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89章 兵來將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89章 兵來將擋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黑鐵膽本想和張天彪、黑鐵柱他們好好地談一談,看如何才能讓三隻鳳凰在最短的時間內揚名國內,甚至是揚名國外,真正讓這三內鳳凰都有姓有名。

可五大惡人對黑鐵膽是步步緊逼,他只得先把三隻鳳凰的事放下了。是啊,也許,攘外必先安內,也有一定的道理啊!

黑鐵膽把應對五大惡人的事,全權交給了張炎元來處理。

一行人考察回到西山不久,縣委辦主任張炎元就把公安局的一個名叫石中堅的副局長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聊了很長時間。

石中堅是白沙酒業集團董事長石中玉的親弟弟,不久前由城關鎮派出所長一職提升為公安局副局長。

聽了張炎元的話,石中堅說,張主任,你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

張炎元說,這件事,你必須秘密地時行暗中調查。就是公安局長張小霞,也不能讓她知道。

張小霞是常務副市長杜天堂的老婆,局長黑明天調到市局后,她就由政委一職接手了局長的位置。

石中堅說,好的,好的,你放心,我明白。

沒過幾天,石中堅就來向張炎元彙報了。

根據副縣長羅天一被打前前後後那幾天的手機通話記錄,他跟王國梁縣長聯繫的次數最多。而他們掛斷電話不久,王國梁又總是在第一時間同常務副市長杜天堂聯繫。

如果說是一次、兩次,也許是巧合,但幾乎每次都是這樣。王國梁剛與羅天一通了話,他就立即與杜天堂聯繫。

而暗中查了查杜天堂的通話記錄,他又總是在與王國梁通話后,馬上就會同人大副主任石磊和白河縣委書記白鵬舉聯繫。

聽了石中堅的彙報,張炎元點了點頭說,噢,原來還有這種情況。中堅啊,這次你辛苦了。

石中堅說,張主任,這能算上個啥事?

送走了石中堅,張炎元坐在辦公室里沉思了一會兒,然後他就去見了黑鐵膽。

兩人一見面,張炎元就單刀直入地說,鐵膽啊,羅天一跟蹤你的事,比我們原來想象的要複雜和嚴重得多。

黑鐵膽說,是嗎?有什麼新的動向?

張炎元說,通過公安上的技術手段,查閱了羅天一在跟蹤你的前前後後的通話記錄,從中得出的結論不單單是羅天一和王國梁已經結成了反對你的聯盟,而且杜天堂、石磊和白鵬舉也應當在其中。

黑鐵膽也感到相當吃驚,這都五個人了?看來,他們這一次是想把我置於死地了。

張炎元說,我想了想,這五大惡人多多少少都與你有恩怨,而他們當中級別最低的羅天一也已經是副縣長了,因此,你最近一段時間要格外小心。

黑鐵膽點上一根煙輕聲說,是啊,是啊,五大惡人,你的這個叫法好。在我的心目中,這五個人就是五大惡人。

張炎元說,五大惡人的目的很明確,可以說他們聯手的目的就是為了把你拉下馬。

黑鐵膽說,不錯,五大惡人已經組成了一個「倒黑聯盟」了。一個常務副市長,一個市人大副主任,一個市長助理兼縣委書記,一個縣長,一個副縣長,都是厲害角色啊!我真的得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了。

張炎元說,鐵膽啊,話又說回來,正義和群眾都是站在你這一邊的,我們永遠支持你。

黑鐵膽說,炎元啊,謝謝,謝謝,正是因為有了你們的理解和支持我才不怕他們。

接下來,兩個人又坐在一起認真地分析起如何才能瓦解掉這個倒黑聯盟。

張炎元說,這五大惡人的關鍵人物顯然是王國梁,他的目的也最為清楚,那就是為了搶班奪權。你要是走了,那縣委書記就成了他的囊中之物。而咱們西山縣的縣委書記,最近這幾屆都是市委常委。我想王國梁是等不及了,他想儘快地當上縣委書記,當上市委常委。

