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93章 陰謀與陽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93章 陰謀與陽謀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當蠻子們逐步在網路上展開對五大惡人的層層攻擊后,張炎元就建議黑鐵膽去市裡找市委書記王天恩,並正式提出上交王國梁。

黑鐵膽到市裡只找了兩個人,一個是市委書記王天恩,一個是市委宣傳部長王國棟,也就是王國梁的親哥哥。

黑鐵膽覺得,他這次要擠走王國梁,不能靠陰謀,而應靠陽謀。他的想法可以公開,可以主要要求市委重用王國梁。

陽謀其實也是陰謀,只不過是公開的陰謀罷了。

在黑鐵膽看來,陰謀只是小兒科,陽謀才是大智慧。

在市委書記王天恩那裡,黑鐵膽重點提的是西山縣的常務副縣長王悅仁。

王悅仁既是黑鐵膽的表弟,也是王天恩的女婿。

黑鐵膽對王天恩說,王書記,悅仁這傢伙雖然年輕,但有思想,作風也相當頑強,另外,他的大局觀也很強。到西山縣工作這一年多時間,西山的幹部群眾反映都很好。

王天恩說,是嗎,但悅仁畢竟年輕,你是他表哥,你可得多幫幫他。

黑鐵膽笑笑說,王書記,我們倆其實是相互幫助,共同提高。

王天恩說,不管悅仁乾的咋樣,反正他像你一樣,愛好讀書和思考,也喜歡到基層搞調研。

黑鐵膽說,悅仁年輕又上進,要不了幾年,他就能超越我這個當表哥的了。

王天恩說,你已經是市委黨委兼縣委書記了,你可是副廳級幹部,悅仁如果再工作十年能達到你目前的水平,我就很滿足了。

黑鐵膽說,王書記,你的這個要求太低。我覺得,按悅仁的水平和努力程度,他不僅是超越我的問題,而是將來要超越你的問題了。

王天恩聽罷呵呵地笑了起來,是嗎,你說,他還能當上市委書記?

黑鐵膽說,怎麼不能?他的能力、水平和勤勉已經夠了,只要有好的機遇和平台,一個市委書記他能幹不了?

王天恩擺了擺手說,鐵膽啊,你越說越懸乎了。

黑鐵膽說,一點也不懸乎。悅仁今年才26歲,已經是常務副縣長了。我大他10歲,不也就是一個縣委書記嘛。王書記,你26歲的時候在幹什麼?在什麼樣的崗位上?

王天恩想了想說,26歲,26歲,那個時候,我剛當上鎮長吧。

黑鐵膽就說,是吧,他的起點可比咱們兩個高出許多啊!他第一步就要超越我,將來也會超越你。

王天恩說,照你這麼分析,天悅這小才還能成大氣候?

黑鐵膽說,那是肯定的。不過,再優秀的人也得有合適的機會和展示的平台才行。

王天恩喝了一口茶微微一笑說,鐵膽啊,我咋聽著你是話裡有話啊!

黑鐵膽點上一根煙抽了一口說,王書記,咱不是外人,那我就直說了。

王天恩揮了揮手說,講嘛!

黑鐵膽說,王書記,我暫時還有離開西山縣的打算,而我也不想讓王悅仁到別的縣去。我想了想,如果能讓王國梁縣長離開西山,讓悅仁接手縣長一職,那就完美了。

王天恩說,悅仁雖然能幹,口碑也不錯,但畢竟年紀輕、資歷淺,讓他這到快地當縣長,不太合適啊!

黑鐵膽搖了搖頭說,不然,悅仁本身就是縣委常委、縣政府常務副縣長,提他當縣長,也是水到渠成、自自然然的事。

王天恩又說,國梁乾的也不錯,他又沒有提出想離開西山,咱們調他走,也不合適啊!

