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71章 *日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71章 *日記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這是一個周末,胡長林便開上車進了鳳凰山,他進山是來打獵的。與他同行的,還有他的兩個老「炮友」,一個是常務副市長杜天堂,一個是交通局長石磊。

胡長林他們進山,至少要帶三把槍。

這一次,除了局裡給胡長林配發的一支「77」式手槍外,他的警車上還放了兩把特警用的微型衝鋒槍。

胡長林的槍法很好,每一次進山,都是滿載而歸。他的獵物有野雞、野兔、野豬、野羊等。有些獵物,他會帶回山陽分送給如吳天彪那樣的朋友們。有些獵物,他會直接給飯店送去,讓飯店按照他的口味,或煮,或烤,或炸,來一個現場製作。

而他的炮友交通局長石磊的槍法就差遠了,進一次山,他基本上都是十槍九空。不過,他喜歡打槍的感覺,如同常務副市長杜天堂一樣。

杜天堂早年在白沙集團當董事長時,就有一個愛打槍的嗜好,因此,他的槍法也是頂呱呱的,甚至還可以與專業出身的胡長林有一拼。

這一次進山,胡長林他們三個人同樣收穫不校

胡長林幾乎是一槍一個準,彈無虛發。不到兩個小時,他就收穫了一隻野羊,三隻野兔,還有一隻野雞。野雞太小,又被子彈打得不成樣子,胡長林看了看,就把它給扔了。

杜天堂的確與胡長林有一拼,有兩隻野羊、兩隻野兔成了他的槍下之鬼。

石磊呢,與往常差不多。他出了一身汗,腿都跑酸了,只打到了一隻野雞。杜天堂看了看,這隻野雞似乎還是胡長林嫌小扔掉的那隻。

收工后,胡長林就笑著說,兩位領導哥,今天咱們的收穫不錯,我帶你們到一個新開的農莊里,讓他們幫咱們加工加工。

石磊擦了擦滿臉的汗水說,好好,我都快累死了。

杜天堂一語雙關地笑道,石主任,咱們仨就屬年輕,身體咋就這麼虛呢?

石磊擺了擺手說,我怎麼能同你比,杜市長你是寶刀不老,白酒還是公斤量。我呢,三兩酒就不行了。

杜天堂說,我的酒量是大,可我也是經常性地喝倒埃你呢,我從來也沒有見你喝暈過。

石磊說,我的酒量太小,一般不會喝暈就已經不行了。

杜天堂說,不是吧,我看你是的定力好,這就叫慎獨是不是?

石磊笑笑說,什麼慎獨慎眾,我喝酒那是真的不行。

杜天堂說,石主任,俗話說壺裡乾坤大。哪一天,你也醉一會,感受一下。

石磊搖搖頭說,算了吧,我是沒那個福氣了。

胡長林把車開到一處山間的農家山莊,這裡的老闆是他的一個朋友。這裡說的是農家山莊,其實裡面的設施還是相當的高檔。因為有公安局胡局長這樣的朋友,這處山莊便設有黃、賭、毒等特色項目。

一見是胡局長的車,胖頭老闆連忙跑了過來。車剛停穩,老闆就連忙拉開了車門,躬請胡長林下車。

胡長林呵呵一笑說,胖頭啊,他們兩位才是大老闆,你可要照護好了。

胖頭眯眼一看,眼前的這兩位似乎是常務副市長杜天黨、市交通局長石磊,遂點頭哈腰地把三人引到山莊裡面的那間最豪華的包間888。

胖頭老闆給胡長林他們三個沏上剛從冰箱里拿出來的最好的茶葉——福建大紅袍,敬上山莊里最好的香煙——古巴哈瓦那大雪茄。並讓人將車上的野羊抬到廚房慢慢烤制。

一切安排就緒后,胡長林就說,胖頭啊,你去忙吧,我們要玩一會兒鬥地主。

胖頭臉上堆著赸笑說,好的,好的,有什麼吩咐,直管下命令。

杜天堂沒有想到,胖頭出去不到5分鐘,就又返身回來了。

原來,他給三個人每人拿來了一板人民幣。

胡長林說,胖頭啊,這怎麼好意思。

胖頭笑笑說,胡局長,一點小意思,不就是娛樂嘛!

胡長林擺擺手說,那好,謝謝了埃

胖頭仍是滿臉堆笑說,好,哥們玩吧。肉烤好了,我來叫你們。

胖頭走後,胡長林就問,兩位領導哥,玩多大?

