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711章 下里巴人與陽春白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11章 下里巴人與陽春白雪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這個地方有沙山有湖水,讓黑鐵膽他們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月牙泉邊盛產羅布麻、枸杞等藥材,自漢朝起即為「敦煌八景」之一,得名「月泉曉徹」,有「沙漠第一泉」之稱。

導遊介紹說月牙泉有四奇:月牙之形千古如舊、惡境之地清流成泉、沙山之中不淹於沙、古潭老魚食之不老。月牙泉有三寶:鐵背魚、五色沙、七星草,傳說鐵背魚和七星草一起吃可以長生不老!

導遊指著月牙泉南岸開著碎花的一種植物說:「這就是傳說中的七星草,學名叫小花羅布紅麻。這是泉邊獨特而唯一的保健中草藥,有延緩衰老的功效。根據老輩人講,敦煌特有的狗魚就是鐵背魚,營養價值很高1

王海鷗興奮地說:「同志們,鐵背魚和七星草一起吃可以長生不老,咱們得嘗嘗1

黑鐵膽也笑了,好,好,那咱們就放開了吃一頓。

王悅仁也笑了,這可是原來連秦始皇也沒有享受過的待遇啊!

幾位女士都來到月牙泉邊,用雙手捧起泉水,又是洗臉,又是往嘴裡灌。雖然味道不佳,但王海鷗卻一個勁兒地喊:「悅仁,悅仁,快來嘗嘗,好好甜啊1

黑鐵膽同表弟王悅仁來到湖邊,只聽韓冰也在驚喜地叫著,「魚,狗魚,鐵背魚1

在這裡大家開心地玩了一個下午,直到日落時分,他們才趕往敦煌古城。

當天晚上,黑鐵膽一行就住在了敦煌古城的一家仿古客棧里。客棧的名字就叫「龍門客棧」。

敦煌境內東有三危山,南有鳴沙山,西面是沙漠,與塔克拉瑪干相連,北面是戈壁,與天山余脈相接。南北高,中間低,自西南向東北傾斜,平均海拔不足1200米,市區海拔為1138米。黨河沖積扇帶和疏勒河沖積平原,構成了敦煌這片內陸平原。一望無際的沙漠和大片綠洲,形成了獨特的自然風貌。敦煌市,目前是酒泉市下面的一個縣級市。

而這座敦煌古城卻是近來剛剛修建的一個旅遊景點。

導遊講,敦煌古城位於敦煌市至陽關公路的南側大漠戈壁,距市中心25公里。是1987年為中日合拍大型歷史故事片《敦煌》,而以宋代《清明上河圖》為藍本,仿造沙洲古城設計建造而成,建築面積達1萬平方米。敦煌古城的建築風格具有濃郁的西域風情,城開東、西、南三門,城樓高聳;城內由高昌、敦煌、甘州、興慶和汴梁五條主要街道組成,街道兩邊配以佛廟、當鋪、貨棧、酒肆、住宅等,敦煌古城再現了唐宋時期西北重鎮敦煌的雄姿,被稱為中國西部建築藝術的博物館,具備拍攝古代西部國邊塞軍事片的獨特優勢,現已成為中國西部最大的影視拍攝基地,在這裡已先後拍攝了《封神演義》、《新龍門客棧》等二十多部影視劇。

晚上,黑鐵膽一個人從客棧里出來到大街上慢步。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城外。

舉目四望,清冽的月光下,戈壁起伏,沙丘綿延,宛如一片海洋。這些大西北特有的風物,就在黑鐵膽的心中形成了一幅極具張力的油畫。

第二天的行程是前往玉門關,並瀏覽素有魔鬼城之稱的雅丹國家地質公園。

黑鐵膽他們早餐后乘車趕赴玉門關,從敦煌至玉門關近百公里,驅車1小時便可到達。此關為漢武帝時所置,因西域輸入玉石時取道於此而得名。玉門關是河西走廊絲綢之路通往北道的咽喉要隘,在漢朝和唐朝兩次建立。現在的漢玉門關遺,是一座四方形小城堡,聳立在東西走向戈壁灘狹長地帶中的砂石崗上。

在玉門關,桑苗大聲地朗誦道:「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唉,漫漫黃沙,歲月滄桑。經歷了二千多年的風雨侵蝕,物轉星移,人們依稀可辨當年雄關峙立的雄姿,這座因唐代詩人王之渙的《涼州詞》而傳唱千古的名關前水草肥美的疏勒河已經幾乎乾涸,枯黃的水草道不盡絲綢古道的神秘與輝煌!

聽到桑苗大聲地吟唱王之渙的詩,黑鐵膽就想到了一個「旗亭畫壁」的故事。

相傳唐玄宗開元年間,詩人王昌齡、高適、王之渙齊名,無奈他們命運都不太順暢,仕途艱難,而生活的經歷又頗多相似之處。

有一天,冷風颼颼,微雪飄飄。三位詩人一起到酒樓去,賒酒小飲。忽然有梨園掌管樂曲的官員率十餘子弟登樓宴飲。三位詩人迴避,的角落裡,圍著小火爐,且看她們表演節目。一會兒又有四位漂亮而妖媚的梨園女子,珠裹玉飾,搖曳生姿,登上樓來。隨即樂曲奏起,演奏的都是當時有名的曲子。

王昌齡等私下相約定:「我們三個在詩壇上都算是有名的人物了,可是一直未能分個高低。今天算是有個機會兒,可以悄悄地聽這些歌女們唱歌,誰的詩入歌詞多,誰就最優秀。」

一位歌女首先唱道:「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王昌齡就用手指在牆壁上畫一道:「我的一首絕句。」

隨後一歌女唱道:「開篋淚沾臆,見君前日書。夜台何寂寞,猶是子云居。」高適伸手畫壁:「我的一首絕句。」

又一歌女出場:「奉帚平明金殿開,強將團扇共徘徊。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王昌齡又伸手畫壁,說道:「兩首絕句。」

王之渙自以為出名很久,可是歌女們竟然沒有唱他的詩作,面子上似乎有點下不來。就對王、高二位說:「這幾個唱曲的,都是不出名的丫頭片子,所唱不過是『巴人下里』之類不入流的歌曲,那『陽春白雪』之類的高雅之曲,哪是她們唱得了的呢1

於是他用手指著幾位歌女中最漂亮、最出色的一個說:「到這個小妮子唱的時候,如果不是我的詩,我這輩子就不和你們爭高下了;果然是唱我的詩的話,甭客氣,二位就拜倒於座前,尊我為師好了。」三位詩人說笑著等待著。

一會兒,輪到那個梳著雙髻的最漂亮的姑娘唱了,她唱道:「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王之渙得意至極,揶揄王昌齡和高適說:「怎麼樣,土包子,我說的沒錯吧1三位詩人開懷大笑。

那些歌手們聽到笑聲,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紛紛走了過來:「請問幾位大人,在笑什麼呢?」王昌齡就把比詩的緣由告訴她們。歌女們施禮下拜:「請原諒我們俗眼不識神仙,恭請諸位大人赴宴。」三位詩人應了她們的邀請,歡宴一天。

黑鐵膽想,如此看來,古時的文人也很有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