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723章 西王母的遺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23章 西王母的遺憾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天池四季,景色俱佳。古往今來,文人墨客多吟詩賦文,備極讚譽。傳說3000餘年前穆天子曾在天池之畔與西王母歡筵對歌,留下千古佳話,令天池贏得「瑤池」美稱。

七十年代初,郭沫若陪同西哈努克親王旅遊,臨湖吟出「一池濃墨沉硯底,萬木長毫挺筆端」的佳章。

《穆天子傳》卷三載:「乙丑,天子觴西王母於瑤池之上」。這一美好神奇的傳說,激發了古往今來多少文人墨客的無盡遐想。

據史書記載,公元1219年,道教全真派首領長春真人邱處機,應元太祖成吉思汗詔命,率弟子西行,一路講經佈道,修寺建觀,賦詩抒懷。這位走遍名山大川,具有仙風道骨的長春真人到過阜康,登臨天山瑤池和博格達峰后激情難抑,寫下千古流傳的詩篇《宿輪台東南望陰山》。

三峰並起插雲寒,四壁橫陳繞澗盤。

雪嶺界天人不到,冰池耀日俗難觀。

岩深可避刀兵害,水眾能滋稼穡干。

名鎮北方為第一,無人寫向畫圖看。

他還親率弟子,在天池西岸台地上,修建道觀鐵瓦寺。鐵瓦寺因青磚砌牆,鐵瓦鋪頂而得名。清代乾壟光緒年間,天池道教達到鼎盛時期,鐵瓦寺成為新疆道教的中心。天池鐵瓦寺在歷史上三建三毀,現在籌劃在原址處再修,重現鐵瓦寺當年風采,弘揚國教道光。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天池之勝,不僅因西王母「瑤池盛會」名傳千古,更因其得天獨厚的自然景觀蜚聲中外!

一池翠綠的湖水如瓊漿玉液,溢滿了三面環山的懷抱。左邊綠草如茵的山腰間「王母廟」三個黃色大字格外醒目,字的上面有一緩坡,坡上有台,台上有廟。據說,當年王母娘娘就是在這裡舉行了宴請眾神仙的「蟠桃會」;右邊的山坡更趨平緩,坡上雲杉蔥鬱,滿山遍野,把半池湖水映成了墨綠色。這兩邊層巒疊翠的夾角處顯得遼遠而高大的是呈「山」字形的博格達主峰,山頂雲霧繚繞,隱約可見白皚皚的積雪。

黑鐵膽一家四口站在這天然生成的高出湖面幾十米的寬大的坎壟地上,望著這如詩如畫的湖光山色,深深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折服,所感動。應兩個孩子的強烈要求,黑鐵膽這才讓大家登上遊船,在天池內轉了一個小時。

回到岸上,一路走來,他們先後走過了「定海神針」、天池閘門、古棧道,最後來到了娘娘廟。

聽了西王母的故事,王海鷗大為感慨,原來連神仙也有煩惱、也有遺憾啊,特別是在愛情上。

據《穆天子傳》記載,正值西王母過著神仙的日子時,英俊的周穆王駕著八駿馬車雲遊到了西王母之國,彼此一見鍾情——「相逢一握手,喜極淚沾衣」啊!

穆王依依不捨,王母勸飲再三,即席歌曰:「祝君長壽,願君再來1

激動的穆王也答道:「比及三年,將復而行」。但是,三年之後,王母日日盼君不見君。真是「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埃儘管「青鳥殷勤為探看」,穆王終於沒有再來。

李商隱為此寫下了千古絕唱——瑤池阿母倚窗開,黃竹歌聲動地來。八駿日行三萬里,穆王何事不重來?

身處仙境的西王母與貴為天子的周穆王這對有情人竟然連再見一面都難於上青天,天下有情而又難成眷屬的痴男怨女又能怎樣呢?

這該是西王母多大的遺憾啊!

韓冰小聲問:「蛋蛋啊,周穆王為什麼一去不復返呢?是不是天底下的男人都容易變心呢?」

怎麼說呢,黑鐵膽覺得實在不好回答。

就這次外出來說吧,同行的花莎莎、杜天紅都曾與他鐵膽發生過特殊的關係。但他黑鐵膽對妻子韓冰的真心變了嗎?毫無疑問,他一點也沒有變。

可這種事,能說得清楚嗎?

對於韓冰看似隨意的追問,黑鐵膽深感無言以對,他覺得自己也許並不是一個好男人。

他曾經設想過自己的一生一定要有三個異性伴侶,一是生活上的,即老婆。二是事業上或精神上的,即紅粉知己。三是**上的,即性伴侶。

在他的眼中,韓冰就是一個最稱職的生活伴侶。而江一英呢,則是一個最稱職的事業或精神上的紅顏知己。白如玉、花莎莎、萬年紅等人,則是絕佳的性的夥伴。

黑鐵膽想,他是一個幸運的人,這一生能遇到這麼好的女人們。

但黑鐵膽擔心的是,在別人的眼裡,他是不是已經變成了一個好色之徒。

在性的問題上,黑鐵膽也曾找過不少名人的例子為自己開脫。

比如我國唐代的大詩人白居易。

「唐人尚文好狎」,狎妓、蓄妓、攜妓等成為文人風雅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社會上並不認為這類事不道德,反而當作風流高雅的表現和某種社會地位的象徵。白居易「黃金不惜買蛾眉,揀得如花三四枝」之詩句,便是對唐代這一世風之真實寫照。

唐代寫**之樂的詩不勝枚舉,如李白的《對酒》:「玳瑁宴中杯里醉,芙蓉帳里奈君何」;李商隱的《碧城三首》之二:紫鳳放嬌銜楚佩,赤鱗狂舞撥湘弦」等。白居易的《江南喜逢蕭九徹,因話長安舊遊,戲贈五十韻》將妓院的環境、妓女的服飾、妓女的歌舞和宴會場面、嫖客和妓女的親昵**等繪聲繪色描寫得淋漓盡致。

蓄妓玩樂,在白居易身上表現得最為突出。白居易有首詩《小庭亦有月》云:「小庭亦有月,小院亦有花。菱角執笙簧,谷兒抹琵琶。紅綃信手舞,紫綃隨意歌。左顧短紅袖,右命小青娥……」白居易自己做注說:「菱、谷、紅、紫,皆小臧獲名。」臧獲,即家妓。

詩中的菱角、谷兒、紫綃、紅綃等女子都是他的小妾或家妓。家妓是私家養的藝妓,主要功能是表演歌舞演奏樂器、侍宴、陪酒等。有賣藝兼賣身的,也有以賣身為主的。不過,即便是後者,也需要學習點歌舞或善詼諧或善酒令之類,並非全靠色相。

白居易以妓樂詩酒放縱自娛,蓄妓與嗜酒無度,直到暮年。從他的詩中知姓名之妓便有十幾個,最出名的是小蠻和樊素。白居易最寵愛的也是樊素與小蠻二位了。樂天有詩云:「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

也就是說,樊素的嘴小巧鮮艷,如同櫻桃;小蠻的腰柔弱纖細,如同楊柳。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