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719章 三棵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19章 三棵樹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在烏魯木齊的這天晚上,黑鐵膽與王悅仁、張炎元三個人關起門來聊了很長時間。

針對副縣長李士珍提供的情報,他們三個人坐在一起暢所欲言,尋找能以最小的代價戰勝所謂的五大惡人,確保黑鐵膽這一次能逢凶化吉的上上策。

經反覆商議后,三個人定下了防守反擊的戰略。

在西山縣,指示縣委事務管理局局長姜衛東自明天起就開始改造黑鐵膽的書記辦公室。其中只留一間約15平方的仍作為辦公室,剩餘的那兩間被隔開來當作縣委常委辦公室。

因為其他常委們每月都由事務局提供兩條蘇煙,而黑鐵膽是四條,縣委辦主任張炎元就指示姜衛東估一本假帳,反映出黑鐵膽自從當上縣委書記后,每月多出來的兩條蘇煙都是他自己掏的腰包。

至於說獨斷專行的問題,因為只是一個定性的說法,找不出什麼具體的例子,也就不再管它了。

關於反映黑鐵膽與多名女性保持不正當關係的問題,因為現在還不知道王國梁、羅天一他們拿到什麼具體的證據沒有,因此,現在只能由黑鐵膽出面,對他的那些個紅顏知己們一一交待清楚。啥時候,也不能承認這檔子事。

關於向上級機關送禮的事,黑鐵膽覺得這是一個共性問題,別的地方也存在,因此,黑鐵膽覺得還是不辯解的好。

對於韓冰和兩個孩子這次一塊兒出來旅遊的事,張炎元給黑鐵膽的秘書老虎做了交待,並讓他寫了一張1萬元現金的條子。

條子的主要內容是,韓冰和兩個孩子這次一塊兒同黑鐵膽來到新疆,是為了給兩個孩子做心理輸導。因為受眾所周知的被綁架這一案子的影響,兩個孩子的心理陰影很大。當然了,這次外出,他們母子三人的費用是全部自理的。老虎收到的這1萬塊錢,就是韓冰特意交給他的,是這次處出考察的個人經費。另外,韓冰還有一句很關鍵的話,那就是這1萬元不是最後的數字。等回到西山後,韓冰還要和羅天一既老虎坐下來,一一地對對帳,看看怎麼樣,是少還是多,最後的原則是多退少補。

至於這次外出,多是到景點參觀,沒有看一家工業企業的事,黑鐵膽說,看來王國梁他們是急紅眼了,這麼早就敢下結論。我是這樣考慮的,咱們西山以後不單單是招商引資這麼簡單了,我們要做的是招商選資。你想在西山投的項目再大,資金再多,但如果是污染的項目,那就免談了。還有,你的項目就是再好,但你的經濟實力不行,資金跟不上生產,那也不好意思,免談。

黑鐵膽還講,隨著西山縣經濟的快速發展,隨著八大金剛的逐步成長,西山縣的企業和企業家們也完全可以走出去投資辦企業嘛。

這是什麼?這不是請進來與走出去相結合。

等他們三個把隨後應對五大惡人的辦法商定完畢時,雄雞已經唱響了東方的魚肚白。

黑鐵膽說,好了,你們倆也去睡一會兒吧,再坐,咱們仨就要坐成三棵樹了。

第二天,大家起早就從烏魯木齊到了天山天池,路上只需要大概三個小時。

一路上最讓黑鐵膽感興趣的是天山上的三棵樹,三棵樹好記,其實是三種樹。

最先進入眼帘的是白楊樹。在沿途的道路兩旁多見白楊樹,樹榦挺直,樹皮泛著白光,它們一排排、一行行地並立在戈壁、荒漠與公路之間,儼然就是沙漠衛士。

新疆白楊樹的名氣,黑鐵膽早就知曉。在上中學時就讀過劉白羽的《白楊禮讚》。後來,他的耳邊也常迴響從個起《小白楊》那首軍歌。當然,由軍懇人釀造的「小白楊」酒,他也品嘗過。

來到新疆以後,漫步在城市街頭,馳騁於連接城鎮鄉村的筆直大道之上,乃至點點綠州之中,都會看到一排排、一聳聳高大筆直的白楊樹傲然挺立,為維吾爾、漢、回各民族開墾出的綠州抵擋著風沙,為勤勞的人們遮掩著強烈的紫外線,賦予著陰涼,黑鐵膽更覺出新疆白楊樹的偉大。