聽了聽王天恩的口氣,似乎對黑鐵膽的提議比較感興趣,至少他不反感。想到這裡,黑鐵膽就覺得有門兒了

黑鐵膽頓了頓說,怎麼不合適,他早就想當縣委書記了,可是我一時半會不會離開西山,這不也耽誤了人家國梁同志。王書記,我是這麼想的,紅河縣的縣委書記洪常青已經到齡了,聽說馬上就要退下來了。我覺得,讓國梁同志到紅河縣去當縣委書記就很合適。

王天恩微微一笑說,鐵膽啊,你講的也不是沒有道理,那我找個合適的機會和國梁同志談談。

黑鐵膽也笑了笑說,王書記,他扒不得你找他談話哩。他要是知道你讓他當縣委書記,他還不高興壞了。

王天恩說,那行,咱們兩個說算是打成共識了。

黑鐵膽說,共識,說我黑鐵膽向王書記提出了這個建議也行,說是我們西山縣委向山陽市委提出了這個建議也行。

王天恩呵呵一笑說,鐵膽啊,我發覺你現在也比較圓滑了。

黑鐵膽說,王書記,我說的是實話。

黑鐵膽與市委書記王天恩溝通后,連家也沒回,直接又去見了市委宣傳部長王國棟。

市委宣傳部有不少人都認識黑鐵膽,不是因為他是市委常委、西山縣委書記,而是因為他的妻子韓冰是市委宣傳部的常務副部長。

市委宣傳部的小廖還以為黑鐵膽是來找韓冰的,連忙迎上去笑著說,黑書記,我們韓部長在她的辦公室哩。

黑鐵膽並不認識小廖,不過,他也笑了笑說,我不找她,我來找國棟王部長。

小廖眨了眨眼說,王部長啊,他也在。

見到王國棟后,黑鐵膽把他同王天恩說的那板話換了一個角度重新說了一遍。

大意是,黑鐵膽三兩年還不會離開西山,因此讓國梁一直在西山當縣長,他黑鐵膽在心裡行是過意不去。現在,紅河縣的縣委書記洪常青馬上就要退了,因此,他黑鐵膽準備以西山縣委書記的身份向組織上推薦王國梁出任紅河縣委書記。

聽了黑鐵膽的話,王國棟的第一反應是黑鐵膽估計是同王國梁鬧矛盾了,準備上交王國梁了。

王國棟就在心裡暗罵王國梁不聽勸告,王國棟曾多次提醒過自己的弟弟王國梁,讓他處理好與黑鐵膽的關係。不用著急,黑鐵膽總有一天要離開西山,他走了,那縣委書記的寶座還不是他王國梁一個人的?今天黑鐵膽在自己面前說了這番話,明裡是為王國梁考慮,暗是是黑鐵膽在剪除異己。

不過,王國棟到底不是王國梁,他是能沉著氣的。聽了黑鐵膽的表白,王國棟笑了笑說,鐵膽啊,很感謝你能為國梁考慮。不過,在我看來,就不要提什麼縣委書記了,目前這個縣長,他王國梁能幹好就不錯了。對了,鐵膽啊,以後無論工作或是生活上,國梁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你直管當面指出來,不要因為他年齡比你大,你就不好意思。

黑鐵膽說,王部長,我說的是真心話。另外,國梁我們兩個處的不錯。他就像是我的一位好兄長,對我很關照,很支持的。說心裡話,我也不願國梁離開西山,只是我三、兩年挪窩,那就太委屈王縣長了。

王國棟說,鐵膽啊,這事不急,咱們慢慢找機會。

黑鐵膽說,好的,王部長。不過,眼下紅河縣委書記這個位置,我聽說有不少人已經盯上了。但我個人覺得,無論在工作上還是在資歷上,他們都不是國梁縣長的對手。國梁縣長如果放棄了,那就實在是太可惜了。

王國棟說,好,好,我這幾天抽空和他溝通一下,問一問他的想法。

黑鐵膽說,王部長,好的,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