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84章 滿地找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84章 滿地找牙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羅天一覺得,上次劉華強綁架黑鐵膽的一雙兒女,最後失敗了實在是太可惜。他在心裡就有些怨恨這個劉華強,錢沒拿到手,你為什麼不撕票呢?

如果你把黑鐵膽家的小山和小菲全撕了票,那黑鐵膽與韓冰夫婦還能出此的人五人六嗎?如果撕了票,那黑鐵膽夫婦即使不死、不瘋,還能勉強地活下去,那黑鐵膽的身上還會有硬氣和鬥志嗎?

不過,翻過來想想,上次的綁架案是強加在黑鐵膽身上的,他的一雙兒女還能完璧歸趙,也屬天意。但,這一次就不同了,你黑鐵膽與萬年紅和花莎莎這倆****都上了床,那就是你自作自受了。我羅天一監控並要揭發你,那完全是你黑鐵膽自找的,是你的內因在起作用。因此,羅天一就想,上帝這一次應當也會站在他羅天一這邊吧。

你想想,一個色鬼官員,上帝還能看著不管,甚至袒護並保佑他?

羅天一越想,身上的鬥志越是高漲。

君山雖然出名,但地方畢竟不大,還不到一平方公里,黑鐵膽他們很快就在君山上轉了遍。

眾人品了一會兒君山銀針,黑鐵膽就說,該走了,咱們下一步的重點是安化縣,去那裡再好好地研討一下黑茶,爭取把咱們西山縣的黑鳳凰早日推出來。

縣委辦主任張炎元說,是啊是啊,咱們的綠鳳凰早就叫響了,紅鳳凰呢,安徽的胡佳木只要到了咱們西山,很快就可以出籠。至於這隻黑鳳凰,那就靠咱們這一次的安化之行了。

副縣長羅天一說,有我們黑書記帶隊,咱們的安化之行一定卓有成效。

張炎元稍作安排,豹子開車走陸路,去益陽市等大部隊。大部呢,則乘船橫渡洞庭湖,在益陽上岸。然後,大家再乘車趕往安化。

一行人乘船在八百里洞庭湖上披波斬浪,都很興奮。

黑鐵柱說,咱們的白龍湖123平方公里,平日里看著就不小,可與這八百里洞庭湖相比,實在是小巫見大巫了。

旅遊局長王悅民說,那是無法相比的。歷史上,洞庭湖曾是中國第一大淡水湖。由於近代的圍湖造田,以及自然的泥沙淤積,洞庭湖面積由最大時的清順治年間到清道光年間汛期的湖面面積約6000平方千米驟減到1998年的2,820平方千米,新中國成立后被鄱陽湖超過而成為第二大淡水湖。

黑鐵柱說,單單是這2820平方公里,就是咱們白龍湖的20倍了,厲害,太厲害了!

黑鐵膽說,遠古時期的洞庭湖更厲害,它原是雲夢澤的一部分,歷來是華夏第一大淡水湖。當時的雲夢澤橫於湘鄂兩省間,面積曾達4萬平方公里,故司馬相如《子虛賦》有「雲夢者**百里」之說。後由於長江泥沙沉積,雲夢澤分為南北兩部分,長江以北成為沼澤地帶,長江以南還保持著浩瀚的水面,稱之為洞庭湖。

黑鐵柱說,4萬平方公里,那不是和咱們整個山陽地區一樣大嗎?厲害,實在是太厲害了。

在船上,張炎元就和黑鐵膽商量定下了今天晚上的一個活動。

船到益陽時,還只是下午五點多。

豹子開車拉上他們進到安化縣城時,天剛剛擦黑。

眾人安頓好后,美美地吃了一頓。

在吃飯期間,張炎元就給黑鐵膽的弟弟黑鐵柱,還有黑鐵膽的司機豹子如此這般地交待了一番。

豹子就開上車到外去買了一些東西。

隨後,趁別人不注意的時候,黑鐵膽就又與花莎莎單獨外出散步去了。

羅天一心想,裝什麼散步,還不是要去上床?