且不說這裡的白楊樹的高大挺拔,它最讓人心動的是所有枝杈都是向上生長著,絕不打彎,或者向下垂。每條樹枝幾乎與垂直於地面的主幹僅有二三十度的夾角一樣向天上伸延,密密集集,彰顯出它的奮進向上的精神,傲然不群的性格,給人以思索和啟迪。

現在,從烏魯木齊到天山天池公路兩旁的景觀綠化樹都是筆直高大,透著精氣,枝幹向上,高昂著頭的白楊樹。白楊樹可以說是新疆最普通的一種樹,到處都有白楊樹的影子。

它不追逐雨水,不貪戀陽光,只要能夠在哪怕板結的土地上,給一點水分,白楊樹的一截枝條就會生根、抽芽。只要挪動一點雜草生存的空間,它就會把土地裝點,撐起一片綠色。它不需要人去施肥,也不需要像嬌嫩的草坪那樣去澆灌,只要不揮刀斧去砍伐,給它一點寬鬆的環境,讓它吸收自由的空氣,它就會挺拔向上。它不枝不蔓,紮根在貧瘠的土壤中,隨遇而安,與世無爭。在沉重的壓力下,它的每一片葉子都是努力向上的,而絕不彎腰乞求,更沒有媚俗的面孔。

黑鐵膽說:「同志們看一看,新疆的白楊樹和我們內地的很不一樣喲。這裡的枝叉都不大,一個個卻向上伸起。」

韓冰說:「不錯,正因為如此,這裡的白楊樹才顯出精神。咱們都要好好學一學白楊樹的精神,努力向上啊1

馬大懶伸了一個長長的懶腰說,不錯,不錯,有個性的東西總是好的。

繼續前行,路面漸漸有了坡度。樹木搖蒼翠,山石顯嶙峋。冰川融水匯成的三工河在山谷中歡快地奔騰,激流沖在河底的亂石上翻滾著白色的浪花,整條河都呈現出白的主調。二百萬年前的第四紀冰期,為高聳的博格達峰留下了幾十條大小冰川。冰雪不僅為博峰披上了晶瑩的盛裝,也滋潤了天山四野的廣闊牧嘗田園。

彎彎曲曲的盤山公路沿著彎彎曲曲的小溪逆流而上。不經意間,黑鐵膽發現山腰間、公路邊、小溪旁的樹林全變成了主桿粗壯、枝葉暗綠的老榆樹。

黑鐵膽指出車窗外的大片樹木問:「同志們,這是什麼樹?」

韓冰瞪大雙眼看了看,卻不認得。在天山公路旁邊的溝谷中,生長了大片枝幹虯曲、滿眼蒼鬱的老樹,和剛才看到的白楊樹反差極大。

王海鷗喃喃自語道:「這麼非就是新疆著名的胡楊林?1

黑鐵膽笑了:「這可不是什麼胡楊林,這是天山腳下獨特的景觀老榆樹。不過,老榆樹和胡楊樹在形態上還真有點相似。」

王海鷗感嘆道:「老榆樹,天啊,這麼蒼勁古樸,都有上千年了吧?」

黑鐵膽說:「上千年說不了,但幾百年肯定是有的。」

眼前老榆樹的主幹不高就開始分叉,挺拔蒼勁,棵棵奇特,儀態萬千。那景緻雖然不能說是僅此處有,但整齊的陣勢確是天山一絕。眼下,已經有不少哈薩克氈房建在了古榆園中,辦起了農家樂。放眼望去,羊群、牛群、馬匹就映現在近旁的草地上,一派悠悠然高山草甸風光。

山環水繞,峰迴路轉。當汽車開進兩邊石壁聳立、青天一線的險峻峽谷時,公路越來越陡。過了「石門一線天」,一行人又驚奇地發現,這裡的植被又是另一番景象:小白楊和老榆樹都看不到了,眼前的樹木全然變成了一排排、一片片的雪嶺雲杉,軀幹筆直,枝椏舒展,鬱鬱蔥蔥,遮天蔽日。

王海鷗大聲叫道:「太美了!太美了1

黑鐵膽說:「走,咱們下車吧,到森林裡轉一轉。」

一行人下得車來,就往雲杉林的深處走去。

黑鐵膽在來新疆以前,已經查過資料。他知道在2005年10月份《中國國家地理》隆重推出的「選美中國」特輯中,天山雪嶺雲杉榮獲中國最美的十大森林第一名。包括兩院院士、植物學家、畫家、作家在內的23位評委中,有21位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的一票投給了天山雪嶺雲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