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72章 胸與腦的關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72章 胸與腦的關係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這天晚上,杜天堂、石磊、胡長林三個人又聚在山上的「天外天」農莊里打牌消遣。

他們幾個因為都是重要人物,因此,三個人的手機總是響個不停。他們又不是等閑人物,手機又不能關。

杜天堂就笑著說,你們說,當官有什麼好,連個手機也不能關。

石磊說,就是,電話都讓人煩死了。

說著說著,石磊的手機又響了,一看,是陳圓圓打來的。

陳圓圓還是當年全國舉行女警風采大賽時,被特招進了警察隊伍。當時,她還是西山縣電視台的一名記者,人送綽號是「西山名妓」。

風采比賽結束后,陳圓圓就以自己的姿色加才幹留在了市局的宣傳處。她的主要工作就是主持由市公安局與市電視台聯辦的、每周一次的「警苑風景線」這檔節目。

陳圓圓的第一個情人其實並不是石磊,而是當年的西山縣縣長白鵬舉。陳圓圓還是通過她遠房表舅白鵬舉的關係才由農村到西山賓館上了班,並在白鵬舉的關照下又調到了西山縣電視台,滿足了陳圓圓一個最大的願望。那時,陳圓圓最想乾的就是記者。

白鵬舉離開西山後,陳圓圓就和當時的縣委書記石磊傍上了。陳圓圓由西山名記或名妓又成為了一名警察,那還是通過石磊一手辦成的。

陳圓圓到市公安局上班后,就成了石磊與白鵬舉的共用情人。

因為眼下石磊還沒有結婚,陳圓圓就把重點放到了石磊的身上。是啊,又有哪一個女人不想成為石磊這樣官員的妻子呢?

可陳圓圓的進攻效果並不明顯,石磊總是在應付她,對她的態度一直是不明不白,不長不圓。

陳圓圓早就焦心死了,因為她也清楚,石磊的心思全放在了《山陽日報》社記者宋小梅的身上,可人家宋小梅對他石磊反倒是不冷不熱。

石磊這時正與杜天堂、胡長林聊得正歡,拿起手機一看是陳圓圓打來的,就非常冷靜地說,是圓圓啊,我正在開會呢,一會兒我打給你。

說罷石磊就掛了電話。

胡長林笑著說,石主任,圓圓可是我們市局的警花啊!怎麼,你還……

石磊笑笑說,是嗎,警花,我看也很一般嘛!

杜天堂說,咱們石部長是鑽石王老五,他現在的眼可是高著哩。

石磊說,哪裡哪裡,我早就想結婚生子了,可緣份不到埃緣份,你們懂的。

杜天堂哈哈一笑說,什麼狗屁緣份,我看你就是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你的眼睛早就花了。

石磊說,是嗎,我眼花了嗎?

胡長林說,石主任不是眼花,而是慎重,一個高級領導幹部的妻子必須是優中選優。

胡長林本來還要說就像黑鐵膽與韓冰那樣的,可他猛地想到韓冰當年是石磊的初戀情人,石磊與黑鐵膽是情敵關係。他就把這一句話活生生地咽進了肚子里。

杜天堂接過話茬說,不錯,就像我們家那口子一樣的才行。外面彩旗飄飄,家中紅旗不倒。

杜天堂的老婆張小霞與情人白如雪和平共處共項基本原則的事,胡長林與石磊都清楚,也分明有些羨慕。

石磊笑笑說,要找我就找像嫂子那樣的。

杜天堂說,這就對了。

幾個人聊著聊著又聊到了黑鐵膽的身上,杜天堂說,鐵膽這人不錯,就是太剛直了。他在官場上得罪的人太多,他還不明白百鍊鋼化為繞指柔的道理。

石磊說,他要是明白了,他家的孩子就不會被人綁架了。對了,長林啊,這起綁架后的真相你們查明沒有?

胡長林苦笑了一下說,主犯劉華強死了,那兩個從犯,就是那兩個女人,糊塗的要命,只知道跟著劉華強幹,卻不知道任何底細。因此,劉華強一死,一切線索都斷了。上哪兒去找幕後的真相?!

杜天堂說,那兩個女人都是典型的胸大腦校

胡長林說,不錯,就像這山莊里的漂亮妞們一樣。

石磊笑笑說,胸大腦小有胸大腦小的好處,山上的這幾個,如果腦部和胸部一樣大,咱們還真不敢玩呢!

杜天堂說,就是,就是。胸大腦小就是妙啊!

石磊突然怪笑了一下說,你們說,這個黑鐵膽算不算也是胸大腦小?

胡長林問,石主任,此話怎講?

石磊笑笑說,你們看,黑鐵膽這個人吧,胸懷很大,自視甚高,可他在為人處事上呢,完全就是一個黑臉嘛?他想以一人之力來拯救這個世界,你們說,他是不是胸大腦小?

杜天堂說,有道理啊,黑鐵膽在很多時候就是一根筋。不過,作為一個男人,胸大腦小可不是好玩的。

石磊說,不錯,一個男人,一個高級領導幹部,如果是胸大腦小,他就會處處事事與同僚過不去。

杜天堂說,黑鐵膽是我從白沙集團裡帶出來的,我對他很了解。怎麼說呢,他算是一個官場另類吧!

石磊不屑地說,官場另類,以後還有他好看的。

胡長林笑道,算了,不說了,咱們還是找幾個胸大腦小的小姐玩玩吧。胸大腦小,玩玩沒有後遺症。

杜天堂把桌子一拍說,好,是該放鬆放鬆了。

……

最近一段時間,陳圓圓給石磊打電話,石磊不是說在開會,就是說下鄉了,整得陳圓圓沒有脾氣。

因為此時已經是夜裡8點多了,而石磊說還在開會,陳圓圓就知道他是在搪塞自己。

陳圓圓想,關於自己的愛情已經到了最後決戰關頭,她必須衝破千難險阻,戰勝一切顯性或潛在的對手,拚死拿下與石磊的那一張鮮紅的結婚證。只要手裡攥住了結婚證,雖然只是一張紙,那也表明她陳圓圓是山陽市委組織部長的夫人。你想想,部長夫人是啥概念。有了這張紙,以後管他石磊在外面是彩旗飄飄還是黃旗飄飄。

想到這裡,陳圓圓就開車來到了石磊所在的那個濱江小區,把車停在了石磊所住的二號樓的外面。她要在此守株待兔,等候石磊的歸來。這一次,必須要讓石磊面對面地同她說清楚。這個婚到底是結不與結?或者,他石磊的心裡裝的究竟是誰,他究竟在自己的婚事上是如何打算的?

對,這一次,他必須得說清楚。

他媽的,老娘也不是好惹的!拂了老娘的意,誰也別想好過。就你石磊的那些破事,老娘能不清楚?大不了魚死網破、同歸於盡!

在那邊,胡長林又去找小姐了,石磊就小聲對杜天堂說,大哥,眼下這黑鐵膽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但我聽王國梁說,這小子似乎方寸並沒有大亂。

杜天堂笑笑,這就是黑鐵膽的過人之處。

石磊說,大哥,胡長林最近風頭很勁,是王天恩跟前的紅人,咱們幾個的關係又這麼好,是不是也把拉進咱們的「倒黑聯盟」呢?

杜天堂想了想說,咱們幾個關係雖然很近,但胡長林與咱倆不一樣,他與黑鐵膽之間沒有什麼利害衝突和個人恩怨。還有一點,胡長林在仕途上還想有更大的作為,因此,咱們的事,就不要告訴他了。其實,單憑咱五大惡人的力量,已經夠強大了。

石磊點點頭說,大哥說的是。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