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704章 官心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04章 官心計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在餐廳里,王國慶說,爸,本來想等到7月1號給你過一個隆重的生日,多請一些朋友們參加。可是現在正是暴雨時節,很多地方都受了大災。我想,您老人家也理解,如果興師動眾的話,恐怕不好。所以,今天就提前給您老人家慶祝100歲的生日了。今天參加的,您看看,都是您最親最近的人。

王大勇站起身來,挺了挺胸膛說,一家人聚在一起,這樣最好。我沒有想到,像我這個老傢伙能活這麼長。我更沒有想到,咱們老王家能如此興旺。我今天,我今天高興啊!

王國英也站起身說,爸,一飛本來也是要回來的,可是他們l省的受的洪災比咱們這裡更大,他脫不了身。他給您老人家買了一件生日禮物,祝您福如東海長流水,壽比南山不老松。

王國英的丈夫胡一飛不久前由中宣部副部長調整為l省的省長,官職與王國慶是一般大。

王大勇高興地說,一飛正是為國出力的時候,他能在前線指揮搶險,我很高興。這個一飛還真有心,什麼禮物,讓大夥都瞧瞧。

胡風就把一個錦緞盒子打開了,原來是一個用純金打造的壽星老頭兒。

王大勇拿出來用手掂了掂,份量不輕。

他笑笑說,好,好,一飛的這份心意,老朽我就收下了。

接下來,滿堂子孫紛紛上前給老人敬獻生日禮物。

王大勇笑得合不攏嘴了。

終於到了開宴的時候,按照山陽本地的風俗,大家每人先來了一小碗長壽麵,而王大勇老漢又多吃了一個白水煮雞蛋。

這一天,一大家子人過得是其樂融融,興味昂然。

第二天,王國英、王國霞、王國慶等人都先生離開了西山縣。

第三天,其它的人才全部離開了青龍嶺。

老哥倆的心情都挺激動,6月30日這一天,王大勇從床底下摸出一瓶茅台,叫上王小勇,一杯一杯地碰上了。

王大勇說,小勇啊,真沒有想到,我能活到100歲。

王小勇的聽力不行,他把耳朵湊到王大勇的嘴邊,這才聽清楚了。

王小勇笑笑說,哥,以你的身子骨,再活100年也沒問題。

王大勇說,那就變成老妖精了。

兩個人把一瓶茅台喝光后,王大勇的興緻不減,他又掂出一瓶酒,說兩個人再喝點。

王小勇說,不是算了吧,我知道你的酒量,可歲數不饒人埃

王大勇擰開瓶蓋聞了聞,然後才略感遺憾地又把蓋子擰上了。他手裡攥著這隻酒杯子說,那行,明天我正式過生日,到時候,咱老哥倆得喝了。

王小勇說,好,喝光它。

第二天,王小勇已經起床在院子里轉了好幾圈,也沒有見到王大勇的影子。按平時的情況,王大勇每天要比王小勇早起半個鐘頭的,今天這是怎麼了?

王小勇又等了一會兒,仍不見王大勇起床,這才推門來到王大勇的房間里察看。

這一看不打緊,王小勇差點沒有大叫起來,因為王大勇早就咽氣了。人雖然死了,但臉上似乎還流露出一絲笑意。

王小勇艱難地跟王國梁打了電話,王國梁聽罷恰如五雷轟頂,他連忙讓司機把車飛一般地開到了青龍嶺。

坐在車裡,王國梁給哥哥王國棟打了一個電話,王國棟一聽也覺得驚詫萬分。就在幾天前,大家還一塊兒為老爺子祝壽,老爺子的身體和精神狀態都極好。怎麼說死就死了呢?

王國梁的車剛到青龍嶺,王國棟的車也到了。可以想見,王國棟的車在路上肯定也像飛的一樣。

來到家中,王國棟、王國梁兄弟見父親王小勇已經有些症,有些迷糊了。

兩兄弟勸慰了父親一番,就開始商量如何為王大勇辦喪事了。

王國梁揉了揉有些發紅的眼睛說,哥,得趕緊通知大哥啊!

大哥指的是王國慶省長。

王國棟想了想說,國梁啊,咱們還是先把伯父送到醫院裡吧,送到醫院裡一邊搶救,一邊給大哥打電話。

王國梁不解地說,伯父已經死了,還往醫院裡送幹什麼?

王國棟輕輕拍了拍王大勇的遺體說,國梁啊,伯父雖然死了,但他走的太突然,而我們兩兄弟又在山陽和西山,這麼近,居然等到了他死之後才知道。你想想,這不太妥吧?

聽了王國棟的話,王國梁有些茅塞頓開了。

他不禁暗自佩服起王國棟來,還是國棟的腦子轉得快。

人在醫院裡,說明他們兩兄弟是在事前就知道了伯父的病情,在醫院裡裝模作樣地搶救一番,不留遺憾,對王國慶、王國英兩兄們也好交待。

王國梁就說,哥,那往哪家醫院送?

王國比皇竊勖俏魃劍不,是咱們山陽最好的醫院了,解放軍678醫院。

王國梁說,好,好,我這就跟678醫院聯繫。

因為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王大勇已經死了,因此,直到678醫院的救護車開到青龍嶺時,大夥才知道,原來是王大勇得了急玻

王國棟、王國梁也裝模作樣地和醫護人員一起將王大勇的屍體用被子包裹了,這才讓救護車鳴著長笛開出了青龍嶺。

到醫院后,王國梁給急診室的主任老孫頭如此這般地交待了一番,並塞給了老孫頭一萬塊錢的紅包。

老孫頭點著頭說,王縣長,你放心,我知道該咋弄。

老孫頭就親自為王大勇輸上氧氣,聯上心電監護儀,並推上了強心針……

直到這時,王國棟才撥通了王國慶省長的電話。

王國棟幾乎是在哭訴,他在電話中說,大哥,伯父的身體狀況很不好,說不定,今天就會……

王國慶聽了驚出一身冷汗來,父親的身體不是好好的嗎,怎麼會這樣呢?

王國慶就連聲問,國棟啊,到底是啥狀況?你們現在在哪裡?

王國棟說,聽醫生講,伯父患的是突發性心肌梗死,現在正在山陽解放軍678醫院裡全力搶救呢。

王國慶說,你們也不要太著急,全力配合好醫生的救治。

王國棟帶著哭腔說,大哥,我知道,我知道。

王國慶在電話中說,國棟啊,我現在就往山陽趕,大概兩個小時能趕到山陽。

王國模好的,大哥,路上要注意安全。

王國慶坐在車上,想了想,覺得暫時還是不給王國英說。因為他還沒有見到父親,還不清楚父親的病情到底怎麼樣。等見到了父親,再視情況而定,看給王國英說是不說。

果然,一個小時四十分鐘,王國慶就進到了678醫院的重症監護室。

這個時候,老孫頭正在全力地按奪著王大勇的胸部,已經累得滿頭大汗了。

王國慶上前拉過王大勇的手,明顯已經冰涼。他輕聲地呼喚著,爸,爸,我是國慶埃爸,爸,我是國慶啊!

但無論王國慶如何呼喊,王大勇也是毫無反應。他這個時候如果真有什麼反應,那隻能是活見鬼了。

得知王大勇死去的消息后,野牛嶺村的村支書王愛民就對青龍嶺村的村支書,也是他的哥哥王愛國說,哥,王大勇的生日和祭日居然是同一天,七月一號,他媽的這也太巧了,這大概就叫天意吧。

王愛國淡淡地說,是啊,天意不可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