急地等待著綁匪的電話。可綁匪卻一直不和他們聯繫,難道兩個孩子……他們不敢再想下去了。

黑鐵膽的家,公安局「1.23」專案組的辦公室,都被相同的沉重空氣擠壓著。燈,都亮了一夜。

高大林,你究竟躲在哪裡?

兩個孩子,現在是否還活在人世?

這綁匪也真能沉得住氣,直到1月25日下午5點半,才往黑鐵膽的手機上撥了電話。

黑鐵膽早已是心亂如麻,而高大林倒是極為鎮靜。

高大林說:「黑書記你不守信用,報了警。高叔我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黑鐵膽定了定神說:「誤會,絕對是誤會。我們根本就沒有報警,不知道那些公安是怎麼突然出現的。」

「我送給你家的禮物想必已經收到,這只是一次警告。我知道,現在到處都是條子,包括你家裡。但他們真的就能抓住我,能保證人質的安全。我不信,你們也不信,只有鬼才信。」

「求求老弟不要再傷害我們的孩子,錢的事好商量。」

「那好吧,我是講信用的人。贖金仍是200萬。如何交易,你聽我的電話。當然,你還可以報警。不過,到時候你們再收到的就決不會僅是兩塊石頭了。」

「明白,明白,全聽老弟您的,我們只想儘快見到我們的孩子。」

接下來,筋疲力盡的兩口子經過反覆商量,決定這一次是再也不能給胡長林他們通報情況了。他們如果再一插手,萬一又搞砸了,小山和和小菲肯定是死路一條。

黑鐵膽決定直接和高大林聯繫,哪怕是300萬,是500萬,也要把倆孩子救回來。

黑鐵膽還不清楚,他們家裡的坐機,他們兩口子的手機都已經被警方監控。警方已經介入,哪裡還有撒手的道理。

傍晚時分,黑鐵膽按照剛才高大林給他的指示,車上帶著那200萬元的現金,隻身一人前往鳳凰山腳下。同上次一樣,高大林同樣命令他圍著山腳下的一個大轉盤轉上了四圈。

隨後,黑鐵膽便將車開往白龍江南岸的鐵家莊。黑鐵膽根本不知道,後面仍有警車跟隨,只不過到一個路口就換一輛車。他沒有發現,高大林同樣也沒有發現。

黑鐵膽根據高大林的指令,將車停在了一家洗腳城的門口就迅速離開了。很快,高大林就出現了。他和一個女人每人抱了一個小孩,小孩的頭上都蒙著圍巾,像是兩口子抱著孩子要去醫院看病的樣子。幾個人上了車,那女的一踩油門,這輛黑色的福特就一下子沖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淡淡的夜色中。

胡長林得知高大林和孩子們都已經上了車,便下令將這輛車圍堵在山陽市郊。必須一舉將高大林拿下,如果情況危急,可將其當場擊斃。

高大林的小車剛一出市區,後面的警車就拉響了警笛。高大林從懷中掏出了一把六四式手槍,子彈上膛,保險打開。他讓那女的將車速提高,想擺脫掉後面的警車。但在前面的公路上,已出現了路障。幾輛警車閃著警燈,一群刑警和武警早已全副武裝地等在那裡了。沒辦法,高大林的車只好離開大路,向一條彎彎曲曲的山間小路開去。後面的警車隨即一窩蜂地拉著警笛追了過去。

車到山下,沒路了。高大林的車一下子撞到了一棵巨大的橡樹上,熄火了。高大林和那個女人迅速下車,高大林打開後備廂提過一大袋現金,那女人則從車上拖出兩個孩子,兩個人就慌不擇路地向山上跑去。

後面的警察也下了車,一路小跑追了上來。

山腰處有一個小山洞,高大林他們便鑽了進去。高大林說:「花妹,看來咱們這一次是要掛了。不過,你放心,就是死,哥也要和你死在一塊兒。」

花妹說:「哥,我不怕。自從跟你那一天,我就有心理準備。只不過沒想到這一天會來得這麼快。話又說回來,這幾年和哥天南北地走,該享受的我都享受過了。就是死,也值了。」

高大林說:「花妹,你能這樣想,我就安心了。」

高大林從山洞裡探出腦袋觀察了一會兒,發現不少警察正在下面探尋他們的蹤跡,但似乎目標還不明確,尚不知道他們正藏身的這個山洞。他就對花妹說:「這次行動雖然不妙,但咱也不能坐以待斃。」

花妹說:「哥,我知道。你總是說,我們要把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到萬不得已,決不輕言放棄。」

高大林說:「花妹,說的好。咱倆還有機會,這把槍你留祝一會兒我出去把他們引開。他們走了,你就帶上錢出去,把倆孩子就扔在這裡。我們日後仍在新疆石河子會面。」

花妹說:「我知道。」

高大林又說:「如果萬一我沒有將這些該死的條子引開,你就把倆孩子嘴上的封條撕掉,讓他們放聲大哭,你再朝外面放兩槍。就說,如果警察們敢上來,咱就開槍打死這倆孩子。問咱有啥條件,就說咱要他們保證咱倆安全離開。公路上要有專門的汽車等咱,錢咱要帶走。咱們上車后,可以先放一個孩子。等咱們安全后,再放另一個。出去后,咱倆仍在老地方會合。花妹,你記住了?」

「哥,這又不是第一次了,放心吧。」

「這錢,咱倆還是分開來帶比較安全。我先帶走一半,剩下的你帶好。」

「哥,這我懂。你常說,雞蛋不能放到同一個籃子里。」

高大林便從黑色塑料袋裡掏出來大約100萬的現金,裝在了他隨身攜帶的那口旅行挎包里。他拉過花妹,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長長地吻在一處。隨後,高大林便趁著夜色向大山的深處摸去。

不久,追蹤而來的警察們就發現了這一個小山洞,隨即將其團團包圍。此時已是深夜,看不清裡面的情況。警察就向裡面喊話,讓高大林舉手投降,放出人質。一開始裡面並沒有動靜,過了一會兒,傳出了兩個孩子的哭聲。接著又從山洞裡傳出兩聲槍聲,一個女人大聲地說:「外面的警察聽著,要想人質活命,你們必須全部撤走。」

副局長黑明天拿起手提喇叭嚴厲地喊道:「裡面的人聽好了,你們已經被警方團團包圍。對抗是沒有絲毫出路的。如果敢傷害人質,必是死路一條。現在我命令你們,交出武器,雙手抱頭,走出山洞。否則,警方就會採取斷然的措施。」

山洞裡的人也不答話,只是朝洞外放了一槍。

綁匪手裡有槍,現在又是半夜。警方也不敢貿然行動,讓人稍稍寬慰的是山洞裡仍有時斷時續的哭聲隱約傳來,報告著人質尚在人間的消息。

寂靜的大山黑沉沉的,山上的大樹冒著張牙舞爪的陰影。遠方的白龍江閃著幽光,天上雲層壓得極底,幾顆星星從雲縫裡鑽出來偷窺著人間。平日里風景優美的鳳凰山眼下就像是一個令人驚肉跳的玄冥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