杜天堂拍了拍手邊的這捆錢說,多大都行。

石磊說,一至五吧。

在牌桌上,一至五就是一百到五百。這種玩法已經夠大了,一個人如果運氣好,一個下午就能贏上幾萬塊錢。當然,如果手氣差,也能輸掉幾萬元。

胡長林說,好,就一至五吧。

胡長林洗了洗牌,三個人就玩起了鬥地主。

也不知是杜天堂的運氣好,還是牌技好,或許是那兩個人都在讓他,故意輸。反正,不到一個小時,杜天堂就贏了一萬多元。

這其實也是牌桌上經常見到的情景,那就是官最大的那個人總是贏。

杜天堂點了一根煙,伸開雙臂,打了一個哈欠。

胡長林說,杜市長的手藝就是不一般啊!

杜天堂哈哈一笑說,承讓,承讓了。

這時,胖頭走進來說,胡馬局,野羊烤好了。要不,先用餐?

胡長林說,好,那就吃飯吧。

三個人便來到一個小餐廳里,啤酒就烤羊,美美地享用起來。

胖頭這時附在胡長林的耳朵上說,胡局長,你這一陣子沒有過來,我這裡又新來了一位極品小姐,是地道的杭州妹子。不僅臉盤漂亮,那身材更是一級棒。要不,先讓這位美人過來,陪陪你?

胡長林哈哈一笑說,兄弟,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不久,三位所所所謂的極品小姐就推門進來了。胡長林一見,果然是精品,他立即來了精神。他要激情澎湃地玩起他的第二項休閑節目——放炮。

胡長林對胖頭說,再開兩個小包,讓兩位哥過去。

胖頭小聲說,已經開好了。

杜天堂與石磊各自選了一位心儀的小姐,先後離去了。

見眾人走了,胡長林便對留下來的那位小姐說,來,妹子,坐這裡。

小姐倒很大方,她一屁股就坐在了胡長林的懷裡。胡長林用筷子夾了一大塊烤肉塞進小姐的口裡說:「妹子,咋稱呼你喲?」

小姐說:「大哥,叫我阿桃好了。」

胡長林說:「阿桃,這名字好,這名字好。這名字水靈,誘人1他便將手上的油膩用濕毛巾擦乾淨了,伸進了阿桃的毛衣裡面去摘桃子。

阿桃的胸部像兩座大山,堅挺飽滿,彈性十足,新剝如雞頭肉,彈動似兔蹬鷹。

胡長林的兩隻手貪婪地在阿桃的乳方上又抓又摁,那真是愛不釋手,流連忘返。阿桃也慢慢解開胡長林的腰帶,一隻細細的小手便握起了他的下體搓動著。

胡長林這時是烈火焚身,心急難奈。他一下子就剝去了阿桃的毛衣,用嘴在阿桃的兩隻蜜桃上胡亂啃了起來。味道好極了,野羊的吳相比,那實在是差得太遠了。

在搞的時候,胡長林有兩種喜好。一是喜歡讓小姐吹。二是喜歡讓小姐跪在前面,他要從後面進入。

他覺得這兩種方法能讓他感受到男人的統制欲。在享受男女之歡的同時,可以讓他進入到一個唯我獨尊、君臨天下的迷幻世界。

接下來,阿桃便按照胡長林的要求,讓他死去活來地享受了一番。胡長林感到這個阿桃果然是人間尤物,稱之極品小姐一點也不為過。隨後的日子,他便經常上山打獵,享受吃桃子的快樂。在他的關照下,老闆又在山陽市區開了一處休閑場所。這阿桃也幾乎成了胡長林一個人享用的專供產品。

在石磊那邊,今天侍奉他的是一個叫尖尖的小姐。

尖尖如眼一看,就知道石磊是一個有身份的人。因此,尖尖一上來就放開了來陪石磊。

沒想到,石磊並不著急著辦事,而是一邊品茶,一邊和尖尖拉上了家常。

等把尖尖的事情掌握得差不多了,石磊把拿出一本日記本來,埋頭記著什麼。

尖尖瞄了一眼,原來是一本《體驗日記》,看了看說說明,這已經記到第10本了。

石磊讓尖尖脫光衣服后,又伏下身來,仔細地看了看、嗅了嗅尖尖的下面,那神情,就像是福爾摩斯在探案。

讓尖尖沒有想到的是,石磊又拿出一把隨身攜帶的瑞士刀,用小剪刀剪下了尖尖下面的幾根體毛,小心地放進真空塑料袋裡。

做完這番功課,石磊才騰身而上,和尖尖在床上爭鬥起來。

事畢,石磊又在筆記筆上記錄了一些內容。原來是在描述自己與尖尖之間的體驗體驗。

記罷筆記,石磊在尖尖的臉上親了一口說,寶貝,你可以走了。

尖尖說,哥,不要忘了妹妹。

石磊笑笑說,記住你了。

從此以後,杜天堂、石磊、胡長林三個人之間是心照不宣。只要時間允許,三個炮友就會湊在一起重上鳳凰山。

山上,有他們的共同愛好——野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