羅天一昨天在岳陽時,已經購置了一台帶有上鏡頭的高像素數碼相機,說是為了這次旅行拍照用,其實他是為了撲捉黑鐵膽與花莎莎單獨在一起的親昵畫面,最好是他們兩個的**鏡頭。為了能增強晚間的拍照效果,羅天一還弄了一個紅外鏡頭。羅天一已經想好了,黑鐵膽與花莎莎開了房,他就會在他們下榻的酒店對面找個合適的地方,希望透過窗子能拍到一些香艷的鏡頭。

另外,羅天一還悄悄買了一個錄音筆,希望能錄下黑鐵膽與花莎莎之間的浪言浪語。

羅天一在暗影中尾隨在黑鐵膽與花莎莎的後面,若即若離,躲躲藏藏。

羅天一想,眼下這種情況,自己即像是特工,又像是香港的狗仔隊。

不過,不管是特工還是狗仔隊,羅天一都覺得自己眼下從事的工作相當神聖。

羅天一不緊不慢地跟在黑鐵膽和花莎莎的後面,還用紅外鏡頭拍了幾張黑與花勾肩搭背的畫面。

羅天一就想,多愧了自己是個有心人,你看,這紅外鏡頭就是好,把暗影中的影像拍的是一清二楚。

羅天一正在小心翼翼地溜達著,突然,他覺得有人用了一個掃蕩腿一下子就把他給掃翻在地。分明又有一人上來就是一腳把他踢到了一棵法國梧桐樹下。

接下來,這兩個蒙著頭套的男人不由分說,上來又踢又跺,把個羅天一當時就打蒙了。

羅天一連聲叫到,大哥,大哥,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但兩個人並不搭話,只管猛揍。

羅天一感到口裡發腥,吐了一口,竟然吐出了一顆門牙和滿嘴的鮮血。羅天一伸手在地上摸了摸,天啊,這被打掉的牙還不是一顆,而是三顆。其中有一顆還是羅天一有一年到北京出差時安的金牙。

這顆金牙,兩個劫匪自然不知,羅天一就悄悄把這顆牙攥到了手心裡。

兩個陌生人一高一矮,那個矮個子又一把將羅天一提溜起來,好一陣耳光打得羅天一在黑夜裡兩眼只冒金星。

現在,羅天一連喊救命的力氣也沒有了。

兩個人打足打夠了,就把羅天一的相機、手機、手錶,還有身上的現金和各種銀行卡全部席捲而去。

兩個沉默的男人很快就消失到了夜幕之中,羅天一愣愣地坐在地上,很長時候沒有緩過勁兒來。

想撥打120急救電話吧,手機沒了。

羅天一又趴在地上仔細地找了找,總算把那兩顆被打飛的牙齒給找到了。

好在這個地方離他們下榻的酒店不遠,他就勉強一瘸一拐地艱難地走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張炎元第一個看到了狼狽至極的羅天一。

張炎元立即跑上前攙過羅天一問,羅縣長,這,這是咋了?

羅天一痛苦不堪地說,遇上劫匪了。

張炎元有些不解地說,沒想到,在安化縣也有劫匪。不過,也不意外。你像當年連殺幾十人的搶劫大案的核心人物張君等人就離安化不遠,他們好像是常德人。

羅天一捂著嘴巴吸了一口冷氣說,張君的案子我知道,張君團伙自1991年6月至2000年9月,在重慶、湖南、湖北三省市等地持械搶劫、故意殺人、搶劫槍支彈藥22次,致28人死亡、5人重傷、15人輕傷、2人輕微傷,劫得財物價值人民幣536.9萬元。案子破獲后,以張君為首的14人被執行槍決。

張炎元關切地說,就是啊,這個地方可不太平。這黑燈瞎火的,你一個人亂跑什麼?以後晚上再出去了,得結個伴。

羅天一說,好,好,我只是堅持飯後百步走,一個人隨便轉轉,誰會想到今天會出這樣的事呢?

張炎元說,光顧說話了,我看你傷的不輕,得立即去醫院。

羅天一說,好好,去醫院。張主任啊,我身上連一分錢也沒有了,都讓兩個王八蛋給搶去了。

張炎元說,沒事,我來安排,走,咱們立即去安化縣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