黑鐵膽說,不錯,我也是這麼想的。

張炎元說,要破解這個所謂的倒黑聯盟,首先要控制著王國梁。或者說是把王國梁調到別的地方。

黑鐵膽說,你是說讓我把他上交了。

張炎元說,不錯,上交他。

黑鐵膽說,上交可以,但咱們得讓組織上提拔重用一下王國梁。比如讓他到別的縣去當縣委書記。

張炎元說,這個好,這樣的話,方方面面都好交待。王國梁如果走了,羅天一就成了喪家之犬,根本不足不慮了。另外,王國梁一走,杜天堂、石磊和白鵬舉在你的身邊就找不到一個堅定而有實力的同盟軍了。

黑鐵膽想了想說,應當是這樣。

張炎元說,鐵膽啊,你放手工作,具體的事我來處理,我會通過努力將這五大惡人個個擊破的。

黑鐵膽動情地說,炎元啊,謝謝,謝謝。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后,張炎元對五大惡人一一做了深入地研究,為了戰勝這個「倒黑聯盟」,張炎元也決定成立一個「保黑聯盟」。為了能將這五大惡人一一盯死看牢,張炎元決定還有除了自己之外的五個人參加才行。

盯牢常務副市長杜天堂的任務可以讓張天彪來做,張天彪雖然是杜天堂的妻弟,兩個人又同是天天集團的核心人物,但張天彪卻是黑鐵膽的結拜兄弟,同黑鐵膽的私人感情更深。

盯牢人大副主任兼交通局長石磊的任務可以由宋小梅來完成,《山陽日報》社的金牌記者宋小梅現在的身份是石磊的未婚妻,但張炎元也清楚,這個宋小梅卻黑鐵膽卻是情有獨鍾。

盯牢市長助理、白河縣委書記白鵬舉的任務可以由白河縣長白明遠來完成,白明遠是白沙鎮人,是同黑鐵膽一道成長起來的好戰友。如果白鵬舉設計陷害黑鐵膽,白明遠決不會袖手旁觀。另外,白明遠由西山縣常務副縣長提為白河縣縣長,黑鐵膽是出了大力的。

除了杜天堂、石磊和白鵬舉這三個人外,王國梁和羅天一因為都在西山,張炎元就覺得可以讓常務副縣長王悅仁來盯牢王國梁,由副縣長李士珍來看死羅天一。

王悅仁是黑鐵膽的親表弟,又是市委書記王天恩的乘龍怪婿,張炎元想,在以後的「保黑運動」中,王悅仁會成為一股中堅力量。

李士珍同他張炎元一樣,早年就同黑鐵膽一道兒結成了「竹林七賢」,讓他在縣政府那邊監控羅天一再合適不過了。

張天彪、宋小梅、白明遠、王悅仁、李士珍,再加上他張炎元,一共是六個人。對方叫五大惡人,自己叫什麼呢?張炎元覺得叫「六大騎士」比較合適,他們這六個人那就是要發揚騎士精神,和五大惡人戰鬥到底。

計劃勾勒好后,張炎元就先後或鮮明或含蓄地同上述五個人見了面。

對於王悅仁和李士珍,張炎元毫不避諱地談了他的想法。

當聽說有五大惡人要置黑鐵膽於死地時,王悅仁和李士珍都深感震驚,併當場表示,一定會全力以赴地保證黑鐵膽書記的安全,堅決與五大惡人鬥爭到底。

而對於張天彪與宋小梅,張炎元就含蓄多了。

比如在張天彪那裡,張炎元只是說,彪子啊,我聽說有幾個人想藉機整你們七匹狼的老大黑鐵膽了。

張天彪說,不會吧,誰會有這麼大的膽子?

張炎元說,我說的話是有根據的。我還聽說,這幾個人還曾經找過杜天堂市長,到他那裡去反映黑鐵膽的問題。彪子啊,杜天堂是你的姐夫,你得找機會勸勸他,可不能上了小人的當,做出什麼對黑鐵膽不利的事情來。

張天彪說,誰的狗膽這麼大,敢找黑鐵膽的麻煩?活得不耐煩了吧。炎元兄,你放心,杜天堂那裡,我會經常提醒他的。

張炎元說,好,好,這樣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